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灵气复苏:从抽卡开始 > 第54章 明与暗
    清晨。

    第一缕骄阳之光升起,天边紫气飘渺而来。

    屋中的安平感受到了这划破夜幕的第一缕骄阳,缓缓睁眼,将一缕东来的紫气摄入左眼之中。

    此时他的双眼,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再是以前的样子了。

    他的左眼与右眼的瞳孔不再是黑色,而是隐隐化作了大日与银月的颜色,恍若将日月摄入了瞳中。

    这是初步将瞳中日月的雏形构建出来的标志。

    也代表着安平已经将仙瞳术-瞳中日月修炼入门了。

    不过也仅仅是入门。

    在瞳中日月入门之后,还有着三个阶段的划分。

    分别是,浩日,明月,天地暗三个境界。

    浩日和明月都是吸收大日和明月之力蕴养眼瞳将双眼彻底化作日月的阶段

    而这两个境界大成之后的天地暗则不是。

    瞳中日月的前两个修炼境界有成后,再次提升吸收的便是大日和明月法则,当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后,修炼者甚至可以影响天地。

    到那时,修炼瞳术的人便如同上古烛九阴一样。

    左眼闭,大日敛光,晦暗不定。

    右眼闭,明月遮芒,暗自隐去。

    双眼同闭,日月齐灭,天地无光。

    安平左眼摄入紫气后,吐出一口长气,心念一动进入了演道页面。

    【姓名:安平

    功法:

    力士真身修炼法(已圆满,铸就体基得外体神通,不可推演)

    身形万化术(入门即大成,不可推演)

    至阳神火(神火大成,不可推演)

    万法金光罩(金光初期,不可推演)

    仙瞳术-瞳中日月(浩日境界,不可推演)

    壶天术-须弥芥子(可开三次空间,不可推演)

    雷霆凝炼法(雷霆血种初步凝实,不可推演)

    断海分流术(凝出神通雏形,不可推演)

    定身诀(定字小成,不可推演)

    射日真意(未领悟,不可推演)

    十日观想法(四日横空,不可推演)

    一阳正气印(正气遍体,已圆满,已融合,不可推演)

    明月观想法(第三层圆满,已得到神通-明月照身,已融合,不可推演)

    归一养器诀(蕴养容器,后天小灵根,碧光小葫芦,蕴养器物,杀生重刀,可推演)

    金刚伏魔刀法(八十一式刀法已圆满,不可推演)

    掠影步法(大圆满,不可推演)

    敛息术(已圆满,可推演),假死术(已圆满,可推演)

    境界:武道内体境(血种-初步凝聚圆满,不可推演),灵识期(灵识九变,第四变,不可推演)】

    他看着这个页面上面的变动,最后目光定格在新增的三个金卡功法上,低声自语:

    “又增添了三个金卡级别的手段。”

    在这一夜之中,安平将三个金卡功法全都入门了。

    除了其中的身形万化术比较特殊是入门即大成之外,剩余两个金卡功法,壶天术-须弥芥子和仙瞳术-瞳中日月都是有着各自的划分的。

    其中的须弥芥子有些不同,它是开辟空间之法,所开辟出的空间是根据实力划分的。

    而且不仅仅是实力决定开辟空间的大小,还决定了空间的开辟次数。

    因为开辟次数也是跟着实力变化而变化的,但这不是死的,用完了就无法继续开辟空间了,而是次数到了后再想开辟便会有冷却时间,只有等到时间过了才能继续开辟空间。

    而实力越高可以开辟的空间越大,所开辟的空间次数便会越多,次数耗尽了之后的冷却间隔的时间也就越短。

    甚至到了一定境界后,这些限制便不再有了,抬手间就可以开辟出一方小千世界。

    但这些都是后话了。

    像安平现在的实力,眼前的光幕中的演道页面已经标明文字了,能开辟三次,而据须弥芥子的记忆中记载,他每次大概开辟出一个十平方大小的空间。

    其实如果没有打破人族祖星所在的这片虚空宇宙的万法不存这个枷锁,像这样的开辟空间之法在蔚蓝基本是失效的。

    就算是机缘巧合施展出来了,在万法不存的限制之下,所开辟出的空间也不会多大。

    一平方米都是极限了。

    但现在枷锁已去,这些限制也就没有用了。

    “不过开辟空间需要一个合适的器具,现在需要找出一个可以承载空间开辟之力的器具,用来开辟须弥空间。”

    安平说着,手上闪过一道晦暗不定的光芒,其中蕴含了空间之力。

    这道光芒闪过的同时,安平的眼前光幕升起,进入了卡片储存栏中,寻找着可以承接空间之力的器具卡片。

    安平在里面一一寻找了一番,最后锁定了刚刚抽出来两张器具类橙卡中的其中一张。

    【器具类橙卡,四象护身佩。】

    【蕴四象之力,可承载灾劫境界下任何攻击。】

    【注:需有蕴含人气的千年玉石作为媒介,花费3万源力才可具现。】

    安平看着它的简介,虽然不知道灾劫是什么境界,但知道一定比他现在境界高。

    于是心中确定:“就是它了。”

    “不过这个千年玉佩不好找,嗯,对于其他人来说。”

    安平现在是北川市灾变局局长,虽然不管事,但他可以向着帝国索要任何资源。

    他现在这个级别,不论是找东西还是要权力,只要不是判出帝国和违反帝国原则,基本所有的事情都会立即帮他办妥。

    至于为什么?

    如果你是一个自开普通人都可以修炼的体系的天才,同时还是一个战力处于的S级顶尖行列的年轻强者。

    帝国也可以这样对你。

    可惜。

    现在的帝国之中只有安平一人。

    安平心中确定了具现这张卡片后,拿起手机给侯鹏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

    安平没有任何的客套话,直奔主题:

    “侯哥,我这里需要一些蕴含人气的千年玉石用于修炼。”

    侯鹏听后,立马答应道:“好,我立马给你找,一会给你送过去。”

    不是他答应的快,而是这是安平第一次拜托他来找东西。

    他肯定要立即答应。

    侯鹏并不怕安平张口要东西,他反倒怕的是安平不张口要东西。

    因为张口要东西,证明了安平还需要帝国的力量,如果不张口要东西,那倒是坏了,因为这证明了帝国对于安平已经可有可无了。

    这才是最可怕的。

    安平听到侯鹏的话,有点疑惑:

    “这种小事情麻烦你亲自来?让一个局内的队员来不好了。”

    侯鹏笑了一下:“刚刚局里有点事情,我才上报了总局,总局和我说找你就行,我刚想给你打个电话,你的电话就正巧来了,你说巧不巧。

    安平听后明白了:“这样啊,那倒是挺巧的,那一会当面谈。”

    “好,一会见。”

    电话随即挂断。

    两个小时后。

    侯鹏开着车来到了距离繁星别墅区不远处的一个灾变局小队的常驻街道,然后给安平打了个电话,

    安平接了电话后,直接便出了门。

    几分钟后。

    四体街道。

    明明清吧。

    安平推门进入后,一位年龄约莫在20上下,穿着白纹黑衣,面容姣好的女子有些紧张的走上前来。

    她已经听候吩咐等候多时了,准备将安平带到侯鹏所在的地方。

    安平看着她带着紧张的姣好面孔,感受着她身上弥漫的D级行列的气息,摆了摆手道:

    “紧张什么?我又不吃人,行了,不麻烦你带路,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安平说着,精神一扫,锁定了侯鹏的气息,撂下了愣神的那位D级女子觉醒者,自顾自的向里面走去。

    “来了?”

    安平没有任何掩饰自己的脚步,侯鹏这个A级行列的觉醒者早就知道他来了。

    所以安平推门刚进,侯鹏的话就已经脱口而出了。

    安平听到后,点了点头:“嗯,东西呢?”

    安平扫视了一下并没有看到自己要的玉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还着急回去具现那张器具橙卡,然后开辟空间呢。

    “不急,先坐下。”

    但是侯鹏并没有回答,而是让安平先坐下。

    等到安平坐下后,他笑眯眯的开口问道:“外面那个怎么样?”

    安平愣了一下,有点没听懂:“什么?”

    但随即想起了刚刚他进来那女子的紧张样子,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眯起了眼睛看着侯鹏,语气有些冷:

    “你什么意思?”

    “我像是那种人吗?”

    “唉。”侯鹏看着安平眼中闪烁的冷光,好像松了一口气一样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开口说道:“这并不是我的意思,你懂吗?”

    “这是上面的一些人的意思,想要拉拢你。”

    侯鹏说着,指了指上面,眼中有些冷。

    安平皱起眉头:“总局?”

    侯鹏笑了笑:“总局天天那么忙,哪有时间搞这个。”

    安平皱起眉头,有点疑惑:“那是谁?”

    侯鹏解释道:“是最开始的那一批灾变局老人的后代,他们虽然都是普通人,但现在都是身居高位。”

    安平眯起眼睛看着侯鹏:“你是他们的人?”

    “哈哈!!”侯鹏听到安平的话,哈哈一笑,然后冷声道:“一群帝国的蛀虫,他们也配!”

    “那为什么找上了你?”

    “唉!”安平的话勾起了侯鹏不好的回忆,使得他叹息了一声,然后看着安平慢慢的说道:

    “我并不是在黑天之后觉醒的,而是在黑天之前一次机缘巧合下,看到了一抹火光坠落,然后便觉醒了能力,成为了觉醒者。”

    “我觉醒的时候是西南省广明市的一个偏僻小庙的主持,之后我无意中展露了一些能力,被当地的灾变局发现,纳入了局内。”

    “我的天赋很好,进入广明市的灾变局后几年时间就达到了B级行列之中。”

    “但谁知道我刚到B级行列,事情便来了,广明市的灾变局局长抛来了一个橄榄枝,想让我为某些人服务。”

    侯鹏说到这里,脸上露出冷笑:“我自然也是年轻,不愿受人摆弄,便一口拒绝了,而拒绝的后果便是再次被打回以前所在的寺庙里当主持。”

    安平有些不解:“你当时已经是B级行列的实力了,为什么不去找总局?”

    侯鹏苦笑:“我也得走的了啊,好几次连我寺庙的小镇都没出呢就被抓回去了。”

    安平听后,眼中有着怒火,压着火气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是什么意思?难道要分裂灾变局吗?”

    侯鹏看着安平,语气莫名:“并不是分裂灾变局,而是总局太强了,他们害怕,想要约束。”

    安平听后冷笑不止:“可笑!可笑!”

    “现在局势都这样了,他们居然还想着这些!”

    “难道总局就放任他们不管吗!”

    安平十分的不理解,这种情况居然还有时间搞内部分化?

    侯鹏叹息了一声:“唉,并不是放任,而是他们后面也站着一位超S级行列的觉醒者。”

    “咱们帝国内有着三位超S行列的觉醒者,分别是总局岳海,老人王伟,副局许晴。

    其中在帝京灾变局镇压帝国灾变的总局便不说了,肯定是最强的。

    其次便是稳定东北地域,镇压龙江三省的王伟,这一位是帝国灾变局最开始的一批老人,也是近百年来唯一一位精神行列达到超S级行列中的觉醒者。

    并且还是精神觉醒者的修炼之法提出创立者,也是他耗费了一生将这个方法推敲完整,说一句不夸大的话,帝国所有的精神觉醒者都得叫他一声老师。

    也正是因为他的保护,这些身居高位的第一批灾变局的后代才敢如此放肆。”

    安平听着他的话,眼神复杂。

    他明白,不论是什么时候,有人的地方都基本会有内斗,会有派系。

    他以前没有辞职之前的公司就是这样。

    但他最不爱的就是掺和到这里面。

    所以他沉默了一会,眼神幽幽的看着侯鹏,语气充满冷漠的说道:

    “你和他们说,不要招惹我,我和总局不一样,如果谁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可不管他们身后站着谁,我直接就可以让他们死。”

    “这并不是放狠话,你现在已经是A级行列的觉醒者,你应该明白,到了咱们这个境界,想要杀谁,除非是有着数个同境界的相拦,要不然,不论怎么那人都得死!”

    “对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我这里行不通,那就哪里都行不通,让他们收了别的心思和想法,不要想着接触一些不该接触的人,我如果知道了谁解除了不该接触的人,呵呵,那就洗好脖子等死吧。”

    安平说出这话的时候,侯鹏和他的眼神对视了一眼。

    一瞬间。

    侯鹏浑身一冷,只感觉周围的景象变了,自己变的越来越小。

    而身前的安平则是变的越来越大,最后变的好似巨人一样,端坐在一处血海神座之上,周身四轮散发无数金光的大日环绕着他,双眼静静的俯视着侯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