笔趣阁书吧 > 斗将行 > 第七十四章 财帛召祸,分头杀人
    “这是区大人的手书,请将你们收押的一名叫做焦横的吴人,交于在下。”区渐来到巡查营,把区文毅的手书交给巡查营营正郭鉿,随意说道。

    区渐作为区文毅的随身护卫之一,在南河城周围也算有脸面,至少这位巡查营营正郭鉿是认得他的。

    只是郭鉿拿着区文毅的手书,反过来倒过看了好些遍,脸色有些尴尬,却始终没有叫人把那焦横带来。

    “区兄,这事吧——有些变数。”郭鉿说道。

    “怎么了?”区渐脸色一变,心中觉得有些不妙。

    别人不知道鹿梧的底细经历,他作为城主心腹如何会不知道?

    而且他更知道,自从南河城五位先天强者率领精锐,在澜水之上围杀失败,四死一逃之后,整个南河城就没人能正面对抗此人——就算出动大军围杀,也极为困难。

    区大夫前些时日派人去北方,找边关将领,想要招揽些专门对抗斗将的精锐,可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传来。

    (楚国北方两个邻国都有斗将坐镇,所以楚国在北方军中,专门有训练高手小队对抗斗将,不让斗将肆意杀戮。这种高手小队入选的基本要求就是能持沉重兵刃,硬接斗将一招而不死。)

    若是这焦横出了意外,那暴躁小子连眼看要登上王位的公子纠都敢杀,做出什么事都不让人意外。

    “那焦横是吴国探子,我们拿了他之后,只是稍微盘问一番,此人就拔刀反抗——已经被我们杀了。”郭鉿说道。

    实际上是因为鹿家有钱,焦横又承担寻找鹿梧重任,自然随身携带的财物多了些,被楚兵看在眼里,便杀人吞没钱财。

    可怜焦横武艺高强,落在这些土匪一般的楚兵手里,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人杀了。

    这种事情,巡查营当然不能常干,但如今上司命大家严防死守吴国渗透,偶尔捡两只肥羊来做上两票,在郭鉿看来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城主派人来查,他也不怕。

    只是大家刚分了钱,城主就派人找上门来,未免让人觉得有些扫兴。

    “已经杀了?”区渐问道。

    “已经杀了!”郭鉿肯定的回答。

    区渐扭头便走。

    “诶、诶,区兄,兄弟马上要下值,留下来一起喝杯酒再走不迟!”郭鉿连忙挽留。

    ——————————————

    “人已经死了?”区文毅一怔。

    “是的,在下去晚了,那焦横已经被巡查营杀了。”区渐说道。

    到底那焦横是不是吴国探子,其实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事能不能瞒过鹿梧,若是能瞒过,能拖几天?

    若是不能瞒过,对方会有什么反应?

    “有些麻烦——去请徐兄来。”区文毅敲了敲桌子,沉吟片刻,说道。

    若是对其他人,那焦横不过是一名家将,杀了也就杀了,陪些礼物,顶多罚酒一杯也就是了;

    可这位鹿将军的过往事迹实在太令人摸不着头脑,谁都不敢说这种愣头青会有什么反应。

    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这件事还是找徐兄来一起商量商量的好。!

    不多时,徐杨走了进来。

    区文毅将此事一说,徐杨也皱起眉头。

    “定是那郭鉿谋财害命,不过我们却也不能将那郭鉿交给鹿将军泄愤!”徐杨首先说道。

    鹿梧的资料如今越来越详细,鹿梧出身的鹿家是什么情况,也瞒不过他们两人。

    那焦横既然是鹿家家将,肯定不是来给吴国当探子的——他们两人都根本不用动脑筋,就知道那焦横一定是鹿家派来,叫鹿梧回家的。

    作为商人家族,刚刚登上贵族之位,屁股还没坐稳当,顶梁柱就跑了,那还能有什么选择?肯定是赶紧派人叫回来啊。

    至于不能拿郭鉿给鹿梧泄愤,却是因为吴楚两国本身就是敌对,若是自家人都不护着自家人,那这南河城也不用守了。

    “徐兄,那鹿梧若是公然杀入巡查营——”区文毅说着。摇了摇头。

    徐杨也摇了摇头。

    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这种事,双方都没有回转余地,只能拼个你死我活了。

    两人还在说话,一阵兵刃交击声和惨叫声,以极快速度由远而近,接着,‘稀溜溜’一声马嘶声响起,黑色巨马如天马行空,负着一名手提长戟、黑甲金冠的骑士飞跃院墙,冲入院子,几步便来到凉亭之前。

    “两位倒是好闲心。”一名金冠骑士在马上笑道。

    “鹿将军,此事有误会——”

    “慢来,此事有些误会!”

    区文毅与徐杨同时开口。

    可不等他们说完,那黑色巨马一步踏入凉亭,金冠骑士手中长戟一划,先是区文毅人头落地,接着徐杨的脑袋也步了后尘。

    鹿梧长戟左挑右勾,把两颗人头挂在马鞍前,大笑一声,黑神直直冲出,撞入匆匆赶来的护卫人群。

    鹿梧手中长戟翻腾飞舞,挥斩抽打,长戟笼罩数丈方圆,什么长剑短刀,不过是黑神一路奔过的功夫,便将二十余名护卫尽数杀了,留下一堆残破肢体扬长而去。

    ————————————————

    于此同时,澜水码头巡查营驻地。

    郭鉿送走区渐之后,并没有把这件事看得如何严重。

    军中自有一套行事规矩,这件事自己做的滴水不漏,弟兄们也人人拿了些好处,嘴巴都是牢的。

    更何况严查吴国人等,小心吴国士兵渗透,本来就是上司传下来的命令——原本码头处只有税丁检查商旅携带商品,以便收税。

    他们巡查营直接进驻码头,已经可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了。

    在这种军管体制下,杀几个有嫌疑的吴国人完全合理合法,哪怕官司打到将军那里去,他也有道理。

    只是他杀焦横的时候不讲道理,人家杀他的时候,也不会跟他讲道理。

    马蹄如雷,五匹战马排成人字型直冲而来。

    为首一人身材高大,手持斧柄足有丈许长,斧头足有脸盆大的斧钺,只是一斧,便劈开了碗口粗的路障栏杆,一马当先杀入营地。

    三名巡检营弟兄来不及走避,被那人大斧一抡,三人变成六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