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仙商有道 > 21 雷霆筑基
    巨大的雷声,在乌云密布的天空“轰轰”作响,暴躁的雷电之力仿佛要把天空炸出一个窟窿来才罢休。

    这是,雷霆皇狮要渡筑基雷劫了。

    糟了,自己和这雷霆皇狮挨的太近,雷劫会以为是两个人渡雷劫,降下的雷劫直接翻翻。

    不行,要赶紧离开。不然只怕不仅雷霆皇狮很难度过这翻倍的雷劫,就是自己,这脆弱的肉身,估计也没法保证能在这带着毁天灭地能量的雷劫中存活。

    来不及多想,瞬间拍亮了一张千里传送符。

    一瞬间,眼前的世界变得安静起来,转身看了看后方,还能看到那一道巨大的雷电正好落在小岛上。

    沈青渔估摸了一下,这应该有十里远了。慌乱中,拿出的只是一张一阶千里传送符,难怪只跑出十里距离。

    隔着这么远,依然能感受到黑压压的天空中,愤怒的雷电,“噗嗤噗嗤”的叫嚣着。

    沈青渔的视力很好,纵使离了十里,也能清晰的看到,那落在雷霆皇狮身上的雷电,将它那紫色带金色的狮毛劈的一阵焦糊。

    “轰隆隆——”一道雷刚过,另一道又响起。

    此时,雷霆皇狮静静的趴在地上,仿佛奄奄一息受了重伤的样子,若不是那大大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从天而降的雷电,沈青渔都要以为它连第一道雷都挨不过。第二道雷虽然来得快,显然比第一道雷细的多。果然,这第一道雷,天道以为是两个人渡劫,所以降下了双倍的雷劫。此时,沈青渔离开,雷劫也变得正常起来。只是那第一道雷太强大了,这雷霆皇狮也不知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离着渡劫的区域远了一些,沈青渔这才有机会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势。

    突然,沈青渔惊慌的发现,自己神识的优势似乎不见了。原本能用神识看到方圆百里的一草一木,此时却像是突然变成了高度近视,看不到那么远了,只看得见十几里以内的东西。

    修士的神识与眼睛不一样,修士的眼睛,随着修为的高深,如果在没有遮挡的地方,比凡人更加耳聪目明。而神识却是可以透过遮挡物,看向更远的地方。沈青渔的视力没有下降,但此时,神识范围却大打折扣,尽然还没有眼睛看的远。不由心下惊骇起来。

    修士的神识就像飞机的雷达,修士的眼睛就想飞行员的眼睛。飞行员的视力再好,雷达不工作,飞机也不敢飞上天。

    而此时,沈青渔的神识居然看不到多远,这怎能让自己不惊慌。

    作为一个带着前世记忆胎穿十年的修士,早就习惯了自己灵魂的强大,可此时神识受限,不免猜测是不是自己的灵魂出了什么问题。

    而一直陪伴自己的体内那股神秘的力量,此时也仿佛消失了,不见了踪影。

    再仔细检查了一下,身体没有受什么伤,好在身体里练气三层的五属性灵力是满的。看了看黑压压的天空,还有这无边无际的河面,心里暗暗发愁起来。自己最大的依仗就是强大的灵魂,远超修为的二阶符成符率这么高,也是依赖自己强大的神识。这深河无边无际,也不知道到底有多高等级的河兽。神识受损,自己现在练气三层的修为,在这内海实在太危险了。

    摸了摸右手小手指上,那隐形的细细的指环,心里略微有点儿好受。好在储物袋里还有许多一阶符和一千多张二阶符。只是,没有神识,沈青渔估计,遇到比自己修为高的河兽隐藏修为,可能自己根本发现不了,就是丟符,只怕也难以丟准。

    这可怎么办?

    看到这指环,沈青渔不免又起自己刚在这个世界降生,仅仅看过一次的这个世界的母亲。

    原来这神秘的空间戒指并不是无缘无故来的,这是一出生,这个世界的母亲就扣在自己手指上的。戒指不大,一直只有大概一平米的大小。一开始,沈青渔还以为,这戒指能像前世看的玄幻小说中的女主角那样,空间戒指随着修为的提升而进阶。

    显然,这是沈青渔想多了,都练气三层了,依然还是原来那个大小。

    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世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指环的样式十分普通,就是一个光溜溜的银白色的指环。

    雷电一道接着一道来的又急又猛。五,六,七,八,九!

    最后一道雷电紧随第八道雷,十分细小,仿佛跟着大人屁股后面的小朋友。又细又短,若不是沈青渔一眨不眨的盯着,都快漏过了。

    不过,这最后一道雷是纯金色的,实在奇怪!

    只见此时,雷霆皇狮那一身美丽的紫色带金色的皮毛荡然无存。全身就想烧糊了一样,像一块儿黑炭。一动不动的趴在小岛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不一会儿,阴沉沉的黑云散去,一缕金光照在那一坨黑炭上。一滴滴豆子大的灵雨噼里啪啦降下来,一瞬间,感觉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灵气,十分舒服。而此时,随着金光的照耀,那坨黑炭也慢慢退去黑色的外壳,露出里面新生的紫色的狮毛。狮毛末端还带着金光,沈青渔发现,每一根狮毛那金色的部分,比之前更长了些。

    此时,那小猫咪模样的小狮子哪里有一点儿虚弱的样子?

    漂浮在半空中,对着四周看了看,突然,沈青渔只感觉眼前吹来剧烈的风,吹的沈青渔睁不开眼睛。忽上忽下的剧烈波动,颠的特别不舒服。

    感受到扑在脸上的热气。

    沈青渔一阵郁闷。筑基的修为实力就是不一样,这刚刚筑基的雷霆皇狮,不过一眨眼就跑到十里之外,沈青渔站立的地方,而此时,正用他那大嘴吊着沈青渔,也不知道要去向哪里。

    “小狮子,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沈青渔的疑问飘散在风中,也不知道奔跑中的雷霆皇狮听到没有。

    突然,左侧方,一道水箭猛的射过来。水箭打在雷霆皇狮的左腿处。直到水箭散开,沈青渔才看清,不知道什么时候,水下隐藏了一只大鱼。神识没有了,沈青渔居然在河兽发起了攻击,这才看到,那是一条三米多长的青色大鱼。

    此时大鱼张开大嘴,又是一道水箭急驶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