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阴阳摆渡,我怎么就无敌了 > 第247章 一触即发,大圣会说话啦?【4k小章求订阅,求月票】
    北地蛮族——

    终于要来了。

    当冯如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表现得很平静,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毕竟这件事迟早都要发生,大夏也早已经定下基调,这结果也不过是早晚而已。

    现在他一直待在军务处,让自己的护卫时刻准备,不要错过了上面下达的军令。

    他就在军务处按兵不动,只待消息一来,立马出发。

    毕竟对于北地蛮族,他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土鸡瓦狗耳。

    这北地小小蛮族,竟然敢窥伺大夏泱泱国土,简直就是找死。

    这次朝堂终于下定决心铲除北地蛮族的时候,他心中可谓狂喜。

    他早就想这么干了,只不过没有机会而已。

    不过,他现在还不知道上面接下来要具体怎么布置,所以他暂时只能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尤其是自己手下这些兵,一个个恨不得现在就去前线,建功立业。

    他好不容易才把这些牲口安抚下来,让他们暂时在驻守地,按兵不动。

    不过,在等待军令的这段时间里,他也没有闲着,亲自去把梁度从酒馆请了过来。

    这一次,梁度把酒馆的钱全部结清。

    毕竟,这一去,短时间内,恐怕他就不会再回来了。

    酒馆掌柜的对此也没有说什么,不过店小二看着梁度离开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

    “掌柜的,你说梁先生会不会跟着大军一起去北地战场啊?”

    不怪店小二会这么想,毕竟他可是亲眼看着冯如风,亲自来请梁度离开。

    任谁看到这情况,恐怕都会感觉梁度很有可能要跟着大军一起出发去战场。

    掌柜的这时候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梁度跟着冯如风他们离开的背影,而后直接拍了一下店小二的脑袋。

    “你这小子,不该管的就别问,这哪是你我能考虑的问题?

    你这小子还在这偷懒,还不快去招呼客人?”

    店小二摸了一下自己被敲的地方,心里有些委屈。

    一看就知道掌柜的自己心里头不舒服,现在抓到机会,在俺身上撒气呢!

    店小二委屈地回到后厨做事,掌柜的却在柜台处,看着梁度消失在街角。

    他心里头也不是滋味,只能叹了一口气,自己平头老百姓一个,只能祈祷梁先生能平安回来了。

    梁先生在自己这里住宿,这也是缘分啊!

    ……

    不提掌柜的在想什么,此刻梁度已经骑着马,跟着冯如风到了军务处。

    “冯将军,不知道此刻北地情况现在如何了?”

    冯如风摇了摇头,“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暂时还没什么动静。

    不过我猜我的任命很快就会下来,到时候我自然也就知道接下来我要做什么了。”

    梁度闻言表示明白,到时候冯如风拿到自己的任命,北地的情况他自然会清楚是什么状况。

    “嗯,那就好,有什么事尽管叫我。”

    冯如风点点头,毕竟任命可能下一刻就来,战事既然到了这个时候,以大夏的行动力,不会连这点速度都没有。

    冯如风和梁度聊到这里,暂时都没有多少谈兴,也就草草结束聊天,各自回房间休息。

    接下来,就是等待大夏的命令。

    不过,大圣这猴子可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冯如风一离开,这时候也没有外人在,它就开始撒欢。

    不过梁度这时候思考大夏要面对战争会如何处理,所以他弹了弹大圣,让它安静一些。

    也不知道北地战场,此刻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

    还有周大福,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处理好北头山的事务,和他们汇合一起去北地。

    想到这,梁度抬头看天,他有种感觉,也许周大福到北地,等待的就是这场战争。

    ……

    北地蛮族。

    所有北地部落都聚集在一处。

    此刻,又是中军大帐之中,各部落的首领都齐聚于此。

    虽然之前这么多天,他们没有夜夜笙歌,可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却是事实。

    这些部落首领虽然不缺酒,可也没有这种好酒,心里头忍不住羡慕不已。

    当可汗就是爽,要是他们部落,可做不到如此,哪有这么好的享受。

    可今天,大帐内的气氛却跟之前有些不同,等到所有人安静下来,上首的北地可汗开口。

    “各位,咱们的图腾老祖已经来了命令,让咱们即刻出兵,征讨大夏——不惜一切代价。”

    听到这,各部落首领反应不一,有的人兴奋不已,也有的人此时却有些惶惶不安。

    底下所有人的表情,此刻被可汗尽收眼底。

    不过他也没有对此说什么,而是静静喝了一碗酒,就给他们一段时间消化这个消息。

    这时候,下手左手边第一个粗狂大汉站了起来。

    “可汗,我蒙尔多部落愿为先锋,这一次我必拿大夏海山关的将士祭旗,夺走他们的财富。”

    说完,蒙尔多自己还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尽显狂野。

    其他部落首领看到蒙尔多如此积极,眼神不禁有些闪烁,但没有人开口说话。

    可汗看到大帐内这个情况,也明白大多数部落首领现在是什么心思。

    可惜,就算你们想要保全实力,恐怕也不可能了。

    想到这,他刚想开口说话,却突然听到账外一阵鼓掌声。

    紧接着,一个俊美少年就凭空出现在大帐内,没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出现的。。

    “保护可汗。”

    有反应快的部落首领,此时已经大喝一声,而后急匆匆往可汗这边跑过来。

    可汗看到这种情况,嘴角忍不住抽抽,这人哪是保护自己,明明是害怕自己被攻击,到自己身边寻求庇佑吧!?

    毕竟,大帐内,此刻自己身边的守卫最多。

    其他部落首领反应也不慢,这时候有学有样,全部跑到可汗身边。

    唯有蒙尔多这时候瞪着眼睛,看着少年,竟然战意升腾。

    不过,对面少年看着蒙尔多,并没有因此动怒,反而一脸欣赏看着蒙尔多。

    这时候,可汗才抓住时间开口,而后他的话就传在每个人耳边。

    “大家都不要激动,这是我们图腾老祖派来的使者,他是来帮助我们这一次征战大夏取得胜利的。”

    这话一出,大帐内的气氛瞬间没有了紧张,所有人看俊美少年的眼神,不禁有些奇怪。

    这就是图腾老祖派来的使者?

    这也太过瘦弱俊美了吧?

    这少年瘦瘦弱弱,完全不像是他们北地蛮族那么强壮,这样看起来,反而有点像大夏的人。

    “很好,你叫蒙尔多是吗?既然你如此忠勇,那我就任命你为先锋。

    等到此次大战功成之日,我会向老祖实事求汇报,此战你是首攻,是忠勇之士。”

    “谢使者。”

    蒙尔多听到这,不由激动不已。

    图腾,就是他们部落的精神支柱。

    所以,图腾使者的话,在这里就是金科玉律,甚至比可汗的话,都要有用。

    接下来,各部落首领恢复平静,再次按照位置入座,至于图腾使者,此时他已经坐在可汗旁边。

    “这一次,老祖已经下定决心,全力讨伐大夏,你们也不用有任何顾忌。

    因为我们会全力支持你们,你们只需要和蒙尔多一样,勇往直前,而后其他的事交给我们就好。”

    听到使者再度提起自己,蒙尔多不由挺起了自己的胸膛。

    北地勇士,除了我蒙尔多部落,舍我其谁?

    就连可汗这时候连连感叹,“蒙尔多果然不愧是我北地勇士,这次就以你为先锋。

    使者大人,此后一切都以你的号令行事,不知可否?毕竟我也不知图腾老祖有什么具体计划,我可不想打乱老祖的计划。”

    那少年使者听到这,看了一眼可汗,有些惊讶他这么好说话,不过他盯着可汗,最后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那行,我也不客气啦,既然做了决定,那么即刻起,所有部落立刻拔寨出发,全力攻陷大夏北地关卡。”

    “啊?”

    可汗本以为使者刚到,自己还可以拖几天,可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急。

    “使者,咱们这样做,是不是太着急了?

    咱们要不要先徐徐渐进,不然的话,恐怕勇士们一会儿,怕是还恢复不了最好的状态。”

    “可汗尽管放心,这一次攻击大夏,可不只有你们,所以你们只管出击。

    你们要相信,我们的支援一直都在,具体情况我不方便多说,不过我话说到这里,你不会再怀疑吧?”

    “行,那就听使者您的。”

    可汗此刻抬头,看着使者略有些威胁的眼神,他立刻识趣地答应,不再说话。

    此刻,使者已经把所有权利瞬间转移到他的身上,作为可汗,他也只是一个传声筒而已。

    “很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大家现在回去赶快准备吧,最好今晚,咱们就能赶到靖庸关下。”

    “是!”

    以蒙尔多为首的部落首领,立刻就答应下来,而后急匆匆离开,可汗看着这个情况,面无表情。

    当年那次大战,各部落的首领,都死的都差不多了。

    这些都是年轻的部落首领,他们上位以后,恐怕都不知道大夏的恐怖。

    不过使者在旁边,他只希望这一次他们不会全军覆没,能够保留火种。

    纵使可汗心底如此悲观,可是他也不敢多说一句,毕竟毕竟,图腾使者还在。

    不过,支援在哪,他也不清楚,毕竟这图腾老祖恐怕也不在意自己部落的伤亡。

    只希望,一切顺利吧。

    ……

    北地小城,军务处。

    冯如风此刻已经收到了上面下达的军令。

    辎重处!?

    冯如风的脸色难看至极,传令的士兵此刻早已经躲得远远的。

    冯如风的脾气,有时候可是扛不住的。

    毕竟,看冯将军现在这暴怒的样子,以老兵对他的了解,现在谁呆在他旁边,恐怕谁就会倒霉。

    果然,还没过多久,他就看到一个新兵蛋子,差点哭了出来,十分委屈地出了门。

    这就是经验太少,看到这种情况,还敢去招惹将军,这真的就是勇士。

    冯如风这时候真的是满肚子委屈,不说其他,就说他之前在南方除匪的时候,哪一次仗他打的不是漂漂亮亮?

    那些南方匪徒之中,可是有不少好手存在,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大夏掀起风浪。

    可是自己在南方如此战绩,到了北方也不好使。

    自己堂堂日游使境界高手,这时候竟然被安排去了辎重处管理后勤。

    这要是让自己那些老伙计知道,那还不得笑掉了大牙?

    再者说,这一次可是朝堂明确下了命令,一战彻底诛灭北地蛮族。

    这种战役,自己要是不在前线,就算自己死的时候,恐怕都会后悔不已。

    可是,冯如风这时候虽然难受,但也没有任何办法。

    既然军令已经下达,那自己绝对没有改变的可能,想到这,冯如风心里可谓是难受至极。

    毕竟作为将士,不能再前线杀敌,不管原因如何,那都是一种煎熬。

    心中有气却无法发泄的冯如风,此刻只能到演武场,对着那坚硬入铁的花岗石,开始了毁灭般的打击。

    梁度这时候就住在隔壁,他也看到了郁闷的冯如风,在演武场发泄自己的情绪。

    可是对此情况,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能说,这一切只能靠他自己想开。

    这时候,梁度不再管冯如风如何,坐在院子里,突然伸手对着右方空气一抓。

    紧接着,就看到一直猴子从一个旮旯处飞出来,直接到了梁度手上。

    梁度此时看着大圣手里抓着的一堆吃食,嘴角边还有残渣的时候,忍不住敲了敲它的脑袋。

    这家伙偷的竟然是军营里的干粮,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去偷了一把。

    “你竟然这么不老实,看来我要饿你几天,当做惩罚了。”

    “不要。”

    突然,一阵稚嫩的声音响起。

    梁度听到这,不由愣住。

    “你说什么?”

    “不要,我再也不去偷吃了,真的!”

    确定是大圣发出的声音以后,梁度不禁有些惊喜。

    这猴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学会说话了?

    虽然之前大圣已经化去横骨,可是梁度怎么也没想过,它会这么快就学会了说话。

    看到梁度如此惊喜的表情,大圣好像也才反应过来。

    “咦,我怎么会说话了?”

    原来,刚才在心急之下,它竟然脱口而出,就连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梁度看到大圣的反应,忍不住问道:

    “难道你自己都没有什么感觉吗?”

    大圣连忙摇了摇头。

    “那你知道错了吗?”

    “错了错了,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行,看在你今天刚学会说话的份上,今天就饶了你。

    不过下次要是还敢这样,那就别怪我心狠了。”

    “好好好。”

    等到梁度一松手,只听到蹭的一声,大圣就蹦出老远。

    它生怕梁度这时候反悔,把它抓回来,那就不好玩了。

    梁度看到这,忍不住笑骂一声。

    这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