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柯南之警校第六人 > 第53章 安室透
    一月初的天气仍旧比较冷,但在这种空旷的高尔夫球场内,只要有太阳还是挺温暖的,特别今天还是没风的日子。

    手持高尔夫球的笹岛律朝着目标人物村垣正志靠近,他恭敬地双手呈上,却没想到村垣一把就拽起自己胸前的工作牌,上面的照片并不是自己的,被看到的话绝对会露馅。

    笹岛律没有犹豫,直接把手中的高尔夫球丢向两名一直警惕着自己的保镖,与此同时藏在袖管内的匕首朝着村垣的脖颈袭去,左颈动脉就在一瞬间被完全横断。

    两名保镖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拔出藏在裤后兜的手枪,准备对这位不速之客射击。

    然而学习过Krav Maga的笹岛律速度更快,利用侧滑步来到其中一名保镖的身侧双手紧握他的右手操控手枪扣动扳机,瞬间击毙另外一名持枪瞄准的保镖。

    被自己牢牢握住枪的保镖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因此丧命,而且躺在地上捂住左颈的村垣正志已经一副快要死去的模样…这种时候,自保才是明智的选择。

    “我帮你处理尸体,能不能不杀我?”

    本想因此收手的笹岛律却听到耳麦里传来琴酒的命令,他蹙起眉头没有回答,直接抬脚踹在他的膝盖处,利用压倒性的力量把他的手肘转向他自己…再度扣下扳机。

    砰!

    枪声固然会吸引来人,但在这种情况下是没办法避免的,按照琴酒在语音频道里的指示,他只好服从命令给某位努力按压住自己伤口的将死之人补上一颗子弹。

    “你检查一下他的身上,应该会有一把钥匙。”

    “好。”

    笹岛律蹲下身子快速翻找,最后在西装外套内侧隐蔽的小口袋里找到一把小巧的钥匙,他把钥匙塞到兜内扶着耳麦便准备撤离。

    “Gin,我已经找到钥匙现在…”

    “Macallan…”

    熟悉的声音让他的步伐不由一顿,笹岛律抬眸看向眼前喊出自己代号的金发男人,他从未想过会在这样的场合下,与降谷零再度见面。

    柠檬黄色的T恤上已经沾满村垣正志喷溅出来的鲜血,就连那张白皙的俊脸上也难逃赤色的晕染。

    花蕊终将会被染上其他的颜色,他也早就知晓会在组织里面见到零,但笹岛律从未考虑过初次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眼眸里闪过慌乱,他很少会流露出这样的情绪。

    看到这样的自己,一定会很失望吧。

    “我安排了一位基层人员来接应你,见到了吗?”

    率先反应过来的笹岛律错开直视自己的目光,语气平静道:“嗯,见到了。这位基层人员怎么称呼?”

    降谷零心情复杂的看向笹岛,沉声道:“初次见面,Macallan先生,我是情报组的新进人员安室透。车子已经安排妥当,请跟我来。”

    “哦。”

    安室透吗?记住了。

    两人朝着附近的停车场赶去,这里的监控已经被降谷零破坏,看到他开来的车子居然是白色马自达RX-7,与警校时期萩原开过的那辆一样。

    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系好安全带后笹岛律侧着头看向窗外汇报道:“Gin,钥匙该交给谁?”

    “这把钥匙就是村垣派的把柄,今晚我会去研究所,到时候你给我就行,可以退出频道了。”

    “好的我明白了。”

    退出语音频道,笹岛律把耳麦摘下后整个人都有些拘谨,身上的血迹都还未干,把干净的车内给弄脏有些不好意思,同时…心里更是忐忑。

    自己这样的一面被零看到,还真是有够糟糕的。

    坐在主驾驶位上的降谷零时不时用余光瞥着身旁人,他在上个月通过提供有用情报的方式接触到组织并且成功通过基层人员的测试,好不容易潜伏进来想着总算能见到律了。

    谁知自己接到大人物发来的邮件,要去埼玉县接一名正在执行任务的行动组人员。

    降谷零有想过很多回,自己会以什么样的方式与笹岛律在组织里见面,却从来没想过是这样的场景。难怪警察厅的高层不愿意告诉自己笹岛律在组织的什么部门,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为了能得到组织的信任,已经做出没办法挽回的事情了。

    这是降谷零并不想见到的,同时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他了解笹岛,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痛下杀手这种事情他需要克服多大的心理障碍才能完成呢?

    他不敢想象律在这两年的时间里面,经历了什么…又做了什么。

    在警校以第一名的成绩入学又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意气风发的俊朗少年本该有美好的未来在警视厅节节攀升成为警界之光啊,可现在他却小心翼翼蜷缩起身体生怕弄脏自己的车。

    降谷零只觉得胸口有石头狠狠压着,透不过气来,有些埋怨警察厅为什么安排律来承受这些压力,难道优秀的人就必须付出更多么?这也太不公平了。

    “Macallan先生,距离抵达西多摩市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在这期间你不准备说点什么吗?”

    你不准备对我解释点什么吗?律,你应该有很多话对我说吧。

    笹岛律低垂着脑袋把玩着手中精巧的小钥匙,他尽量蜷缩起身子回应道:“安室,你想让我说什么呢?”

    他是新进人员的话,身上应该还有发信器。至于窃听器,笹岛律相信零的业务能力,不至于在发现有窃听器的情况下还会与自己聊这方面的话题。

    “为什么选择加入行动组,以你的实力成为科研组的一员不就行了吗?”

    “如果我不加入行动组,就没办法接触到更高层面的人物,我不希望公安方面会安排第三人进入到组织,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如果行动组没人的话,景光或是松田他们很可能也会跟他们一样进入到组织进行卧底任务。

    景光生性善良,要是让他进入到行动组,暴露的风险实在是太大,即便他是非常有能力的优秀警官。

    善良对于卧底而言是双刃剑,它可以让你在黑暗中保持清醒状态,同样也会成为你在卧底路上的绊脚石…稍有不慎就会坠入谷底。

    降谷零是聪明人,自然明白笹岛律这句话里浅层的含义,他沉沉叹出一口气,关心道:“你有受伤吗?”

    “没有,身上的都不是我的血。”

    “那就好。”

    “?”

    本还以为正义感十足的降谷零会劈头盖脸骂自己一顿的,谁知居然只关心了自己有没有受伤。

    降谷零瞥了一眼浑身都是血迹的律,说道:“我旁边有放毛巾,稍微擦掉点吧,我这车子还没贴膜,被人看到你这副模样,分分钟送你去警视厅吃猪排饭。”

    听到零说的话笹岛律嘴角微扬,他便用毛巾擦拭身上的血迹边问道:“先前我见过一次萩原,你这一年时间跑哪去了?”

    “警察厅在安排我进入组织之前,对我进行了秘密培训。”降谷零嘴角微扬,轻笑道:“就好比我现在的开车技术已经不输于研二了,情报搜集方面也比原先更好。”

    “这样啊。”

    还真是羡慕。

    自己当初可是直接被丢到美国去见宫野志保呢,就连如何使用狙击枪还都是在组织里面学习的,多半是已经送进去一位卧底警察,第二位就有时间进行培训后再进入。

    笹岛律放下手里的毛巾,缓缓道:“有外人在的时候,我们还是装作不熟悉吧。”

    “嗯,我知道的。”

    “你明白就好,谁让我现在可是有代号的成员,你还是小基层。”

    “呀!笹岛律你这两年是彻底学坏了,还记得我是你哥吗?”

    “呵,我有叫过你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