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母蛊在何处?
    “啊——!”

    突来的惨叫声,让人心头一颤。

    君悦兮与金甲尸傀硬抗了一击后,连连退步,呼吸都变得粗重了许多。

    “吼——!”金甲尸傀没有乘胜追击,而是仰头咆哮,头盔下若隐若现的双眸,泛起淡淡红光。

    他伸手抓住身旁一人,不等对方反抗,锋利的指甲就刺入了皮肤。

    本欲反抗的人浑身一僵,眸光瞬间呆滞,身上的气息倒转,皮肤都变得灰败起来,眼底渐渐浮现一片猩红。

    只是,混乱的战场上,并无人注意到这种变化。

    君悦兮的长剑,在地上拖拽,冒出零星火花,身上狼狈不已,衣袍上沾染的血迹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就连俊雅如玉的脸颊上,也出现了血痕。

    “少庄主!”身边正好有风泊山庄的人见状扶住了他。

    君悦兮借力站稳,快速调息内力,压住了胸口翻涌的疼痛。

    此时,他持剑的手都在隐隐发抖,浑身经脉都传出火辣辣的刺痛,这是内力枯竭的征兆。

    他与这金甲尸傀已经颤抖太久,然而人会力竭,尸傀却不会!

    不仅不会力竭,而且感觉不到疼痛,只要没有直击要害,它们就能一直战斗下去,不死不休。

    君悦兮心中苦涩不已,他虽然知道了尸傀的致命要害,但尸傀的头却不是说斩就斩的。

    就如同这纠缠他的金甲尸傀,头盔与铠甲几乎是一体的,极难找到缝隙,且金甲尸傀的武力值更强,他几番偷袭,被挡回来不止,还反受了伤,消耗了不少内力。

    如今的他,只算是强弩之末,再继续耗费内力打下去,恐怕会对他的经脉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但现在都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尸傀大军来势汹汹,极难对付,也只有先活下去才能想其他。

    思及此,君悦兮的眸光变得越发凌厉,不顾浑身经脉的刺痛,再次运转内力与那金甲尸傀再战时,就看到了金甲尸傀抓人的一幕。

    具体发生了什么,他看不清。

    只是看见那人被金甲尸傀抓了之后,突然浑身僵直,停止了反抗。

    而金甲尸傀将人一丢,那人无声到底。

    君悦兮和身后的风泊山庄弟子见此,心中骇然,耳边传来更多的惨叫声。

    “这些尸傀似乎变得更强了!”君悦兮身后,传来风泊山庄弟子因恐惧而颤抖的声音。

    君悦兮心中一凛,心底不由得升起一股绝望。

    然,还不等他绝望太久,刚才被金甲尸傀杀死的人,却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

    只是,他行动的样子极为古怪,就好像是全身僵硬的木偶,没动一下都显得极为困难,僵硬。

    可是,等他站稳之后,那种僵硬感就退去了,他缓缓转动着脖子,也让君悦兮看清了他眼底诡异。

    原本黑白分明的瞳仁和眼白,此刻化为一体,漆黑如墨,看上去格外的恐怖。

    “不好!快退!”君悦兮瞳孔倏地一缩,厉声喊道。

    数千人的战场,又在混乱之中,君悦兮的声音很快就被吞没其中。

    幸好,他身后的风泊山庄弟子并非庸才,很快的反应过来,在声音中灌入内力,使其传播得更远,“少庄主有令,所有人速退——!”

    战场上,风泊山庄的弟子们听到之后,都快速反应,齐声大喝,“少庄主有令,所有人速退——!”

    整齐的声音,造成了一股强悍插入战场中的声势。

    此时,无论是来自哪一个势力的人,又或是巫疆的蛊师们,在听到这话之后,都下意识的快速击退对手。

    能杀的就杀,不能杀的则击退,迅速拉开距离,向己方退去。

    片刻间,原本混战得难分敌我的战场上,就变得泾渭分明,将中间尸骸遍地,满布鲜血的地面暴露出来。

    众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突然要退。

    但,当他们都聚集在一起时,看向对面很快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原本属于他们阵营的一些人,此刻却没有随着众人退走,反而留在了无相门,尸傀大军那边。

    不仅如此,这些留下的人,除了没有披上尸傀的一身战甲,行动举止,居然与尸傀一般无二。

    “少庄主,这是怎么回事?”发现不对劲之后,人群中很快有人提出了疑问。

    君悦兮没有回头,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口。此时他站在己方阵营的最前面,与无相门的势力对峙着。

    而在无相门那边,站在最前面的是无相门的长老、执事,还有就是弟子,尸傀站在他们之中,安静得如同守卫者一般。

    ……

    “苏先生,君少庄主那边情势可能不妙啊!”

    “刚才是不是听到撤退的声音?”

    辰王府的两名护卫,守在破庙门口,一直注意着前方战场的动静。

    苏言坐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石墩上,神色凝重。

    刚才整齐的喊声,他也听到了,而且听得很清楚。

    以他对君悦兮的了解,战场之上,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撤退的。这一战,他们实在是输不起。

    但,君悦兮还是这样做了,那就说明战场上出现了超出意料的情况,而且已经对战场上的情形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苏言放在膝盖上的手,渐渐握紧。

    他看向蓝翼,后者不为所动,专心致志的在研究少女所中的毒。

    苏言没有出声打扰,他眸光轻移,又看向依旧卷缩在墙角一动不动的可疑少女。

    ……

    “少庄主,这到底怎么回事?”

    “喂!你们怎么会和无相门那些败类站在一起?难道要当叛徒吗?”

    “……”

    后方的正道联盟中,有人提出疑惑,也有人没有注意到异样,只是看到了刚刚还站在一起共同对敌的同伴,此刻却站在了敌人的阵营之中,便出声呵斥。

    君悦兮紧绷着脸,抬手阻止了身后的声音。

    风泊山庄和君子剑在江湖上的名声,足以让正道联盟的人信服。

    君悦兮一抬手,后面的声音就渐渐平息了下来。

    “他们已经成为了尸傀。”君悦兮不愿那些人被同伴误会,只能忍痛解释了一句。

    虽然,他也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做到的,但他现在能肯定的就是,这些尸傀大军有能力把人同化成尸傀。

    “什么?”

    “少庄主你不是开玩笑吧?”

    “怎么可能?”

    “他们明明刚才还和我们一样战斗,怎会……”

    质疑声,惊讶声,恐惧声,真的是声声入耳。

    君悦兮无法回答,他在人群中找到图丼。

    经历一战,图丼此刻身上也满是狼狈,脸色也很难看,似乎消耗了不少。至于是否有受伤,一时之间还看不出来。

    君悦兮快速扫了一下图丼四周,看到了青埜还有几个蛊师的身影,他们的脸色都很不好看。蛊师这边的伤亡,他还不清楚,但只要图丼没事,他心中的疑惑,起码还有人能解答。

    “图丼大师,为何我们的人都变成了尸傀?”君悦兮急忙问道。

    图丼眉头紧皱,神情十分凝重,“这并不是什么难事,运尸蛊只要进入皮肤,就能迅速的控制身体。对于死人来说,运尸蛊和身体,就如同车夫与马车的关系。对于活人来说,被种下运尸蛊之后,会迅速吞食大脑,取而代之。”

    “可是他们是通过这些尸傀变的,若都是被种下运尸蛊,那岂不是说这些尸傀都等于蛊师?”君悦兮震惊的道。

    图丼道:“不可能每个尸傀都能做到,依我看,最多也就是金甲尸傀能做到。”

    君悦兮心中一沉。

    即便只是金甲尸傀能做到,即便金甲尸傀只有几个,但也足够了!

    若不能以最快的速度消灭金甲尸傀,以金甲尸傀的实力,能快速的将他们这一方的人都转为尸傀。

    没有人会甘愿成为被操控的尸傀,两人的谈话,让正道联盟的人脸色齐齐一变。

    图丼不留痕迹的与青埜交换一个眼神,后者微微摇头。

    对待君悦兮他们,图丼不可能像对沈未白他们那样坦诚。

    所以,更不可能将蛊术的秘密都说出来。

    但在刚才的混战之中,他们这些蛊师也在暗中寻找母蛊,结果却是——母蛊并不在这里!

    “集齐高手,五人为伍击杀金甲尸傀!其他人二人或三人相辅,击杀其他尸傀。”君悦兮快速调整了应对方案。

    他又看向图丼,郑重的道:“图丼大师,无相门的人,只能交给诸位蛊师了。”

    图丼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布置好一切后,君悦兮怒吼一声,“杀啊——!”

    “杀——!”

    正道联盟也齐声吼出。

    这边声势浩大,无相门这边从长老到弟子,却只是露出轻蔑的表情。

    尸傀大军的厉害,简直就是横扫战场,立于不败之地。

    这些正道人士,不过是无能狂怒罢了!

    ……

    “不能再坐以待毙。”苏言突然站起身来。

    他一动,两名护卫立即来到他身旁,等待他下一步指示。

    蓝翼也抬眸看向他。

    苏言也首先看向她问:“蓝姑娘,还需多久可以配制出解药?”

    蓝翼眸光闪了闪,语气平静无波的道:“不知。”

    这个答案,让苏言微微失望,但也没有出言埋怨。

    “你待如何?”蓝翼问。

    苏言转眸看向角落的少女,“我们不能继续在这里等下去,带上她,我们去无相门。”

    “去无相门?”

    “先生,太危险了!”

    蓝翼还未表态,两名护卫就已经出声阻止。

    苏言摇头道:“不,此时无相门几乎所有的力量都压在了前面,门中反而空虚。我们偷偷潜入,或许能找到破解尸傀大军的方法,又或是能声东击西,调虎离山,缓解君少庄主那边的压力。”

    两名护卫对视一眼,彼此心中道:‘就我们几人?’

    似乎看出了他们的疑虑,苏言又道:“我们并非孤军奋战,无相门袭来之时,我已经向冥狱发出信号。他们既然接下了这单生意,那么他们的人应该在无相门中也有。”

    两名护卫皱了皱眉。

    与杀手合作,对于他们这些王府护卫来说,似乎有些不耻。

    但为今之计,反而有冥狱杀手的存在,能保障他们此行的安全。

    两人不再反对,事实上他们反对也无用,他们只负责苏言的安全,并不能干涉他的决定。

    蓝翼默默的听着他们对话,轻垂的眸遮掩了所有情绪。

    “把她带过来。”苏言看向含湮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