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仙商有道 > 32 腹内乾坤(十)
    “小姑娘,哭吧,把心里的委屈哭出来,大声的哭出来,心里就会好受些!”中年大叔轻声的安慰着沈青渔,这时,少年也拿来了一条白色的新毛巾。

    沈青渔接过毛巾,毛巾似乎就是一块布,粗鲁的撕开的并不规整的长方形。感受到上面蕴含的灵力,看着大汉忍不住跳动的眉头,一瞬间,背这父子两的神色逗笑了。

    看中年大叔握紧的拳头,强忍着想打人的冲动,沈青渔陡然福临心至。

    ——这毛巾似乎是从哪件灵宝上撕下来的。

    忍不住感叹,这少年真奢侈,连个擦脸的毛巾都是从灵宝上撕下来的残片。

    少年感受到中年大叔的怒火,有些不明所以,不是父亲让他拿毛巾吗?他已经拿了啊,为啥还一副想打他的样子?

    “谢谢大叔,我已经好过多了。”擦干了泪水,沈青渔努力让自己脸上挤出一点儿笑容。

    “小姑娘,你小小年纪,看你的样子也是第一次遇见百鬼夜行,紧张了一整夜,这会儿已经天亮了,安全了,让阿柱先带你休息一会儿,睡一觉会好很多。”大叔说着,指了指旁边儿的少年。

    原来,少年叫“阿柱”。

    “小妹妹,阿爹说的对,你这么瘦小,经历了百鬼夜行,居然还能这么神色镇定,就这份定力,将来一定成就不小。先休息会儿吧,我家空房间不少,你挑喜欢的房间住,我带你去!”少年阿柱看上去粗壮木讷,没想到说话仅仅有条。

    “咕噜咕噜……”沈青渔尴尬的低下头。肚子不争气的又发出一串儿此起彼伏的“咕噜咕噜”声。

    昨天一整夜,都是紧张状态,肚子仿佛也知道那时候不能叫一样,现在危险解除,身体放松,肚子饿了,就出来抗议了。一声接一声的不停,仿佛得不到回应不罢休一样。

    大叔了然的看了低下头不好意思的沈青渔,右手一抬,手中出现一个小瓶子。“这是咩咩羊的奶,蕴含很温和的灵力,是婴儿也可以喝的少数没有修为也可以食用的物品之一,小姑娘,你先喝点儿,恢复点儿精神。稍后早餐时间到了,我让阿柱喊你。”

    这下,沈青渔更难为情了。虽然灵根被挖走,但沈青渔始终曾经是修士,自然知道,有修为的修士是不吃没有灵气的凡食,不仅没有什么滋味儿,还会带来许多杂质,得不偿失。而凡人同样是不能食用带灵气的灵食,凡人身躯,承受不起灵气,会七窍流血而亡。不过凡事都有例外,而这咩咩羊的奶,就是例外之一。

    咩咩羊是一种十分温顺的灵兽,一生只产一次奶,一次不足一年,这唯一的一次奶,也使得捏捏羊的奶变得珍贵起来。所以,即便是低等级的咩咩羊的奶,也不便宜。高等级的更是有价无市,只要一出现,很快就被大家族抢购了。

    据说这东西给刚出生的婴儿食用,有可能会提升天赋灵根纯度。

    沈青渔那被陶乐乐挖走的灵根就只有一成的灵根资质。在修真界,资质与灵根同等重要。资质的好坏,代表了修炼的速度。

    若是还没有修炼的婴儿,一出生就能用咩咩羊的奶这种灵物进一步提升灵根资质,那就是赢在起跑线上。想一想也知道,没有一定的能力,这种东西,就是得到了也不一定能保得住。

    心里暗暗惊讶,谢过大叔,将小瓶子拿在手里,这才跟着少年阿柱向后堂走去。

    后堂不大,也就一个巴掌大的小院儿,还有五六间房围着小院儿而建。沈青渔有些呆愣的看着这些小院儿,全部都堆满了各种炼器材料,有的上面都落了许多灰尘,唯一一间不同的屋子里面有个大火炉。

    虽然知道这两父子都是修士,修士不用睡觉,但一般修士都会在自己家至少为自己布置一间房间修炼。像这两父子,一间房间也不留的,实在少见。

    少年也有些不好意思,“小渔妹妹,你看你喜欢哪间,我给你腾出来。”

    沈青渔随手指了指最边上最小的那间说:“阿柱哥哥,这间我可以住吗?”

    只一瞬间,阿柱一挥手,就将满屋子的材料装入储物空间,一个除尘决就将屋子变的干净整洁。

    床,被褥,桌椅板凳,很快这些都出现在房间里。前一秒还脏乱不堪的房间,这一秒就恢复了干净。

    阿柱将屋子收拾好,嘱咐沈青渔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沈青渔仔细的看了看这些桌子板凳,惊讶的发现,居然都是有灵气的法器,虽然品阶不高,却也要花不少灵石。

    看来,这父子俩都是会炼器的。

    盘腿坐下,将小瓶子上的红塞子扯掉,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凑上去一看,乳白色的奶十分柔和,浓郁的奶香涌进鼻子里,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

    瓶子不大,里面的奶更少了,大概只有小半瓶,好像是没用完,剩下的。肚子饿的咕咕作响,沈青渔拿着小瓶子喂到嘴里一口就吞了个干净。

    浓郁的灵气充斥着沈青渔的身体,一瞬间,整夜没睡的疲惫也消失了,整个身体暖洋洋的,看着只有这么小一口咩咩羊的奶,吞吃下腹,居然肚子涨涨的,太饱了。

    看来,这咩咩羊的奶品阶很高。下次再不能如此鲁莽了,还好是咩咩羊的奶,要是其它的灵物,这时候指不定暴体而亡了。

    沈青渔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沉沉的睡去了,安静保持着盘腿坐在床上的姿势。就连阿柱再次进来了都不知道。

    当沈青渔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屋里已经暗下来了,看样子,已经到晚上了。

    不过一个呼吸间,就见门被推开,少年阿柱推开门,从他自己的储物空间中拿出一盏小巧精致的灯,只见他轻轻安了一下底座上那个黄豆大小,红色的按钮,灯就自己亮了,发出了柔和的光,照亮了整个屋子。

    “咦?小渔妹妹,你有灵根?”阿柱惊奇的看着沈青渔,明明早上还是没有灵根的凡人小女孩儿,怎么睡了一觉,就长出灵根来了?

    长这么大,还从未听说过灵根还能睡一觉就长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