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游荡于万千世界 > 科举文中的工具人十一
    “什么?现在就搬走。”王翠芬有些惊讶,看着裴祈安,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是的,娘,你什么都不用带,等到事情结束在来处理。”裴祈安耐心地再重复了一遍。

    “那好吧,去收拾东西。”王翠芬说完,风风火火地走进房间。

    看得裴祈安直傻眼,就这?

    “你傻愣着干嘛!还不快收拾东西!”王翠芬探出个头来,冲着裴祈安喊到。

    “哦,好好好。”裴祈安也立刻忙活起来。

    在暗处,一个黑影看着这一幕,眼色晦暗不明,过了许久才消失在原地。

    “原主那执念怎么还没有消失,”裴祈安小声嘀咕,不过不太在意。

    “什么?原主还在?”天九听到这就有些不对劲了。

    “怎么了,上次我不是还说过吗?”裴祈安疑惑不解,不过手上依旧有条不紊地收拾着东西。

    “培培,你小心点,那个不简单,我记得以前说过,时间是不可逆转的吗?”天九变得紧张起来,反复扫描起四周来。

    “好像是说过。”

    裴祈安点了点头,当初好像是自己想要知道后面的事情走向。

    “那你为什么第一次原主出来的时候就没说什么?而且还是你说他有个重生的机会?”裴祈安很是怀疑地看着天九,你怎么这么不靠谱,我当初是不是有点草率了,裴祈安这样想着,越想越发觉得自己实在是过于草率,瘫在那里睡觉不好吗?非得来这小世界?

    “培培,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能这样想呢。”天九越说越委屈,小声抽咽起来。

    “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想的,”裴祈安下一秒就收回这种想法,好声好气地安慰道,

    “对了,天九你能不能化形?”

    裴祈安见天九还是一股浓重的委屈味儿,连忙转移话题。

    “能啊,我可厉害了。”天九立马骄傲地说到。

    “你看,”

    “咻”得一声,

    天九就变成了小白猫,

    “培培,你看这样好吗?”

    裴祈安沉默良久,克制住自己想要走开的心,要不然等下就真的哄不好了。

    “那我就换了一个吧,”天九用着委屈的小奶音,蔫巴巴地。

    裴祈安松了一口气,

    天九又随意变幻了几种形态,在裴祈安面前不断晃来晃去。

    裴祈安彻底沉默了,小声建议道,“能没有毛吗?”

    “什么?”

    天九渐渐乐在其中,不停地换来换去。

    “安儿,你好了没有?”

    外面传来王翠芬的大嗓门,脚步声渐渐变响。

    “就这个,这个最好看了!”裴祈安立刻对着天九说道。

    慌慌忙忙地开始收拾东西,完美地错过了一个好机会。

    “娘,马上就好。”

    最后母子两人轻装简行,一路不慌不忙地来的县城里。

    “你说,那母子两背着个包裹去哪里?”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做的事去,我说,这读再多的书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便宜了别人。”

    “你说这不都是一个家族,为什么……”

    “你少八卦,这不是你一个外人能晓得的。”

    两个村民边走边嘀咕道,一男一女,看起来像是夫妻的样子。

    “裴少爷,请进,这里已经打扫好了,如果还缺什么,请吩咐一声。”

    “多谢,谢伯,”裴祈安行了个礼,感激道。

    “不必不必,裴少爷你这就太客气了,这都是老爷安排的,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您请自便。”谢伯会了个礼,笑呵呵地离开了。

    “安儿,这里真好,你这夫子对你可真是好,你以后可不能像那群人一样狼心狗肺,是非不分。”王翠芬看着房子,眼底满是羡慕,还不忘警告一旁的裴祈安。

    “知道了,娘,走了这么久,您也该累了,先回房。”裴祈安没有什么不耐烦,对着王翠芬说道。

    “那行,不过你不要先去拜访夫子。”这点礼数王翠芬还是知道的。

    “现在夫子八成不在家,要不然谢伯也不会直接让我来这,等下我再去拜访也不迟。”裴祈安解释道。

    “你心里有数就好。”王翠芬听到这也没有再说什么。

    回到房间后,裴祈安放下东西,立刻变得十分严肃,说道,“天九,你说的原主重生的机会到底是怎么回事?别打岔,这可与你之前说的矛盾了。”

    “就是,他可能执念太重,从其它平行时间过来的,可能是他来的时候这具身体也出了点问题,所以他有些不愿意。”天九小心翼翼地说,从天九脑海中磨磨蹭蹭地走了出来。

    “什么鬼!天九!你这搞什么!”裴祈安看到这一幕,直接炸了。

    在裴祈安眼前的团子变成了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儿,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这就是裴祈安三岁时的模样。

    “培培,你不是说这样最好吗?”天九懵懂地看着裴祈安,眼神很是无辜。

    好像在说,这明明是你的选择,怎么还说起我来了?

    裴祈安自闭了,看着天九,沉默片刻,憋出一句话来,“你可以换一个形象吗?什么样的都好看。”

    裴祈安见天九没有反应,酝酿酝酿,再次看向天九,眼底满是真挚,眼中唯有天九一人,说道,“天九你无论什么样子都很好看,你可以换个形象好吗?”

    裴祈安眼巴巴的看着天九,连正事都忘在一旁。

    “不好,我觉得这样就很好,”天九的小脾气一时间就上头了,瞪了裴祈安眼。

    “那你就稍微便大一点,”裴祈安也没有在勉强下去,突然又话锋一转,“这样也行,就这样吧。”

    弄得天九糊涂了,看着裴祈安想要个解释,不过裴祈安好像没有要说的样子,转而问道,“那现在那个“裴钰”是有什么问题?”

    “问题可大了,你要小心他后面争夺身体,他虽然争不过你,但是他和这身体的契合度肯定比你要好得多,我怀疑他早就来,就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躲过那一劫。”天九也变得正经起来。

    “那到底是执念还是灵魂?”裴祈安有些好奇了。

    “我也不知道,我先要去问问七七这倒底怎样解决,如果那人动手,你也不必客气什么。”天九最后说道。

    “你看我像是心慈手软的人吗?”裴祈安笑了笑,就不知道这个灵魂揍起来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