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诡秘:女皇与战车 > 第十章 老乡。
    “胆小鬼...傻子...当别人的狗...”凯奥丝难得地听懂了那呓语的完整含义,但她已经无力进行吐槽。

    她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咖啡店的女主人发现异常。

    不得不说,经历了多次呓语的折磨,她已经对痛苦有一定的抵抗力了,即使那面对呓语没有任何用处。

    “你...”克莱恩有些紧张地望着神色痛苦的凯奥丝,不太了解现在的情况。

    这位年轻的女士正在讲述自己的故事和大致经历,但突然倒下了,面色很痛苦。

    发生了什么?克莱恩有很多疑问,但他面对异常最先产生的反应是举起左轮。在过来几秒发现确实没有波及到自己后,他发出了询问:“你怎么了?”

    “...”从牙缝里面,凯奥丝挤出了一句国骂。

    这是本能反应,据研究表明,感到疼痛时喊出来或者骂人会降低一定痛觉。

    那呓语直接消失了。这次消失的很早,不像往常一样直到凯奥丝接近失控。

    凯奥丝在椅子上多停留了两秒,重新坐了起来。

    她意识到自己需要向面前的值夜者解释,即使对方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也可以轻易看出她语言的中断和脸上的痛苦。

    至于那句国骂,它可以被理解成一个语气词。

    “很抱歉。”凯奥丝有些虚弱地对克莱恩说,“刚才的情况...你可以...”

    但她的话被打断了,迅速地打断了,她发觉那位克莱恩先生的脸上露出了明显且不加掩饰的期望和惊喜,他做出了制止凯奥丝说话的手势,迅速地对她说:“凯奥丝小姐,你是不是同样很了解罗塞尔大帝的作品?”

    很了解罗塞尔大帝的作品?凯奥丝楞了一下,确实,罗塞尔抄过去的大部分名著都是她在初中高中大学时就在课外阅读完了的...

    等等。凯奥丝的脑中突然闪过一道光,罗塞尔...

    她很快将刚才她自己没有太在意的细节串联了起来,那么多来自地球的行为和名言...

    是的。凯奥丝是她所知道的第一个穿越者,罗塞尔是第二个,那么既然有了两个,第三个的存在就是可能的...

    她压抑住突然涌起的希望,克制住自己的表现,即使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但抱着越大的希望就容易得到越大的失望,嗯,这句也是罗塞尔说的...

    “是的。”凯奥丝捏住咖啡杯的扶手,沉沉地望着里面褐色的液体,“我很了解他的作品,几乎所有作品,而且我对他传下来的一些习俗也很感兴趣...”

    “真巧呢...”克莱恩望着眼中冒着和他同样颜色期待的凯奥丝,“我也是,而且我还了解一些他没有发表的想法,比如他曾经想要建立一个靠层层考核建立的工作体系...”

    “我知道。”凯奥丝露出了一个笑容,她大概确定了,“是不是‘公务员考试’?”

    “就是这个名称。”克莱恩露出了同样的笑容,即使他还有些担心凯奥丝的身份和刚才发生的事件,“老乡...”

    “是啊,老乡...”即使自己身上还有很多未知和危险,但找到同伴的凯奥丝至少在这个瞬间感到了无比真切的快乐,“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见老乡啊...”

    “自我介绍一下。”克莱恩整理了一下正装,“克莱恩·莫雷蒂,今年22周岁,生日过了四个月。延根大学历史系大学生...”

    凯奥丝笑着望着他,等待着他说完。

    “当然,还有另一个身份。”克莱恩原本想要和凯奥丝握手,但最后仅仅是挥起了手臂,“周明瑞。”

    他没有说太多,因为更多的已经不重要了。

    “叶溪宁。”凯奥丝轻轻和克莱恩击了一个掌,表情逐渐冷淡。

    在短暂的惊喜后,她回到了现实中。

    事实上,她还有更多的疑问,为什么会穿越?周明瑞穿越的原因和自己是不是一样的猝死?他身上有没有和自己身上呓语一样的异常?他是哪里人?为什么混成了值夜者?

    但这些都比不上眼前更重要的事。

    很明显,克莱恩也意识到了。

    “所以,刚才发生了什么?”克莱恩沉静地问,这时的他看起来很有值夜者的样子。

    “呓语声...在6月28号,也就是...的时间,我从失血过多的昏迷中醒来后,第一次听到了它。”凯奥丝老老实实地汇报着情况,她相信一位官方非凡者一定比她了解的更多,“第一次听到时没有发生太大的反应,第二次也是。但第三次倾听的时候,我感到了极度的痛苦,甚至濒临失控。”

    克莱恩默默地听着,思索着。

    经过现代社会生活的人果然无法轻易融入“黑社会”中...这是他最先的想法,看来凯奥丝小姐想要投降是有原因的,毕竟内部换了一个人...

    听起来和自己举行“转运仪式”时听到的呓语很像,但危害明显大了很多...克莱恩没有在现在就提出意见或自己的情况,他要等待凯奥丝小姐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