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仙商有道 > 20 雨夜再临
    仿佛一眼万年,又仿佛刹那永恒!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那段消失的记忆原来并没有消失,而是被封印起来,刚刚脑海中那“咔嚓”的声音,正是二阶封印符破碎的声音,溢散开来的灵气波动,正与沈青渔身体里的那股神秘的能量相同。

    只是,沈青渔从未制作过封印符。因为这封印符制作所需要抽取的灵力与二阶请神符一样,在上古修真界,已经莽撞的使用过了一次,沈青渔并不打算莽撞第二次。

    经过这么多次匪夷所思的事情,沈青渔隐隐约约有些怀疑,自己身体里的神秘力量似乎跟时间或者空间有关。就像自己怎么会无缘由的从二十一世纪,带着记忆降生到这个世界?这一切可能不是没有原因的,只是这个“因”,自己现在还不知道。

    这么一想,沈青渔觉得,以后自己一定要更加小心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她懂!

    急驶而来的利箭闪着耀眼的光芒,朝着那小小的婴孩儿飞奔而去。凶猛的雷电也不逞多让,眼看着就要落在小小的婴孩儿身上。

    一阵剧烈能量碰撞后,形成的极致白宣。

    沈青渔漂浮在漫天星辰的虚空中,焦急的看着那无法阻挡的一幕,那一刻,梦中那无助的感觉在此刻变得特别真实。

    怎么办?怎么办?

    该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局?

    自己现在的地方是安全的,那两队黑衣人似乎看不到现在的自己。如果能将那婴孩儿救过来,是不是就能避免被箭射中,被雷电劈的局面?

    那一刻,仿佛福临心至,沈青渔清晰的感觉到身体中,那股,不属于五行的,出现过几次,陌生而熟悉的灵力正在身体中流转。顺着静脉,在丹田中转了一圈儿,似乎不满意,蹲在了识海中。

    沈青渔试着用识海去抚摸那股蹲在识海中的能量,那能量似乎感受到沈青渔的神识,轻轻的飘动着,向着沈青渔传达着喜悦的心情。

    指尖轻点,那能量仿佛听从自己的心声,从识海涌向手指尖,那是一股银金色的能量,十分的亮眼。

    银金色的能量顺着沈青渔的右手尖儿,像一股流光,穿过满天星辰,越过虚空,直直的落在那大红金丝的包裹上。

    那一刻,沈青渔仿佛看见了时间的轨迹。

    那一瞬间,大红金丝的包裹在原地消失,极致的炫亮的光,照的人睁不开眼睛。也就不过两三秒钟,待能量散开,才看清,那是两个阵营的黑衣人。

    一边儿有五人,领头的是一个举着一张巨大弓箭的成年男子。男子一身黑衣,遮住了脸,似乎除了那张金色的大弓,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标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举着巨大弓箭的男子身后同样一身黑衣的四个男子已经是练气十层,而那个弓箭男子更是练气十二层,即将筑基。

    在现如今的修真界,已经很少有练气十二层的修士,主流就是修炼到练气十层,就可以开始使用筑基丹筑基了。

    反观那另一边儿的男子,只有一人,也正是他将大红金丝包裹扛在肩膀上,一点儿也不顾及刚出生的沈青渔是否舒服。而那落在大红金丝包裹上的雷电,正是他发出的。

    此人也是一身黑衣,倒是腰间的腰带,中间有一块鸡蛋大小的圆形的古铜色圆环。圆环是中空的,那圆环上似乎雕刻着一只凶兽。仔细辨去,竟然是一只没有角的,首尾相连的黑色大蛟。

    想起来了!

    沈青渔都想起来了!

    她想起来她右手小手指上隐形的空间戒指,就是她那只见过一面的美人儿娘亲,在她一出生就扣在她手指上的。

    她想起来了,她的美人娘亲特别美,虽然五官不惊艳,但是特别耐看,属于越看越美型。

    她想起来了,她还有一个龙凤胎哥哥,就在她前面一点儿出生。

    她想起来了,当她被娘亲抱给一个据说是她爹的男人,只见男人欣喜的抱着小小的女婴,嘱咐美人娘亲好好休息,然后带着刚出生的小女婴头也不回的离开。而做为男婴的龙凤胎哥哥,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

    然后,就是这小小的婴儿被交给那个腰间有大蛟圆环的一身黑衣,面无表情的男子。

    再然后,就是瓢泼大雨的黑夜。

    沈青渔刚出生的脆弱身体,根本经不起,黄豆大的雨滴大滴大滴的砸在小婴儿的脸上,黑衣男子似乎根本没有看到一般,没一会儿,就发起烧来了。

    虚空中,十岁的沈青渔看着怀抱中,刚出生的,因受了巨大的灵力波动,灵魂快要溃散的小婴儿,着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灵魂完全溃散了,也就相当于灵魂灰飞烟灭。

    如果婴儿时期的沈青渔灰飞烟灭了,那还有十岁的沈青渔吗?

    对了!封印符。

    那脑海中破碎的封印符。

    自己在这个世界能活到十岁,那婴儿时期的自己,一定是有办法存活了下来。

    沈青渔努力让自己平复了下来,在心里默默的回忆起看过的封印符的画法,在心里默了十来遍,这才取出一张空白的符纸。

    身体里的那股银金色的能量,这一刻,仿佛心随意动,随着沈青渔手中画笔转动,一阵银金色的灵光一闪而逝,符成。

    再用神识仔细的检查一下封印符。

    这竟然是一张完美的二阶符,已经无限接近三阶了。

    这一次画符,沈青渔清晰的感受到身体中那股不知名的不属于五行的能量。这一张符,好像要将身体里那银金色的能量抽空,沈青渔有一种感觉,十岁的自己似乎在这虚空中待不了多久了,似乎马上就要回到那沙河的小岛上。

    刚这么想着,就见满天星辰一个个往下掉,掉到无尽的深渊中。

    来不及多想,十岁的沈青渔赶紧将那张二阶封印符拍在了婴儿的沈青渔身上,甚至来不及给它拍一张防御符,只来得及将婴儿的沈青渔拍向那虚空裂缝外面,十岁的沈青渔就已经被拉回到小岛上。

    天空依然乌云密布,“轰隆隆——”的巨响,大片大片的乌云似乎在酝酿更加凶猛的雷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