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仙商有道 > 19 内河小岛
    狐狸淡淡的瞟了李迟暮一眼,“本尊还轮不到你来指挥。”

    沈青渔上前两步,抱起雷霆皇狮,给它嘴里喂了一颗一阶疗伤药,再抬眼,发现此时狐狸正双眼亮晶晶的望着自己。

    沈青渔对此时狐狸的表情甚是不解,朝着李迟暮随手丢了五六张攻击类的符篆,脚下快速三四步,就直奔狐狸说的生门而去。

    刚一踩到那个点儿,一阵金色的光芒闪起。只见五颜六色的灵气在李迟暮面前炸开,他迅速的撑起灵力罩抵御。

    生门传送的光芒与沈青渔引爆的那五六张符同时亮起光芒。李迟暮显然没有料到,沈青渔那么准就找到了生门。眼前这五颜六色的攻击符都是二阶的,这么多的灵气炸开,三阶七星乾坤困阵虽然能抵挡,但李迟暮本身抵挡起来比较吃力。又是同时一起炸开的不同灵力的二阶符。

    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外面是明媚的天空,显示着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平静的河面,一眼望不到边儿,此时已经根本就看不见岸边儿。想必此时已经在内河了吧。

    突然觉得,这沙河也太宽广了,就算不是海,说江也说的过去。偏偏这地图上标注着沙河。站在这内河看不到边际的地方,才真正感觉到沙河的宽广。

    来不及想那么多,随手连拍了三张二阶千里传送符,还在半空中的沈青渔连续传送三次。

    入眼的依旧是看不到边的河面。此时河面上空无一人,河面平静的像一面镜子,偶尔一阵微风吹来,十分的舒服。看了看传送在半空中,双脚传来空落落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就要掉下去。沈青渔估计了一下,这离水面估计一百多米。赶紧给自己拍了一张飞行符。这才在空中站稳。

    “咦,前面那个豌豆大的黑点儿似乎是一个小岛。”沈青渔很快就看到西南方向有一个黑点儿,估摸着是小岛的可能性极大。

    仔细搜了搜储物戒指中的东西。虽然有各种材料,灵石也有许多,却没有一件能够飞行的法器。

    准确的说,丹,器,阵这样的成品,沈青渔几乎都没有,要不是白芷带着沈青渔准备的恢复伤势的丹药,沈青渔自己练丹药也没有准备,那么多符篆换出去的基本上都是各种各样的材料,以及庞大的灵石。

    好在一阶飞行符还有一百多张,二阶的也有十几张。沈青渔用起来并不心疼。

    飞行符飞起来十分的快,飕飕的风,吹在脸上,依着沈青渔如今的身体强度,一点儿也不碍事。

    用了五张一阶飞行符,终于飞到了这小岛上。

    这真的是一个十分小十分小的小岛,也就只有沈青渔前世上学的时候,学校的操场那么大。

    岛上没有路,似乎是一个无人岛,各种各样的绿植开满的小岛。没花到一分钟,沈青渔就将这巴掌大的小岛逛完了。这小岛太小,不仅没人,连动物也没有。

    这一会儿,静下心来,才来的及回想狐狸最后那一眼。

    沈青渔暗道:“大意了!那给雷霆皇狮吃的疗伤的丹药,虽然是一阶的,却是从上古修真界,与白芷一同采购的。这上古修真界的丹药,与现如今修真界的丹药不会有什么不同,被这狡猾的狐狸看出来了吧?”

    还有,这狐狸为什么突然要放自己一马?若是说着狐狸是善良的,只做好事儿,不图回报,沈青渔是怎么都不相信。

    只是,到底是为什么呢?

    一时间想不清楚,还是算了,不想了。

    再看了看抱在怀中的小猫咪模样的雷霆皇狮,此时正闭着眼睛,安静的睡着了。

    选了个顺眼的位置,支起防御阵盘,小猫咪这一睡就是四五天。

    突然,大正午的天空,前一刻还有着明媚的天,圆盘大的烈日,不过一眨眼,就被浓密的乌云遮挡起来。

    那乌云特别厚还特别重,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天上掉下来,沉甸甸的。

    莫非是是要下大雨了?这天气变的也太快的吧!

    “轰——轰隆隆——”

    巨大的雷声响起,灰色的天空中出现一道紫色的闪电,那闪电足有拳头粗,眼看着就要落下来。

    沈青渔抱起地上还在睡的小猫咪,收起防御阵盘,眼看着拍下的飞行符就要启动了,雷电就在这眨眼的功夫落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沈青渔的头顶上。

    沈青渔才练气三层的修为,纵使灵魂强度比一般的修士高,这肉体可是比较脆弱的。

    一瞬间,只感觉连头发丝都是麻痹的。

    那一瞬间,沈青渔的脑子一片空白,继而很快闪过一些画面,最多的还是前世那二十五六年的平凡生活。

    还有那个,总是出现在梦中的,让人恐惧的,漆黑的,带着闪电的夜。

    那个夜特别的黑,仿佛比今天这个夜还要黑的多,有冰冷的雨水一滴一滴砸在脸上,特别疼,身体根本无法动弹,特别的绝望。

    那一瞬间,仿佛又回到那个令沈青渔特别绝望的夜晚。

    “轰隆隆——”一道紫色的闪电,带着金色的亮光,将这整片天空都照亮了。

    闪电像一道紫色的飞龙,猛的从浓密的乌云中探出脑袋,然后找准目标,不过眨眼间,就近在眼前。

    一瞬间,沈青渔感觉眼前的画面一闪,四周仿佛不再是那无边的河面,漫天的星辰,数也数不清,仿佛是前世看到的太空飞船拍到的浩瀚宇宙。

    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到眼前的星辰。

    眼前突然像是被看不见的刀划开了一道一人高的口子。

    沈青渔惊讶的看见,那外面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大滴大滴的雨水砸下来,仿佛梦中那个场景再现。

    只见,一个被抛在半空中的包裹。那是一个大红色绣着金丝花纹的包裹,一只金色的箭眼看着就要扎在那大红金丝的包裹上,一道粗壮的紫色雷电也猛的砸向那大红色金丝包裹。

    一瞬间,被抛在半空中的大红金丝包裹倒了个个儿。一张落满雨水的小脸出现在沈青渔面前,那是一个小婴儿,小婴儿那双小小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沈青渔。仿佛梦中那冰冷恐惧的感觉变得更真实起来,那一瞬间,沈青渔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婴儿,就是我!”

    时间仿佛被定格。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破碎。

    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是刚刚降生后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