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师叔万万岁 > 第1067章 寒梅坊
    “你还说!”

      顾欣怡被宇文颖说的有些羞愤。

      可惜始终抓不住她。

      “好了,好了,不闹了,说真的,有机会,我倒是想见识一下这位苏仙帝的风采。”

      宇文颖主动停下了脚步,被顾欣怡当即抓住。

      “怎么?你别跟我说……”

      正要动手报复的顾欣怡,听了这话,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放心,我可没心思抢自己朋友的男人,只不过有些好奇。”

      宇文颖解释道。

      “能让文曲星老师都赞不绝口的人,当今仙界,怕是没几个了吧。”

      “你技痒了?”

      顾欣怡立马反应过来。

      “诶……这么说有些难听了,不够谦逊,只是想跟他切磋切磋,顺便替你把把关。”

      “什么把关不把关的,八字都没有一撇呢,我感觉希望不大。”

      听到这话,顾欣怡顿时有些丧气。

      “怎么了?欣怡,轻言放弃,这可不像你啊。”

      宇文颖有些奇怪。

      “苏凡身边优秀的女人很多,远的不说,就说这一次跟他一起来参加仙界大会的那个叫六灵的女人,不仅容貌不输于我,而且跟苏凡在一起的时间很长,也更亲密。”

      顾欣怡有些吃醋道。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宇文颖哑然失笑。

      “美人只配强者拥有,苏凡这样的人,妻子多一些又何妨,这样……我替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让他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之下。”

      “真的!?”

      顾欣怡顿时乐了。

      “那你可要好好帮帮我,你从小就比我聪明,鬼点子就属你多。”

      “走吧,走吧,我们先回去,晚上慢慢细说。”

      “行,先走。”

      说完这话,两人便结伴,消失在天威星的街道上。

      ……

      ……

      ……

      南天仙城,天暴星。

      刚刚通过传送阵来到天暴星的苏凡,看着昏暗的天空。

      微微松了一口气。

      此时虽然天色已晚,但传送而来的行人依然是络绎不绝。

      看着不断涌入天暴星内部的路人。

      站在一旁的苏凡耐心等待起老李的到来。

      出乎苏凡的意料。

      带着面具的他并没有显得格格不入。

      相反,也有不少人同样带着面具。

      款式不尽相同。

      全遮面的,半遮面的,只遮住一只眼的。

      都有。

      苏凡这种朴素的单色的面具,倒是显得有些古板。

      “这天暴星……还真热闹啊,是个不夜城啊。”

      苏凡不断观察着路人,待天色完全漆黑下来,借着城门的灯光,他终于看见了老李。

      与白天的朴素地摊老板不同。

      晚上的老李,明显经过了精心的打扮。

      不仅穿了一身像样的仙袍。

      发型,胡须,都认认真真地打理了一遍。

      “老李,这边。”

      就在老李四处观望之际,苏凡逼音成线,冲他传音道。

      老李立马注意到了站在路边的苏凡。

      “老板,来的挺早啊。”

      老李一脸媚笑,点头哈腰道。

      “呦……看不出来啊,你这粗人,还有油头粉面的时候。”

      苏凡忍不住打趣道。

      “害。”

      老李一脸苦笑。

      “老板,我又不像你,地位尊贵的。我一个小小的金仙,无依无靠,想要在这南天仙城混下去,这些都是最基本的。”

      “行了,带路吧。”

      面对老李的诉苦,苏凡并没有表示什么。

      仙界仙人千千万,受苦受难的又不止他老李一个人。

      苏凡从来不自诩是什么大善人。

      能照顾好昊天宗那些师侄,他就已经操碎了心。

      至于其他人,除非是对自己有用的人。

      苏凡才会去管。

      李星想要上船。

      就要拿出点真东西。

      “老板,天暴星是南天仙城里主打娱乐消遣的仙城,吃喝玩乐,样样都有,只有你有仙晶,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没有问题。”

      老李一边带路,一边冲苏凡讲解着。

      看着他眉飞色舞的样子。

      苏凡心中不禁暗笑。

      天下的男人都一样啊。

      “今晚是来办正事的,那些花花肠子等我走了,你自己想怎么玩怎么玩。”

      “老板,你想办这正事,这些花花肠子是绕不开的。”

      苏凡:“……”

      很快,两人就走进了城内。

      顿时,一股浓郁的混合香味,扑面而来。

      酒水的香气和胭脂的香气混合在一起,让苏凡忍不住鼻尖发痒,实在是有些不适应,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靠近了老李。

      “你别跟我说这天暴星都是这个样子?”

      “额?老板,你怎么了。”

      老李有些诧异。

      “没事,就是没想到宇文家的人还好拉皮.条的生意。”

      这个天暴星。

      就像是一个翻版的百花城。

      但比百花城要高级的很多。

      “挣钱么,不寒颤。”

      老李嘿嘿一笑,接着说道。

      “而且老板,你可别小瞧了天暴星,这里开的都是青楼,不是一般的拉皮.条。”

      听到这里,苏凡眼睛顿时微亮。

      “原来不是妓院啊,有点意思。”

      “一看老板你就是懂行的人。”

      老李嘻嘻一笑,指了指街边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楼店。

      “老板,你走慢点,仔细听。”

      苏凡立马放慢了脚步,侧耳倾听起来。

      “丝竹悦耳,戏曲共鸣,妙啊。”

      苏凡忍不住赞叹道。

      这天暴星虽然是红灯区,但很少能看见有人当街拉客。

      没有那种廉价的杂乱感。

      吸引客人的,都是各个门面的名字,装潢和其内飘扬出来乐曲和戏腔。

      “老板,有没有兴趣找个清倌人?天暴星的完璧可不少呢。”

      “真的假的?”

      看着老李一脸“男人都懂”的笑容。

      苏凡心中的惊叹更甚。

      “那可不是我吹,天暴星的青楼里,清倌人占一半,红倌人占一半,你若是看上哪位清倌人,办个梳拢也是完全没有问题。”

      老李搓了搓手,就差流口水了。

      “当然,前提是老板你得有足够的仙晶或者好宝贝,不然可没那么容易带走。”

       “我知道,你不用说了。”

      苏凡清了清嗓子,扫了老李一眼。

      “这么看来,这天暴星里,应该有你的相好吧?”

      “!!!”

      老李瞬间身子一僵,宛如被电击了一般。

      “呦,看来被我说中了啊。”

      苏凡偷笑一声,也变得八卦起来。

      “说来听听,那位仙子,如何啊?是不是很润? ”

      老李少说也在南天仙城混了几千年。

      脸皮早就磨炼的宛如城墙拐角。

      可他遇见了苏凡。

      苏凡的脸皮那可是从中间切开。

      让后把一边的脸皮贴到另一边。

      嘿,怎么说?

      那就是一边二皮脸,一边不要脸。

      相比之下,老李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老板……咳咳,你别乱说。”

      老李脸色顿时变得通红起来。

      加上他今天的造型,实在是有些好笑。

      “都是男人,你害羞什么?”

      苏凡老神在在,丝毫没有一点羞耻。

      “再说了,我堂堂仙帝,还能把你的私事到处乱说?”

      “……”

      老李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咬了咬牙,传音道。

      “老板,不瞒你说,我确实有一位中意的仙子,但她是清倌人,我这些年积攒下的积蓄还不够她赎身的,所以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定关系。”

      “没想到你还是个重情义的人。”

      苏凡有些啧啧称奇。

      “我不信你没在天暴星乱搞过。”

      “老板!”

      老李顿时急了。

      “天地可鉴,我此生此身,只钟情于梅烟姑娘一人,绝对没有乱搞,不瞒你说,老板,我现在……还是……咳咳……童子身。”

      苏凡:“???”

      老李最后的一句话断断续续,十分扭捏。

      苏凡听罢,直接被自己的一口唾沫给呛住了。

      差点没缓过来。

      “咳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了一会,苏凡这才有些惊恐地看着老李。

      “你特么是童子身?”

      “额……老板,有问题吗?”

      老李尬笑一声。

      “自己动手可不算数啊。”

      苏凡:“……”

      好家伙,苏凡直呼好家伙。

      在这一瞬间,他竟然跟老李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行了行了,别难过了,你虽然长得不帅,但也不丑,勉强能看过眼,男人的样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实力,我相信你能成功的。”

      苏凡拍了拍老李的肩膀,表示鼓励。

      “谢谢老板,老板你真好。”

      “……行了行了,你的相好是哪一家的人?今晚用空没,带我去看看。”

      “巧了,老板,梅烟仙子她就在寒梅坊。”

      “噢?”

      苏凡微微惊呼。

      这还真有点巧。

      “还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老板,我们马上就到了,你看前面。”

      苏凡立马抬头向前看。

      不远处,一栋极为豪华的梨园出现在眼前。

      占地面积极大,宫銮叠嶂,金碧辉煌。

      一股浓浓的尊贵气息铺面而来。

      最让苏凡感到有些与众不同的是。

      此地的设计,没有让他感觉到一种土财主,暴发户的感觉。

      怎么说呢?

      举个例子。

      就好比是维也纳金色大厅。

      院门之上,精致的牌匾撰写着三个大字。 

      “寒梅坊”

      光是看外表。

      苏凡很难想象这里竟然是一处红灯区。  

      寒梅坊前门庭若市,车水马龙。

      打眼看去,都是进去的人。

      没有出来的。

      “怎么说?我们直接进去吗?”

      苏凡放慢了脚步,没有急着上前。

      “我看这寒梅坊也没有门迎啊。”

      “老板,你跟我走就行了。”

      老李一脸轻车熟路。

      “寒梅坊分为内外两坊,外坊是听大曲的公共场所,内坊才是听小曲的好地方。”

      “原来是这样。”

      苏凡一脸恍然。

      “雅俗共赏,这寒梅坊的老板,果然不是一般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