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仙商有道 > 29 腹内乾坤(七)
    经过小乐乐一一讲解,沈青渔很快就记住了,这些书本上的文字,以及意思。沈青渔记忆力还不错,很快就将这些书看的差不多了。

    不免有些好笑,怪自己太小心了,这些书虽然有四十九本,每一本也不过八九页,每一页上的字并不小,所以一本书上并没有几个字。给沈青渔的感觉就像专门针对幼儿识字的启蒙书籍。所以,即便是沈青渔没有学过所谓的神族语言,学起来也挺容易的,没一会儿,就将这四十九本神族识字启蒙书看完了。

    但小乐乐指引着沈青渔念出最后一个字,沈青渔惊讶的看着从自己身上升起的神秘的金色的五芒星。五芒星外套着一个大圆环,大圆环里还有无数数不清的各种各样的细小符号。

    这是一个神秘而复杂的阵法。

    此时金光突然亮起,阵法已经启动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沈青渔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小乐乐,此时,那张稚嫩的笑脸上满是期盼,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像要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沈青渔来不及看那金色的阵法上刻的到底是什么符号,代表什么意思,一瞬间,仿佛有一股无法抵挡的力量将沈青渔笼罩,让她动弹不得,那股力量仿佛变成一只金色的大手,照着沈青渔的丹田掏去。

    剧烈的疼痛差点儿让沈青渔晕过去。那金色的大手速度十分快,不过一秒钟,就从沈青渔的丹田处掏出一个东西。那是一个有着金,绿,蓝,红,暗黄五色的气团。五色气团像龙卷风一样旋转着,似乎相辅又似乎相克。

    这是沈青渔的灵根。

    沈青渔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灵根被这神秘的大手从丹田处掏出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发生了什么事儿?

    “姐姐,帮帮我好不好,月神族快要消失了!”小乐乐十分渴望又歉意的看着沈青渔。这一刻,沈青渔明白,修士无稚子。小乐乐只怕什么都知道,而自己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当的。这个代价太大,付出的是自己的五属性灵根资质。

    对于修士来说,灵根就是天赋,是修炼的基石,是飞升的必要条件。没有灵根,那是凡人。

    凡人是什么样的呢?

    贫穷富贵也好,生老病死也好,不过匆匆百年。

    可即便是小乐乐想取自己的灵根,沈青渔心里也生不起怨恨。她也许比自己更需要这灵根吧。

    这一眼,仿佛过了一万年。

    那种奇闻异事志也看了许多。夺人灵根的事儿,倒是也有记载。不过,灵根被夺,十之八九也活不成了。

    只见那金色的大手紧紧的抓着那团小小的五色旋涡,往小乐乐小小的身体靠近,这丹田的地方轻轻一抹,那团五色的旋涡,属于沈青渔的灵根,就进入到小乐乐的小小的身体里。

    失去了灵根,身体里的练气三层的灵气似乎失去了依托,纷纷从身体中飘出来。

    沈青渔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夺人天赋不死不休。自己会被斩草除根吗?

    金色的阵法符文似乎完成了使命,化作点点星光,那星光似乎有思想一般,飘在小乐乐身上,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小脸,化成一声不甘的叹息,消失在空气中。

    灵气溢散的很快,很快就要消失不见。沈青渔赶紧运起身体里最后的灵力,从储物戒指中拿了一张二阶千里传送符,灵光一闪,灵符启动,沈青渔就在原地消失不见。

    屋子里,小乐乐吃惊的看着突然消失不见的沈青渔。显然没想到一个练气三层的修士在灵根取出的时候,还能有灵气驱动千里传送符。并且还是二阶传送符。

    暗暗检查了一下新得的灵根,虽然才一成的资质差了点儿,不过能遇到一个与自己相契合的灵根,还是五属性混沌灵根,实在太难得了。毕竟娘亲还有姥姥,姥姥的姥姥她们等了一辈子也没有等到。

    一身疲惫的大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屋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陶乐乐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的母亲一脸激动的看着自己:“乐乐,是不是成功了?我们月神族是不是有救了?我们是不是再也不用无助的等死了?”

    “是的,娘亲,乐乐有灵根,很快娘亲也会有,我们再也不会任人宰割了。”

    “真的吗?太好了,乐乐,乐乐太棒了。快告诉娘亲,是什么灵根,希望别太差。”

    “是混沌灵根,只可惜,只有一成的资质。”陶乐乐开心的说。即便是资质比较差,不过月神族等了万万年,数不尽的等待中,能等来一个混沌灵根,已经很好了,即便是只有一成的资质。

    “是混沌灵根,灵根中的皇者。虽然只有一成资质有些可惜,不过能有这么好的灵根已经不错了。再等下一个契合的供体出现,又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我们月神族已经没有力量在等待了。”

    “娘亲,只是……”陶乐乐迟疑了一下,不知道小姐姐逃跑的事儿能不能说。

    “怎么呢?对了,沈青渔呢?她的身体应该在这里呀?”从喜悦中回过神来,大夫人发现了纰漏。

    “小姐姐用传送符跑掉了,对不起,娘亲,乐乐没有将小姐姐留下来,让她跑了,乐乐没想到她会有高品阶的传送符。”

    “糟了,这陶府整个被九阶天圆地方阵困住,她沈青渔纵然不可能有九阶的千里传送符吧?只怕是会落在尊主手上,到时候,咱们月神族的秘密就保不住了。乐乐,咱们得赶快离开。”

    彼时,沈青渔从一阵颠簸中醒来。脑袋像被巨大的锤子砸过一样,晕乎乎的。身上没有什么地方痛,用神识扫了扫,神识也几乎弱的没有,丹田里空空如也,灵根不见了。

    再看看储物戒指,好在储物戒指可以使用,意念一动就可以看到储物戒指中放着的储物袋。可惜的是,失去了灵力,储物袋居然一个也打不开了。此时沈青渔身无分文,只能呆呆的看着储物戒指中的那一个个储物袋,打不开,干瞪眼儿。

    而此时,沈青渔能用的,也只有沈青渔为了方便,专门单独拿出来放在储物戒指中的几张二阶符。数了数,也只有三张。

    “姑娘,你醒了?”

    一睁眼,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沈青渔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少女。才被乐乐这个看上去天真可爱的小女孩儿挖去了灵根,沈青渔现在是惊弓之鸟,对陌生人,都起了防备之心。

    这是一个在行驶中的马车,有点儿像沈青渔前世的古装剧中的马车,十分颠簸。眼前看见的是一个十三四岁宛如含苞待放的少女。少女一身白衣,白衣很干净,也很朴素。

    “是你救了我吗?”沈青渔问。

    “我看你一个小姑娘躺在官道上昏迷不醒,就将你带上了,这官道虽然宽广,却前不着村不着店儿的,姑娘一个人走,只怕不安全。”少女轻声说。

    “我叫沈青渔,多谢姑娘相救,还未请教姑娘名讳,日后定当相报!”明白是眼前的少女救了自己,沈青渔赶紧道谢。

    少女不甚在意的说:“道谢就不必了,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我姓陶,你叫我陶姑娘好了,马上到汀城了,姑娘准备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