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仙商有道 > 26 腹内乾坤(四)
    “乐乐,姐姐找到你了!”沈青渔好笑的看着乐乐小小的身子躲在窗帘后面,用窗帘捂着脸。这已经是沈青渔第三次找到她了,实在不能理解小孩子那种,以为遮住自己的眼睛,别人就看不见她的奇怪想法。

    “呀,姐姐又找到乐乐了。”乐乐放下手中的窗帘,露出小小的脑袋,笑盈盈的看着沈青渔。“这次不玩大冒险了,大冒险太难了,我们还是玩真心话吧!”

    前面三次,乐乐都是选择的大冒险,只能在这室内运动,沈青渔选择了一百个青蛙跳,陀螺转一百圈,还有表演一个才艺。可能是因为没有灵根吧,沈青渔发现乐乐的体能很弱,一百个青蛙跳与一百个陀螺转都做不了,看来是真的没有锻炼过身体,而这沈青渔了解的修仙界常识中,修仙家族中有灵根的子嗣,还没引气入体之前是会炼体的,而穷人家或者凡人孩童,从学走路开始就学着做力所能及的事儿。

    倒是才艺方面,五岁的小女孩倒是能写一手好字。看着那娟秀的小楷,果然是沈青渔熟悉的上古修真界的文字,没想到五岁的小女孩,能写出如此好的字。看乐乐拿笔十分稳,写字的时候气定神闲,十分有信心的样子,想必这练字是花了十分久的时间来练习。

    “也好,我们已经玩了三次大冒险了,现在开始玩儿真心话吧!那姐姐下面提一个问题,乐乐可以选择答或者不答,如果选择答,必须保证是真话,如果不想答,就要选择接受惩罚哦!”

    “好!”小家伙斩钉截铁的说,似乎对真心话的玩儿法充满了好奇。

    “乐乐,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沈青渔想了想,还是小心迂回的问到,虽然乐乐才只有五岁,沈青渔是个成年人,想套话还是比较容易的,但大夫人一直在阁楼里,能以凡人之身保住修仙家族大夫人的位置,虽然看上去不受宠,只是目前还在这个位置上,想来自身的手段也不小。

    “我最大的愿望?小家伙想了想说,我想娘亲快乐!”小家伙说着,有些低落的低下头。

    真是个懂事儿的孩子。

    “乐乐,别伤心,你现在还小,只有五岁,等你长大了,就有能力让你的母亲快乐!”看着乐乐这么懂事的样子,沈青渔言不由衷的安慰着。

    偌大的修仙家族,一对凡人母女,想过快乐的日子,那不是难如上青天吗?

    修士与凡人的差别就像天沟一样深,只有修士跨过来,没有凡人跨过去的。

    “可是我没有灵根,只是一个凡人,就是长大了,只怕也只能步母亲的后尘,毕竟,姥姥,姥姥的姥姥,姥姥的姥姥的姥姥,都是这么过来的。而我,就是下一个母亲。”乐乐睁着圆圆的小眼睛,眼睛里的两颗黑葡萄,仿佛没有光一样,黝黑黝黑的!

    “小姐姐,你愿意帮我吗?”

    乐乐那黑色的眼睛仿佛一扇窗户,沈青渔仿佛透过那窗户,看到屋里一片黑暗。

    那是一片黑色的世界,那个世界似乎无限大,无限宽广,却没有一丝的光,无尽的黑暗中,沈青渔看到一个针眼大的星光在跳动。就像一堆熄灭的柴火,翻动一下,还有几个小小的火星子。而这点儿星光,却是这片黑暗中唯一的光亮。

    星光很小很小,只有针眼大小,不仔细看,几乎就要看不见。

    小光点儿漂浮在沈青渔面前,沈青渔忍不住伸出双手轻轻的拖住这个小光点儿。

    就怕一不小心,这么小的小光点儿就熄灭了。

    “呲,呲——”大脑一片刺痛,沈青渔猛的回过头来,黑暗,星光统统消失不见,依旧还是那个房间,此时乐乐依旧一脸哀伤的抬头看着沈青渔,再看乐乐那种单纯因为伤心而哀伤的脸,此时竟然透露出一丝阴森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拉起来的窗帘,使这原本明亮的房间变得阴暗起来。

    看了看烧成灰烬,掉在地上的二阶防御符。沈青渔惊出一身冷汗。

    刚刚是怎么中招的?

    到底是谁出的手?

    眼前的乐乐吗?

    她才是一个五岁的凡人小女孩。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摸了摸身上惊出的一身冷汗,不动声色,隐蔽的再次给自己贴了一张仿佛符。

    看乐乐依旧一脸呆愣样,沈青渔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脸。

    “乐乐,乐乐,你没事儿吧?”乐乐似乎被沈青渔唤醒,猛然眨了眨眼睛,仿佛还有点儿分不清楚现在是在哪儿?

    看到熟悉的房间,看到沈青渔,这才回过神来。

    “乐乐,刚刚发生了什么?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乐乐歪着脑袋仔细的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脑袋有点儿痛,像被针扎了一样痛。”看着乐乐小小的人儿,苍白的小脸上冒出的冷汗,再多的疑问,也不知道从何问起。况且,刚刚就自己和乐乐在一起,乐乐比自己还小,还是个没有灵根的凡人,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乐乐这么小,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游戏玩不成了,两人休息了一会儿,沈青渔看看天色,要准备晚饭了。大夫人自从前几天回来,几乎就没再露过面儿,这些天,都是沈青渔自己做饭,然后让乐乐给她娘亲送一份儿去。

    顺着乐乐端食盒,打开的门缝儿,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浓烈的血腥味儿传来。

    奇怪,这大夫人的伤势不是已经快好了吗?为何感觉现在比那天早上回来的时候还严重的多?好像陡然之间病入膏肓的样子?

    门很快就被乐乐关上。

    “小姐姐,娘亲好像病的很严重,怎么办?”乐乐此时眼睛里含着泪水,无助的看着沈青渔。

    “乐乐,你还小,许多事情无法解决,大人年纪大阅历多能力强,没有办法了可以求助大人。你的母亲病的这么重,你的父亲呢?怎么不见你的父亲来看你的母亲?”

    “父亲,父亲不会来的!”

    为什么会这样?难到在这偌大的陶府,薄待乐乐母女俩的会是乐乐的父亲,大夫人的夫君吗?

    回想到前几天早晨,大夫人回来时狼狈的样子,虽然很惊讶,似乎也说的通了。

    夜渐渐黑了,沈青渔搂着乐乐在椅子上,哄着她睡觉。窗外下起了大雨,大雨霹雳啪啦,拍在窗户上“咚咚”作响。

    “扣扣扣——”

    “扣扣扣——”

    是谁在敲门?

    “踏踏踏——”一串脚步声。

    “大夫人,尊主有请!”来人不请自入。

    沈青渔记得,这正是那位比大夫人还气派的身穿青色长袍,看上去三十多岁,身后带着四个年轻貌美丫鬟的女子。看打扮,不像女主子,却又比一般的主子要气派的多。

    此人,来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