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仙商有道 > 15 河兽青蛇
    一滴水顺着阿木的脸颊滴落,薄薄的衣裳因为水而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上,双眼凝重的凝视着水中,两手紧紧握着拳。脚下是一柄紫色的飞剑,稳稳的将阿木托在半空中。

    紫色的小猫咪也从水中冲出来,使劲的摇摆着身体上的水,不过两三下,就将皮毛上的水抖干净了。还冲着水里打了个响鼻,看上去,似乎在挑衅。

    沈青渔的神识有筑基巅峰的强度,只要是修为没有达到金丹,就无法在沈青渔神识下隐形。当然,天生擅长隐逸的灵兽,或者有高阶隐逸功法,又比沈青渔修为高,但没有达到金丹的修士也除外。

    突然,一道拇指大小的紫色雷电,以光的速度落入水中,只见水中猛的溅起一大片儿水花,水中冲出一个巨大的青色脑袋。

    那是一条青色,脑袋足有脸盆大,身子有桶装水那么粗。青色的鳞片紧紧的贴在身体上,在阳光下泛着一片冷光。一双竖瞳,盯着沈青渔的时候,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好在它不过顺带的看了一眼,然后扫过阿木,目光很快被小猫咪所吸引。

    大青蛇整个身子掩藏在水中,只有大大的脑袋露在水面上,长长的蛇信子,又长又红,锋利的牙齿,像两颗毒牙,在太阳下泛着白光,仿佛在告诉人,这是一对非常锋利的牙齿。大青蛇一张开嘴巴,一股十分腥臭的血腥气扑鼻而来。这是一只妖兽,一只凶残的妖兽。

    沈青渔大吃一惊,堪比筑基巅峰的神识居然看不透这大青蛇的修为。

    这大青蛇什么修为?莫非是金丹期妖兽?

    沈青渔悄悄的看了阿木与小猫咪一眼。实在没想到阿木虽然还没有筑基,却敢一道雷劈向这大青蛇。

    沈青渔暗自戒备起来,这也是一个能越阶挑战的天才。看多了网络小说,沈青渔更相信,上天让这种天才出现,十之八九就是男主角。

    大青蛇显然被阿木一道雷,劈怒了。

    也不见大青蛇有什么动作,一股熟悉的大浪再次扑面而来。

    这次,两人一兽都有准备了,沈青渔只来得及给自己贴一张防御符,巨大的水压拍在身上,“撕——”与想象中的一样,二阶防御符承受了这一重击,立马报废了。

    这可是金丹妖兽的攻击,大青蛇没想到,这三个还没有筑基的蝼蚁能两次三番的在自己的巨浪之下逃脱,显然有些愤怒了,摆动着巨大的蛇脑袋,眼看着一股巨大的水浪就要成型。

    这是一只水属性的河兽。

    小猫咪也不甘示弱,一道接一道的招着天雷。

    雷克水。

    只见大青蛇那巨大的黄色的竖瞳更长更窄了。显然被这威力巨大的天雷劈的非常不舒服。

    被激怒的大青蛇显然不像刚开始猫戏老鼠那般悠闲,这次的水浪更大了,看着顶头的浪花有两层,沈青渔一咬牙,在身上贴了五六张防御符。只来得及贴下这几张防御符,那铺天盖地的大浪猛的打过来,显然,威力比之前的巨浪更大。沈青渔只感觉,一股沉重的压力扑面而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撕撕撕撕撕撕——”

    六张二阶防御应声而碎。

    这就是金丹的威力吗?

    深河果真危险,若是沈青渔一个人,今日恐怕很难全身而退。不过看阿木似乎并没有退缩,显然还是有几分把握。

    沈青渔再次从水里钻出来,此时,水浪翻滚的水面上,哪里还有大青蛇的影子。

    只见阿木驾驭着飞剑飞在半空中,紧紧的盯着水面。

    其实,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沈青渔看了看,只有阿木一个人,也没看见大青蛇,也没看见小猫咪。“阿木哥哥,小猫咪呢?哪儿去了?把大青蛇打跑了吗?”

    阿木皱着眉头说:“雷霆狮被那妖蛇吃了。”

    沈青渔一听这话,呆住了,这等极品血脉的神兽,不是天道爸爸专为眼前这天资卓越的疑似男主角的少年准备的兽宠吗?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一条大青蛇吃了呢?这也说不通啊!

    金丹妖蛇的速度实在太快,这么一眨眼儿,水面已经恢复了平静,上哪儿去找去?

    “那大青蛇为啥要吃小猫咪?”沈青渔想说的是,小猫咪的样子,也只是雷霆狮拟态出来的,雷霆狮的本体可比大青蛇还大,大青蛇怎么可能吞的下去?

    阿木显然没有理解沈青渔到底疑惑的是什么。

    “那妖蛇虽然有筑基期修为,不过血脉太弱,吃了高等血脉的神兽,可以提纯自己的血脉,运气好,还能吸收被吞者的血脉天赋神通。一定是先前雷霆狮现出本体,泄露了气息,这才引来了这金丹妖兽。”阿木估计是怕沈青渔不了解情况。给她解释的很详细。

    在沈青渔心里,已经认定了,这小猫咪就是天道爸爸给男主角准备兽宠,不过一眨眼,被一只血脉普通的妖蛇吞了。偏僻这妖蛇已经到了金丹修为,两人差了两个大境界,而这深海又是大青蛇的大本营,两人根本就追不上那大青蛇。

    要知道兽宠可是修士的一大助力之一,与自己灵根相匹配的高血脉兽宠实在是可遇不可求。何况这是一只有着一丝雷霆皇狮血脉的极品雷属性神兽,这方天地恐怕再难找到第二只了。

    “阿木哥哥,你的兽宠被那大青蛇吃了,怎么办,好可惜啊!”

    错失极品灵兽,实在是太可惜了。

    阿木不甚在意的说:“无碍,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只见阿木一挥手,一艘灵舟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灵舟的外表十分朴素,也就比普通的渔舟多了一个棚子。灵舟不大,刚刚能坐下两个人。

    见小丫头还在可惜那被金丹妖蛇吃了的雷霆狮,少年接着说:“这一场比斗也累了,不如进灵舟喝杯灵茶,说起来,小丫头的二阶契约符,我还没给灵石呢!”

    连少年都释怀了,自己一个人那么纠结也没意思。

    灵舟真的不大,两人面对面坐着,中间只摆得下一个小茶几。小茶几上摆着两杯银白色的液体,也不知道是什么,而这少年年纪不大,本事不小,他的东西,喝起来心里不太踏实,沈青渔觉得还是小心为上。

    “我姓李,名迟暮,”李迟暮说着,拿出一个储物袋,递给沈青渔。“这是购买二阶契约符的灵石,不知道小丫头还有没别的符卖?”

    沈青渔打开一看,居然是十万下品灵石,这么多灵石,可以买十张二阶契约符了。

    沈青渔疑惑的看着这名叫李迟暮的少年,看来是个大主户,他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