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修仙模拟器 > 第245章 他都干了什么?
    又过一个多时辰。

    两人这才进入了皇城之内。

    陆小月不太方便跟着他们两人一起进宫,正好顺势留在林族之内,这也算是两人先去林族的目的之一了。

    而此时,御书房众人早已经等候多时。

    而如其他那些看热闹的……

    元族耄老元龙早已经垂垂欲睡,修为虽高,但年事毕竟也高,老人的天性是改不了的。

    而当两人踏足御书房的一瞬间。

    苏逊就感觉到了数道灵识直接锁定在了他和周清茂的身上,快的好像幻觉,一触即回。

    都是化神起步的高手。

    看来这七族底蕴当真极深啊。

    苏逊心头悄悄惊叹,随即明白过来。

    他们并没有察觉到我的仙识存在……看来,他们的灵识还未曾迎来蜕变。

    不过想想也对,具灵初展灵识,元婴灵识成熟,化神迎来蜕变之机,等到蜕变完成,恐怕要到悟道境界才行了。

    也就是说仙识其实是要悟道境界才能拥有的修为,只是却被我给在具灵境界提前拥有了。

    只瞬间,苏逊心头便已经千头万绪直接捋清了。

    看到两人平安……

    吴元忍不住长长舒了口气,随即发现苏逊修为提升竟已至具灵之境。

    尤其真元纯粹,竟还不是具灵初期,而是俨然到了中期巅峰,再进一步,便要到达具灵后期。

    这进步俨然飞驰一般了。

    尤其他这个年纪……不知道他突破化神需要多久呢?

    他突然有种服老的感觉。

    忍不住惊叹道:“看来苏道友你这两年来,又有不小的进境啊。”

    而周轻云也忍不住轻轻咦了一声,只感觉面前的苏逊,竟有几分的熟悉之感,可她却又说不出来这熟悉之感到底来自哪里。

    但眼下这种局面……

    显然也不是询问的时候。

    只是淡淡道了一句,“苏道友一路辛苦了。”

    “还好。”

    苏逊探究的看了周轻云一眼,果然,相貌与周清茂其实七八分相似,只是可能是刻意做男装的装束,所以周清茂多了几分清朗俊雅,而面前的周轻云虽然身着华服,但柔感反而更重。

    周轻云正色道:“清茂,你该回来了。”

    “还是等一等吧。”

    周清茂答道:“这次秘境之行,发生了极大的变动……而这次经历太过复杂,如果我现在回到你的体内,你恐怕说不周全。”

    “哦?什么复杂的事情?”

    “这两年,我们并没有在秘境之内,而是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蛮境!”

    周清茂说道。

    短短一句话,却好像在整个御书房里扔下了几十个炸药包。

    众人同时豁然起身。

    矫健的都不像几百岁的老头子了。

    周轻云更是失手打翻了茶碗,惊叫道:“蛮……你进入蛮境?这到底怎么回事?”

    “事情还要从我和苏逊还有小月我们三个进入秘境之时,却遭遇蛮族之人同样进入秘境说起……总之,吴元为自保,与蛮境做交易,把纳元戒和细雨飞剑给卖了,只是他中途又另有机缘,所以才会胆大包天,想着独吞秘境,这才临时反悔。”

    周清茂说道:“但蛮人却因此知道了这处秘境的存在,尤其这秘境一半在大乾,一半在蛮境,他们耗费多年时光,自然可以进入。”

    “唉……孽障。”

    吴来此刻顾不得询问功法之事,听到这,忍不住恨恨的骂了一句。

    “然后呢?进入了蛮境,你们就没做些什么?!比如说地图什么的……”

    不得不提不愧是同样的思维,周轻云与周清茂之前的思绪这一刻竟诡异的同步了。

    “听我说完。”

    周清茂瞪了周轻云一眼。

    顿时让周轻云语滞。

    “总之,具体细节不便言明,但结果却可以告知你们知道,苏逊隐藏了我们三人的存在,布置了一个假的秘境,里面放着的都是一些有问题的功法,然后,这功法被蛮族人如获至宝的带了回去。”

    看着眼神猛然间一亮的周轻云,以及那些兴奋的差点儿叫起来的几位族长。

    周清茂骄傲的昂起了脖颈,道:“苏逊不仅让蛮族人把那功法带了回去,之后两年时间里,我们一直藏身在蛮王城内,更以蛮人身份行动,以身试法,让蛮王确信这功法没有问题,现在的话,这些功法已经流传开了整个蛮境,蛮族边疆战士皆有修习功法,儿童皆有修习功法,男女皆有修习这功法!”

    “此话当真?”

    林蒙激动叫道:“苏小友,你……你当真……”

    “我还会骗你们不成?”

    周清茂骄傲道:“苏逊以一人之力,给予蛮境致命一击,整个蛮族,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蛮境灭亡之日不远了。”

    “太好了!”

    吴来一跃而起,半跪在地上狠狠的握住了拳头,激动叫道:“太好了!”

    要知道,他吴族之所以功法遗失,就是因为在蛮境之战中惨死了太多的族人,而苏逊如今……

    他激动道:“苏道友,请受吴来一拜。”

    说着,竟主动对着苏逊长拜到底,抬起头时,已是热泪盈眶。

    “你以为这就完了?”

    周清茂轻哼道:“这两年来,他可不仅仅只是干了这个。”

    “哦?苏道友竟还干了别的?你倒是说说,他还干了什么?”

    周轻云看着周清茂的眼神有些古怪了,心道他有所成就,你得瑟个什么?

    “他还干了……”

    周清茂顿了一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狠狠瞪了周轻云一眼。

    倒是让周轻云一阵的莫名其妙,心道我说错了什么么?

    周清茂继续道:“这两年来,我们一家三……咳咳……我们三人脚步行遍了整个蛮境,将蛮境地形绘成图纸,而后更是将蛮王城,蛮境边疆布防都绘制了出来,中途虽然历经万千险阻,但终究还是成功了,如今的蛮境,对我们而言,已经再不设防,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

    她想了想,说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来着,苏逊说那灵气涡流,其实可能是一处阵法,给他些时间,他应该可以将这处阵法参透,到时候,我们便可以直捣黄龙,彻底覆灭蛮疆。”

    哪怕刚刚已经激动到不行。

    但听到这么重要的消息……

    周轻云仍是豁然起身,惊喜道:“干的漂亮,苏道友,你此举可是为朕大乾王朝立下泼天功劳了,朕都不知道该奖赏你什么了。”

    而林蒙更是兴奋道:“我大乾成立之前,我们与蛮族的争斗便一直未曾止息过,想不到如今历数百年的战事,竟有希望在我们这一代终结?太好了……太好了……”

    他们又接连询问了苏逊关于功法破绽之事。

    而苏逊也不藏私,直接将早已写好的那些有问题的功法取出,交给他们……

    “这功法,听名字就相当不正啊。”

    吴来打开功法,认真翻阅了一阵,直到翻阅到最后一页,紧皱的眉头仍是没有打开。

    他道:“这功法极其精妙,颇有大派之风,怎么会有问题……等等……”

    他急忙又翻阅了一遍,惊喜道:“这功法没有问题,这就是最大的问题,这功法修出的真元太过纯粹,而且不带任何属性,若是与我等对敌,他们的真元岂不是我们最大的补品?”

    众人各自捧着一本功法参悟。

    待得听到吴元的话,看着苏逊的眼神早已经惊为天人!

    年纪轻轻,竟能临时创出这么多有问题的功法来……也是相当的了不得啊。

    “还有!”

    周清茂说道。

    “还有什么一次说全行吗?”

    周轻云疲惫的揉了揉眉头,说道:“我已经被你震惊的麻木了,要不你回来,我自己感应?”

    “为你好,等这事儿结束之后咱们两个再融合比较好。”

    周清茂再度拒绝,说道:“苏逊还得到了蛮族的王族修炼法门《蛮神秘传》,而且更在这两年见参悟通透仙蛮双修之法,对吧苏逊。”

    她看向了苏逊。

    苏逊点头,说道:“蛮修其实类似我们修仙者中的武修,只是更为纯粹极端……若是我们修仙者能修炼蛮族功法,强身健体,对实力有极大裨益。”

    周轻云这回是真忍不住了。

    她起身,走到苏逊身边,激动道:“苏道友……朕可真正是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了,说,你想要什么,只要朕有,只要你要,朕都给你!”

    苏逊看了周清茂一眼,说道:“到时候你自会知晓我想要什么。”

    “那这蛮族功法……”

    “在这里。”

    苏逊将《蛮神秘传》手抄本递了过去。

    周轻云拿着秘籍,俏脸浮现明媚笑容,胸口一阵波澜起伏……

    苏逊拿过另外一本功法,说道:“这是吴族功法,吴老,你我交易就此完成,从今开始,你我两不相欠。”

    吴来接过功法。

    认真道:“你我交易就此完成,但两不相欠之言休说,你立下如此泼天之功,我吴族一生一世也还不清,日后但有所需,你尽可吩咐,我吴族但能做到,绝不推辞……对了,不是我自夸,族中孙女吴灵儿,今年年方十六,生的相貌清秀绝伦,性情淑雅,到现在还未匹配人家,只因为我觉得年轻一辈中,没人配的上她……若苏道友不弃的话,就让她在你身边帮忙端茶倒水,侍奉一二可否?”

    “这个好!”

    周清茂眼眸一瞪,已有怒意迸发,可还没说话,周轻云已经笑道:“苏道友年少有为,还未婚配,这岂非是一桩美事……”

    周清茂:“…………………………”

    “什么叫还未婚配?”

    林蒙怒道:“苏小友,你这一走两年,可知婉儿对你早已情根深种,苏道友,莫非你要做那负心薄幸之人么?”

    苏逊愕然道:“我什么也没做啊。”

    “但你耽搁了她两年青春,你若真对她没兴趣,这两年间就该跟她说明,如今她都快成了老姑娘了,你不要她……她怎么办?”

    苏逊:“…………………………”

    “这算什么大问题?”

    周轻云摆手道:“苏道友年轻有为,正好两边一起娶了,也好为苏家开枝散叶,说实话,苏道友如今所立的功劳,足可在我天都再开一苏族,既开宗族,那么子嗣什么的自然是多多益善,夫人自然也是如此!若苏道友不弃的话,朕可以亲自为你们赐婚……”

    “既然如此的话,说实话,我元族也有一女,今年年方十八,生的那叫一个貌美如花……”

    “等等,你说的该不会是元娉婷那个小姑娘吧,我记得你昨天还气的要打断她的腿,说她老爱在外面惹是生非……要说性情端庄,还得说我雪族的姑娘,雪清秀乃是雪族族花儿,不知羡煞多少儿郎……”

    “瞎说,若论端庄贤淑,谁能比得了我古族的姑娘?”

    都不傻。

    虽然让林蒙和吴来抢了头筹。

    但陛下既然乐意促成此事,他们自然也乐得在其中参上一脚。

    要知道苏逊的价值,可是绝对值得投入的。

    周轻云满脸笑容,看着脸色古怪的苏逊,笑道:“无妨无妨,此事……”

    “周轻云!”

    周清茂突然打断了周轻云。

    冷冷道:“我该说的已经说完了,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得先融合一下呢?”

    “也好,朕早就要融合了,是你一直不许……”

    周清茂看了众人一眼,说道:“只是想要请诸老出去一下,毕竟我与陛下恢复一体,怕颇有不仪之态。”

    周轻云困惑道:“还有什么不仪么?”

    众人顿时点头。

    纷纷向外退去。

    退开之时,口中犹还在激烈的讨论不绝……无非是你家姑娘不行,我家姑娘才好。

    “你家姑娘太野,我家姑娘可是大家闺秀等等等等不拉不拉不拉。”

    只是讨论之余他,他们却都没注意到……

    苏逊压根没跟着出来。

    周轻云好奇道:“苏道友?”

    苏逊却看向了周清茂,眼底颇有几分担忧神色。

    “放心吧,没问题的。”

    周清茂柔声安慰道:“如果真有问题的话,我就不会让你跟着我过来了,毕竟我还能不知道你吗?到时候恐怕这皇宫都保不住……”

    “你……你们……”

    周轻云错愕的看着目光对视的两人。

    心头突有所悟,似乎明白了什么。

    周清茂冷冷一笑,道:“陛下,我来了。”

    话音落下。

    她走向周轻云。

    身周开始有璀璨的光芒绽放……

    身影逐渐化为虚无。

    而走到半途,她便消失了。

    只余一枚玉佩犹还绽放豪光,迅速融入了周轻云的体内。

    周轻云怔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周清茂动作竟然这么快……

    但随着过往两年的诸多感知一瞬间齐齐涌上。

    她突的俏脸一红,无力的撑在桌上,已经忍不住低低叫了一声。

    那声音……苏逊简直不要太熟悉。

    他顿时错愕,看着周轻云猛然间瘫倒在桌上,桌下双足死死并在一起。

    已经忍不住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口中更是发出一阵阵痛苦无比的喘息。

    只是俏脸,却已经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