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仙商有道 > 16 血月天狐
    “二阶符,我这里也所剩不多,不过李道友若是想购买,自然可以卖一些给你。不过李道友刚刚给的价格太高,我们还是按照市价交易吧。若是有缘能成长期合作伙伴,自然给李道友更优惠的价格。”沈青渔略一思索,意念一动,小茶几上出现了二阶防御符,二阶避水符,二阶千里传送符,二阶火球术,二阶水墙符,二阶金针符,五行属性的一个属性来了好几样。三百多张各种各样的二阶符,一瞬间就堆满了小茶几。

    李迟暮拿起一张二阶千里传送符,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小小的符纸上蕴含着浓郁的灵气。

    “沈道友这灵符制作的精巧,不知师承何处?”美男子就是美男子,淡淡的薄唇轻启,只一瞬间沈青渔就感觉眼中只有那张美丽的容颜,再无其他。

    “我自己做的。”一开口,沈青渔猛的一个机灵。

    刚刚那一瞬间,仿佛被人控制了心神。额头惊出一片冷汗,自己的秘密那么多,没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吧!

    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这李迟暮刚刚一定对沈青渔使用了类似迷惑心智的招数。并且,这李迟暮的灵魂也一定远超他修为表现出来的练气大圆满。不然凭着沈青渔快要金丹的神魂,纵使没有提防,也不会被迷惑。

    这李迟暮的神魂强度,只怕与沈青渔无限接近。

    “李道友,这是何意?”无端被人攻击,沈青渔甚是恼怒。一挥衣袖,小茶几上的二阶符消失的干干净净,通通被收进空间戒指中。

    这买卖,她不做了。

    “碰——”的一声,一个图案精致的储物袋砸在小茶几上,这正是李迟暮给沈青渔的购买二阶契约符的十万下品灵石,扣除一万二阶契约符的灵石,还剩九万下品灵石。

    “李道友莫恼,都是我这小兽调皮。小白,还不给李道友道歉?”李迟暮说着,身上突然蹦出一只巴掌大的小兽,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小狐狸额前一个小小的血红色的弯月,昭示着它的身份。

    ——九尾天狐。

    而远古洪荒时期的狐族鼻祖,就是一只通体雪白的九尾血月天狐。

    普通修士只能契约与自己同等修为的一只兽宠。如果修士灵魂强大,却可以契约多只兽宠。

    不对,好在沈青渔灵魂强大,能分辨出刚刚给自己使阴招的根本就不是这九尾天狐,那灵魂波动分明就是从李迟暮身上打出来的。

    灵力攻击有灵力波动。

    灵魂攻击有灵魂波动。

    沈青渔感受的分明,那灵魂波动是从李迟暮身上发出来的。

    “既然李道友都道歉了,我自然不好再与它一般见识。不过,李道友既然不是诚心想购买我的灵符,我也没有再待在这里的理由,告辞!”沈青渔说着,捏碎了一张二阶千里传送度。

    银色的光芒一闪而逝。

    沈青渔吃惊的看着,银色的光芒闪过后,李迟暮还坐在沈青渔的对面,那抱在怀里的小狐狸,对着沈青渔露出一个嘲讽的神色。

    灵舟还是那个灵舟,茶几还是那个茶几。

    又看了看手中那已经使用过报废的二阶千里传送符,心里一沉。

    这李迟暮只怕不安好心。

    到底什么时候中招的,自己竟然一点儿头绪也没有。

    难怪那具有一丝雷霆皇狮血脉的练气巅峰的雷霆狮被大青蛇一口吞了,李迟暮一点儿追赶的意思也没有。原来是把目标放在了自己身上。

    只是,这李迟暮到底想干什么?

    “不过练气三层就能越阶画符的天才,灵魂强度远超修为,才十岁的骨龄,虽然是个五灵根,不过才十岁就有练气三层的修为,想来汽运不错是个难得的天才。不过这世上有暮暮一个天之骄女,其它任何人,都别想与她齐名。没人比得上她!”李迟暮说着,整个灵舟顿时亮起来。

    “你太啰嗦了,赶紧动手。”小小的狐狸口吐人言,说的话,却对沈青渔十分不利。

    “这是,七星乾坤困阵?三阶阵法?”沈青渔吃惊的说。

    三阶阵法,能困住金丹修士。

    原来,打自己一进入这个灵舟,就中了李迟暮的圈套了。

    只是这李迟暮为什么要针对自己?

    还有,那暮暮是谁?

    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何曾的罪过他们,专门兜这么大的圈儿来对付自己。怎么就确定自己是他们要找的人呢?

    阵法,沈青渔虽然认识一部分,却不会解。因为修炼画符已经用去了大部分精力,沈青渔也想先学精一门,其它的再说。

    不管是上古修真界还是如今的修真界,会修真技艺的还是少数人。不仅要天赋,更要精力时间。修炼的时间都不够,哪有这些精力学些旁的东西?

    所以,这三阶困阵,沈青渔能认出来,还得益于想更加了解修真界。她并不会解此阵。

    沈青渔思索了一下,就算能解,这还有个战力远超筑基期的李迟暮,还有一只能口吐人言,实力不明的九尾血月天狐。

    又拍碎了一张二阶千里传送符,依旧是灵光一闪而过。二阶符好像假的一样,一点儿效果也没有。

    这可怎么办?

    “我与李道友第一次见面,无冤无仇,更是受阿春阿夏的托付,特前来寻找可能有危险的阿木哥哥,没想到,李道友却恩将仇报,就不怕道心受损吗?”

    “沈道友说笑了,你一个练气三层,李某就算真的遇到危险,你又能救得了我吗?没有救命之说,何来恩将仇报?”李迟暮可不承她的情。

    自己可是带着任务来的,可不能被这个小女孩三言两语,说的亏了道心。无法修炼了,那可就真的离暮暮越来越远了。

    敌我力量太悬殊,硬碰硬只怕不行。

    该怎么自救呢?

    灵舟位置太小,扔灵符,自己也躲不开,灵力比不过,灵魂攻击,最多只能攻击一人,全力一击还不一定能胜利,还剩下一只摸不清实力的狐狸,脱力后,岂不是束手就擒?

    打不过,那就只有逃。

    这一人一狐给自己下圈套显然不是临时起意。体内那神秘的力量,沈青渔还没有搞懂,不晓得怎么用。

    神识快速的搜寻着储物戒指,企图找一找,看有没有什么能让此时的沈青渔脱困的东西。

    ——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