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仙商有道 > 46 蒲城丹会
    沈青渔不会炼丹,不过她明白贪多嚼不烂的道理。自己不仅仅是一成的五行混沌灵根,要花费许多时间去积攒灵力,还有幸拥有特殊的时空之力。虽然经历了几次奇遇,却还一点儿门路都没有。

    还有器,阵,符,虽说是一家,每一门学起来也都不容易,要花时间。

    所以,即便是沈青渔再眼馋炼丹师,暂时也不打算学。

    不过,自己不学并不代表不可以去看看,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看了看手里的这几十个纯银的指环,沈青渔心里勾勒出一副波澜壮阔的蓝图,足足四十九枚。

    “沈道友,炼丹大会快要开始了,我们再不过去,就来不及了。”这两个月,陈十八发现沈青渔并没有拘着他,除了让他打探打探消息,基本上都是自由的。一开始还愤怒,不过后来,越发察觉不出沈青渔的深浅,这才压下心里那种要弄死沈青渔的心思。

    不是不想,而是并没有十成的把握能赢。毕竟主仆契约,主人方一个念头,就能要了陈十八的命。

    不过,陈十八本来就是大家族少主继承人,心里承受能力肯定不差,这两个月,早就有意和沈青渔处的融洽,沈青渔心里清楚,也并没有戳破他。

    “走吧!”沈青渔走在前面,陈十八摇着他那风骚的白纸扇子,一步一摇的跟在身后。

    今天是蒲城丹会第一天,人特别多。丹会在蒲城中心那个巨大的广场举行,广场有足球场那么大,主席方已经坐上了十来个人,沈青渔惊讶的发现,最右边儿的那个位置,竟然是两个月之前看到过一次的大眼妹。只是不知道她身后跟的小萝卜头去哪儿了。

    第一天是初选,没有条件限制,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只取品质最高的头一百位炼丹师。

    “沈道友,我们不是去看炼丹吗?为何还没有开始就要走?”陈十八见沈青渔还没有看就要离开十分不解。他是不愿意离开的,作为家族继承人,时刻抓住,挖掘各种草根天才,拉拢有后台的天才,是他们的必修课。

    陈十八虽然脸上没有表露出来,那一瞬间的想法,迅速传递进沈青渔的脑海中。沈青渔想了想,也是这个理儿,多认识一些有本事儿的人,互通有无,总好过自己闭门造车。

    不过,这些天才都不强好糊弄了,自己并不是特别擅长交际,不如就静静地看这陈十八是怎么做的,自己在旁边儿学着点儿。

    “没事儿,你在这里看丹会吧,我并不感兴趣,随便转转。”

    陈十八有点儿狐疑,明明就是沈青渔让他在丹会这天提前喊她,怎么这丹会还没有开始,沈青渔就要走了呢?还说什么不感兴趣?

    选了个空旷的位置,沈青渔拿出一个小蒲团,盘腿坐在地上,又拿出一块白色的方布,随手铺在地上。意念一动,白布上就摆了好几样东西。

    一截黑色的小手指骨头,也不知道有什么用,一个红色的发带,一双黑色的鞋子,一把被腐蚀的长剑,一个小酒杯,还有两张残页。在这些东西中,还有一个银白色的不起眼儿的小指环。可别小瞧这些东西,虽说杂七杂八,却都是一阶法器,虽然不如灵器,不过练气修士用的灵器本来就少,能有一两样法器就不错了。以沈青渔现在表面上练气三层的修为,能有这些东西,已经十分丰盛了。高阶修士看不上,低阶修士却是十分眼馋的。

    此时,大多数人都去看蒲城丹会了,毕竟不限制品阶只看纯度,这样的丹会还是头一次,好多会点儿皮毛的炼丹学徒也回去碰碰运气,初选会淘汰大批基础不扎实的人。所以也有少数人并不着急,慢悠悠的在街上逛着。这些人都是有一定的实力,一定的底气,并不着急的人。

    “这个红发带多少灵石?”来人是一男一女,难得十五六岁,女的略矮一个头,只到男的脖子,看上去也十分年幼。

    “妞妞,走吧,这几样东西似乎都带着邪气,不适合你。我们去别处看看吧!”这两人似乎是一对兄妹。看两人的穿衣打扮,似乎也比较普通,男子警惕的看着沈青渔,那眼睛似乎在说,这几件东西一看都带着邪性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家的宝贝妹妹可不能碰这些东西。

    “哥哥,我喜欢那根红发带,我感觉它好像在呼唤我,我们卖下它好不好?”小女孩儿,说哭就哭,扒拉着眼泪,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哥哥。

    沈青渔原本淡定的神色,听到小女孩儿的话,与男子同时变了脸色。

    男子赶紧拉起小女孩儿就走。怕沾染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沈青渔看着被男子强行拖走的小女孩儿,有些狐疑的再次拿起那根红色的发带。

    就是一件普普通通的法器,不过是之前想截杀沈青渔的血娘子,被沈青渔反杀之后留下的,沈青渔左看看又看看,并没有什么邪乎的呀?莫非是邪修用过的,这才觉得邪性?

    没看个所以然出来,索性再次将那红发带放在摊摊上。

    又过来了一男女,这两人看上去年纪有些大,修真界看上去三四十的容貌,实际年龄应该不得止。

    “小姑娘,你这长剑怎么卖?”男子拿起那柄生锈的长剑,剑长两尺,宽两指,青色的剑身,黑色的锈,剑柄上的花纹之分古老,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一千下品灵石。”沈青渔喊的价格比较低,看两人沧桑的模样,估计喊高了两人不会要。而这一阶法器,虽然是生锈的,可越越值钱,没准儿就是个宝贝呢!

    “太贵了,五百吧!五百我就要了。”男子似乎一眼就看中了这柄长剑,只是必须价格。但这一上来就砍掉一半儿,沈青渔自然不答应。

    “道友看这花纹,这可是上古宝剑,一千下品灵石本来就是很便宜了,你只给我一半儿的价格,我没法买你。”沈青渔皱着眉头,纠结的说。

    “这长剑确实看上去古朴,不过已经几乎没什么灵气了,指不定就是一块废铁,你这价格,比聚宝斋也便宜不了多少,有这价格,我还不如添一点点去聚宝斋,至少明码实价,品质有保障。”男子说着,犹豫着就要放下长剑。

    “聚宝斋确实是我们修真界的良心商家,不过聚宝斋的每一样物品都会有好几位专门的鉴宝大师品鉴,道友确定能捡倒漏?我这里就不一样了,说不定还能捡个大便宜呢!我也经常逛小摊摊,是图货真价实吗?不是呀,可不就是为了捡漏吗?这样吧,两位一起来的,肯定认识,今天开张生意,一千二百下品灵石,这位女道友也可以另外远一样。怎么样?一千二下品灵石,既买了心爱的长剑,又讨了道侣开心,何乐而不为了?”

    男子看了看身旁,也看着他的女子。看着女子似乎十分心动的样子,轻声与身旁的女子说:“柔儿,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有喜欢的就也远一样吧!这么多年,跟着我,你吃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