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矩阵生存:每天一个随机宝箱 > 第四三六章 与魅魔女王做个交易!(六千字)
    “抱……抱歉,本店小菜只有深渊蛛魔卵和干脆蝇魔若虫,没有头孢。请问你要哪种?”那魅魔愣了片刻,依然很有礼貌地询问。

    “连头孢都没有?”李正语气略带不满:“那算了,给我一杯忘情水。”

    “忘……呃……本店也没有忘情水。”这位年轻的魅魔已经开始怀疑李正是来捣蛋的了,面色不善,双眼泛起绿油油的火焰。

    “这也没有那也没有,你们酒馆干脆关门算了!”李正气愤不已,双手撑在吧台上大喊。

    那三个离得很远的深渊生物都被这里惊动,转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又当做无事发生一般,自顾自调整状态。

    如果是平时有这种热闹,它们一定回来凑上一凑,然而现在拳赛在即,没有精力去关注这些事情。

    “你!”

    这位魅魔刚要发飙,一直在她身后冷眼旁观的那位上前一步按住她的肩膀,把她拉到后面去,“不好意思,她是新来的,对本店出品的酒水不太熟悉,你要什么,我可以帮你做。”

    “这还差不多。”李正语气稍缓:“给我来一杯销魂蚀骨,放一粒头孢。”

    “你耳朵有毛病吗?都说了我们没有头孢!”一开始那个魅魔听到李正还要头孢,气得大喊,眼中火焰几乎喷出眼眶。

    “闭嘴!”后来那位呵斥她一声,然后对李正说道:“可以,稍微等一下,我帮你调。”

    李正耸了耸肩:“请开始你的表演!”

    那位魅魔快速且整齐地在吧台内摆出三十多种不同的液体与粉末,手指修长白皙,指尖不知是天生还是后涂的,指甲为纯黑色,有一种异样的美感。

    拿出琉璃制作的透明酒杯,她熟练地往其中添加不同的东西,动作有序干练,一看就是老手。

    “销魂蚀骨是我开设这家酒馆至今最拿手的得意之作,其中以销魂草汁与蚀骨花粉为主要原料,这两种东西都是剧毒之物,深渊内任何种族沾染其中哪怕一点,都会在十分钟内被溶得连骨头都不剩!”

    “不过经我多年研究,终于找出了能够中和毒性的东西,祛除了强烈的致命毒性,却保留其本身那妙到毫巅的致幻与崔(防和谐,非错别字)情效果。”

    “普通恶魔别说一杯,哪怕是饮用一口,都有可能因为前所未有的杏快感而被榨干精力死去。”

    “只有超凡以上的恶魔,才能以强横的体质,抵抗得住它的药性。”

    一边制作,那魅魔一边给李正介绍着销魂蚀骨的来历,等到介绍结束,一杯特调销魂蚀骨刚好完成。

    最后往其中放了一颗类似橄榄的东西,她将酒水推到李正面前,笑吟吟地说道:“消蚀虽好,请不要贪杯哦。”

    李正没有说话,直直盯着那杯五颜六色的液体,其中似有无数靡靡之音传出,端得是邪异至极。

    沉吟半晌,李正问道:“我要的头孢呢?”

    她指着杯子里悬浮的那颗橄榄一般的东西说道:“在这。”

    李正:“这是头孢?”

    “是的。”

    李正:“我说它不是头孢。”

    “我也说它不是头孢。”

    李正侧目:“那你还放?”

    “你说它不是,我也说它不是,但在这家酒馆里,它可以是!”那魅魔笑容不减,“尝尝看。”

    李正端起杯子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清香扑鼻,不像普通的酒水有着酒精的刺激感。

    随着那股子清香窜入鼻腔,李正眼前蓦然闪过无数香艳淫靡的画面,心底蠢蠢欲动,差点把持不住。

    精神力轰然释放,将突如其来的欲望强压回去,李正瞬间恢复镇定。

    “好强的毒性!仅仅是闻上一点就差点中招!连地龙甲的抗毒特性都减免不了多少。”李正谨慎了许多,没有第一时间饮用,而是放在鼻尖,适应了一会儿。

    这杯液体,与其说是酒水,不如说是一杯烈性毒药,不含哪怕一滴酒精的那种。

    “确实很香。”李正将精神力调动起来,努力保持大脑清明,勉强张开嘴,嘬了一小口。

    五彩梦幻的液体入口醇香浓厚,带着说不出来的香甜之意,仿佛喝了一口花蜜而不是酒水。

    那液体在口中打转,与喉舌纠缠,迟迟不肯下咽。

    李正喉咙一鼓,液体顺着咽喉滑落,那香甜之意却反其道而行,直冲后脑,顺着颈椎骨一节一节,仿佛情人的抚摸,慢慢揉了下去。

    最后在尾椎处悠忽一转,化身无数软绵绵的细针,疯狂刺激他的前列腺。

    一种无法言喻的激烈感觉传遍全身,李正心底仿佛蕴藏了火山一般灼热的激情,亟待喷发。

    李正意识到不对,连忙用精神力压制那股热情,试图与之抗衡。

    然而,效果很弱,那销魂蚀骨的药效十分惊人,竟然连李正这经过强化的精神力都挡不住。

    终于,在那种感觉达到巅峰时,李正激灵灵打了个冷颤,灼热的激情喷涌而出!

    不知不觉,一整杯销魂蚀骨竟然被喝了个精光。

    “……”李正放下杯子,沉默不语。

    完了,裤子湿了……

    没想到有精神力辅佐,竟然都没能彻底压制住药性,真是丢人!

    那魅魔眉眼间有数不尽的风情,嘴角噙着笑意,柔声问道:“后面有更衣间,需要我送你过去换条裤子吗?”

    啪!

    李正一拍吧台,硬气道:“不需要!”

    顿了顿,他又说道:“我自己去!”

    然而,他从凳子上起身,刚刚站定,双腿面条似的一软,整个人都趴在了吧台上。

    “咯咯咯……销魂蚀骨共分两个阶段,你才度过了第一阶段销魂,现在开始是第二阶段蚀骨,暂时走不了路。”那魅魔从吧台后面出来,扶起李正往不远处一个房间走去:“不过你放心,蚀骨阶段很短暂,不耽误你参加拳赛。”

    说着,她凑到李正耳边,红唇轻启:“玩家先生。”

    身份被点破,李正没有丝毫慌张,反而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魅魔身上,嗅着对方身上散发的香气,小声道:“没想到魅魔女王不去观赏拳赛,反而伪装成吧台小妹,在这里给别人调酒,这是你们身为强者的恶趣味吗?”

    魅魔女王微微一愣,随即轻笑:“你们这一届的玩家成长这么迅速吗?竟然能看穿我的身份?”

    “呵呵。”

    李正笑了两声,没有解释。

    一开始他确实没有看出来,到吧台那也是单纯为了品尝一下所谓的招牌特调“销魂蚀骨”。

    就在他拉了张凳子坐下后,一直很安静的老普忽然给出一个非常小的提示:

    【魅魔女王(伪装)】

    提示一闪而逝,要不是李正现在反应速度远超常人,或许就忽略掉了。

    出于好奇,李正用了点小心计,引出魅魔女王亲自出手,就是想看看她不去观赛,跑来拳手准备处的吧台究竟所为何事。

    现在看情况,她之所以出现在这,确实是冲自己来的。

    估计就算刚才自己没有胡搅蛮缠,她也会想办法和自己搭上话。

    魅魔女王将李正扶进更衣室,自己却没有留在外面,也跟了进去,从里面将门反锁。

    李正一挑眉头,饶有意味地看着对方:“怎么?女王要看我换衣服吗?”

    “不用装疯卖傻了,玩家先生。”魅魔女王把李正扔在角落里,一反之前的样子,恍若变了个人。

    蚀骨的效果还没有过去,李正烂泥一样坐倒在角落,靠着墙壁,斗篷的兜帽也滑落下来,露出真容。

    “看来女王是为了那只被我杀死的深渊行走?”李正语气平静地说道:“有您这样的主子,那些低等恶魔真是该感到荣幸。”

    从吧台走到更衣间,李正想了很多魅魔女王来找自己的可能。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她要替那只死去的深渊行走报仇。

    不过问题是,如果真是这个理由的话,那只三头犬应该当场将自己撕碎了才对。

    “深渊行走?你说是是那些只能当做燃料使用的灯油吗?”魅魔女王轻轻摇头:“它们的命可没有你的金贵,玩家先生……或者说,新一任持灯者。”

    “你知道持灯者?”李正感到惊讶。

    随即他忽然想到,提灯能够进入暗界,靠得就是深渊行走那特殊的特性。

    以前那些获得过提灯的玩家,应该没少出入深渊,抓捕深渊行走作为燃料。

    所以魅魔女王知道提灯的事,合情合理。

    “放心吧,那盏灯对我们这些非现届玩家没有丝毫用处,本王知道灯在你这也不会抢你的。”

    似乎是为了让李正宽心,魅魔女王稍稍解释了一番。

    “不过你的心性确实令我有些惊讶。”魅魔女王不知想到什么,惊叹一声说道:“以往我遇见的那些持灯者,没有一个能忍住提灯特性的诱惑而不堕落成血腥者的,你是除第一任持灯者外,唯一一个不沾丁点血气而成为持灯者的玩家。”

    “女王又怎么确定,我成为持灯者的途中,不是把那些玩家给打残了,扔给其他生物解决了呢?”李正低头轻笑,“仅凭没有血气这一点,女王就断定我的心性,是否过于武断了?”

    “当然不是仅靠这一点!”魅魔女王说道:“你刚才喝的那杯销魂蚀骨是我特调的,其中核心料销魂草汁和蚀骨花粉,被我多加了四倍!”

    “知道为什么星耀级拳手被限制只能喝三杯吗?”魅魔女王意味深长地笑道:“因为三杯已经是星耀级生命体质能承受的极限了,哪怕再多喝一滴,今晚它们都别想停止喷薄状态,更别提上擂台战斗。”

    “所以说……”李正插嘴。

    “所以说你的心性,我很满……”魅魔女王一句话没有说完,被李正再次强行插嘴打断。

    “所以说你为了一个我还不清楚的目的来测验我的心性,然后给我干了一杯五倍浓度的烈性春(和)药(谐)?!”李正悲愤不已,“你就不怕害得我精尽人气吗?”

    喵的,难怪自己用精神力疯狂压制,最后还是被销魂蚀骨突破了防线,最后跑马。

    感情那特么一杯顶五杯的量?

    你当那是什么?

    新盖中盖吗?

    “不怕,反正死你一个,对本王来说没有损失。”魅魔女王坦然地承认了,“不过现在看来,结果是好的。所以咱们现在来谈一笔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李正皱眉。

    他对魅魔女王漠视自己生命的行为有些排斥,但是一想到对方连同为深渊种族的深渊行走的命都不在乎,更何况自己这个异族?

    想通这一点,他竟然觉得自己心里好受了点。

    “本王要你不惜一切代价,获得星耀级拳赛的最终胜利,带走奖品!”魅魔女王提出要求。

    这好像跟自己的目标不谋而合?

    不对!

    李正思索了一下自己进入魅魔酒馆之后的过程,忽然反应过来:“我的报名过程,是你暗中指使的?”

    “当然。”魅魔女王面带嘲讽,“你不会以为在本王的地盘,有恶魔敢收受贿赂吧?”

    尼玛!

    被人家玩弄于鼓掌之间啊!

    李正转念一想,这里是人家的地盘,能做到这点毫不夸张。

    那种潜入敌方领地还不露一点破绽的,是影视剧主角,是剧情需要!

    自己只是一个被终端定级为超凡实力的玩家,凭什么认为自己可以在几名王者眼皮子底下搞事?

    “那么女王愿意为此付出什么呢?”李正索性放开了,活动活动手脚,蚀骨效果已经快结束了。

    “奖品!”魅魔女王郑重说道:“你可以得到最终获胜的奖品,一名魅魔仆从!”

    只是一名魅魔仆从?

    李正皱了皱眉,之前羊魔说过,星耀级拳赛的最终奖品就是一名魅魔仆从。

    所以魅魔女王这次所说的交易……跟特么没说一样!

    “就这?”

    “不,本王还没说完。”魅魔女王接着道:“是一名首领级别的魅魔仆从,而她的真实身份,则是本王的亲生女儿,米瑞尔!”

    这下魅魔女王把李正整迷糊了。

    你们魅魔玩的都这么野吗?

    连自己的女儿都可以当做奖品送人?

    “我不太明白女王的意思。”李正重复了一遍:“你是说,你把自己的女儿当成了星耀级拳赛的奖品?不管是谁赢了,都能带走当做仆从?”

    “当然不是!”魅魔女王看着李正的眼睛:“原本的奖品只是本王手下一名精英魅魔,她诞生于深渊之源外围,血脉不够纯净,这辈子最多止步超凡。”

    “但本王的女儿,血脉纯净无瑕,只要成年便是王者级别,如果培养过程不出差错的话,更进一步超越本王也不是不可能!”

    “届时,魅魔族将会诞生一名魅魔皇者!”

    说到这里,她忽然叹了口气,神色黯然了许多:“本王不能让魅魔一族未来的皇者屈居在这贫瘠之地,至少……至少让她去外城看看。”

    原来魅魔女王选中自己的原因,竟然是想让自己带着她的女儿去外城?

    “女王知道外城的事?”李正不解地问道:“以女王如今的实力,难道不能送自己的女儿去外城吗?”

    虽然没有跟她动手,但李正从魅魔女王身上传来的隐约波动可以分辨出,那是能让自己失去反抗念头的强大实力!

    即便是渴血魔刀,在魅魔女王面前也表现得非常老实,到现在一点动静都不敢发出。

    “本王……”魅魔女王张嘴想说些什么,忽然脸色一变,改口道:“有些隐秘本王不便与你多说,总之如果你不希望自己的族人也落得深渊族这般田地,就在五次季节转换之前,接走所有同族玩家!”

    矩阵中有季节系统,春夏秋冬,每个季节只有三十天,五次季节转换也就是六百天,大约相当于两年不到的样子。

    在这两年内,每隔十五天会投入一批新玩家,也就是说……

    “女王是你们那届玩家最后被投入的几批?”李正想起一事,连忙问道:“请问女王可知最终浩劫?”

    深渊一族不知道比地球人类早多久进入矩阵,或许魅魔女王知道一些最终浩劫的隐秘?

    “最终浩劫?”魅魔女王露出疑惑的表情,“什么最终浩劫?本王从未听过此事。”

    没听过?

    李正仔细观察着对方的表情,无论是神态还是眼神亦或是面部一个微表情都没放过。

    然而观察下来,李正发现,魅魔女王真的对最终浩劫一无所知的样子。

    “怪事,难道我们都猜错了?”李正心里嘀咕着,或许展舟舟后来泼的那块污迹并不存在?只是她匆匆一眼,看错了?

    “本王从进入矩阵算起,到今天大概过了三百次季节转换,接触过的不同种族玩家数量众多,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最终浩劫的说法。”魅魔女王仔细想了想,“深渊种族里,我们魅魔一族最擅长情报收集,也没听哪个王者提起过这事,你是不是弄错了?”

    “算了,这件事以后我自己去查证,咱们还是聊交易的具体细则吧。”李正感受了一下,发现蚀骨效果已经过去,便起身站了起来,“我还有最后一个疑虑,为什么选我?”

    矩阵里玩家那么多,总不可能真的因为自己的品行好,就把潜力无限的亲生女儿托付给自己吧?

    那也太狗血了,十年前的网络小说才会这么写,你放现在这年代,敢写这剧情试试?

    读者喷死你!

    “因为你品性合格!”

    魅魔女王这句话说完,李正当场石化。

    “就因为这?是否太过儿戏了?”李正还是不太理解。

    “看来本王不解释清楚,你是信不过本王。”魅魔女王说道:“我们魅魔一族与其他深渊种族不同,其他深渊族或许阴险,或许狡诈,或许暴躁,或许高傲,唯独我魅魔一族生性本淫。

    可偏偏我族想要保证实力继续提升,需要保持处子之身,否则不但实力停滞不前,时间久了还会跌落。”

    “等等……”李正插嘴,“不对吧?我怎么听说你们魅魔越是放纵,实力越强呢?”

    怎么跟奇幻小说里写的不一样?

    感情魅魔想变强,不但不能做**,还得当贞洁烈女?

    这特么搞笑么不是!

    毁童年也不带这么毁的吧?

    魅魔女王脸色一黑:“你都是从哪道听途说来的消息?越是放纵,实力越强?你说的是床上实力吗?简直荒谬!”

    “怎么还生气了呢?我那不是听说么……”李正挠挠下巴,“所以你选我,就是觉得我人品好,靠得住,不会背着你破了你女儿的身子,影响她以后的晋升之路?”

    “没错!能抗住五倍销魂蚀骨而不失态的星耀级生命,你是第一个。”魅魔女王点头。

    “别夸了,再夸我会骄傲的。”李正羞涩地笑了笑,答应下来:“没问题,反正带在身边相当于多了个战力,我也不吃亏。”

    见李正同意了,魅魔女王脸色好看不少:“既然如此,那就这么说定了。”

    “星耀级拳赛目前为止,报名者连你在内一共十一人,其中对你威胁最大的有三个。”

    “第一个是星耀级炎魔,擅长使用火系元素攻击,本王可以借给你一件辟火道具,提高战胜它的概率。”

    “第二个是一条蛇魔,同样是星耀级,速度很快而且擅长毒雾,你要在它把毒雾布满擂台之前解决它。如果可以的话,借机杀了他!”

    “第三个是一头猪魔,虽然实力只是超凡巅峰,不过却比前两个更难缠!对战途中千万不能让它碰触到你的身体,否则你消彼涨,它会越战越强!”

    三个对手,听特点,貌似就那个蛇魔有点难缠,另外两个都是菜!

    炎魔?

    管你多高品阶,一个极限隔绝给你克得死死的!

    猪魔?

    爷会飞,你会么?

    唯独那只蛇魔,作为星耀级,喷出的毒雾品阶应该不低,地龙甲肯定是挡不住的,只能到时候看情况再决定对策。

    实在不行……不是还有浮空推进器么?

    大不了用老一套,直接给它吹散!

    “那蛇魔得罪过你?为什么唯独提到它的时候,杀气这么重?”李正好奇地问道。

    “因为它赢过很多次拳赛。”魅魔女王随口回答一句,脸色非常难看。

    赢过很多次,就说明它带走过很多奖品。

    其中肯定有魅魔女王安排出去的手下,这也是她收集各方情报的手段之一。

    既然那只蛇魔还来参赛,李正估摸着以前被它带走的那些魅魔,凶多吉少。

    魅魔女王算了下时间说道:“星耀拳赛估计快开始了,我要过去准备一下,你换完裤子就出来,有人会带你去现场。”

    “等比赛开始时,我会宣布奖励更改的事情,到时候你在拳赛中的压力肯定会大大提升,做好心理准备。”

    “还有……十场战斗刚好满探索度。先告诉你,免得你心里会想着别的事情分心……”

    “你干什么?!等一下!让我先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