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仙商有道 > 11 仙鼓妖皮(五)
    来不及多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一股极大的吸力将沈青渔吸了进去,沈青渔惊讶的看着银白色倒影的光,只见那光里似乎是一个世界,沈青渔像是一颗流星,划过光里的世界。

    仿佛一刹那,落在了一处灰暗的悬崖下。

    而那悬崖下,习习晚风吹起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悬崖下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冰潭,此时正飘散着一股股白烟。一个身穿白衣的美丽女子静静的躺在水潭边儿。上半身在岸边儿,腿却落在冰冷的潭水里,看上去凄美极了。腰间挂着一个鹌鹑蛋大小的金色铃铛,风一吹,铃铛“叮叮”作响。

    这正是跟沈青渔手中那只金铃铛一模一样的另一只金铃铛。

    那眼前这人是?

    一身雪白的长袍,晶莹如玉的肌肤。淡淡嘴唇泛着白,失去了血色,青丝被风吹的有些凌乱。那美丽的脸庞有些熟悉,不正是失踪了大半年的白芷吗?

    只是此时的白芷似乎长大了,看上去像一个成年女子。

    腹部有一个巨大的窟窿,冰冷的寒气已经将伤口凝固住。

    “白芷师姐,醒醒!白芷师姐,醒醒!”沈青渔走进白芷,想要给她检查一下身体,这才发现,白芷的身体比寒潭还要冰冷,沈青渔根本近不身。

    这是什么地方?白芷师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现在该怎么办才能救白芷师姐?

    沈青渔赶紧将自己储物戒指中的储物袋统统拿出来,一个一个仔细的翻找,有没有什么能止血续命的救命丹药。

    虽然因着一手画符的手艺,沈青渔看着满满一百多个储物袋,也算是身家颇丰了,可是这几乎都是一阶的材料与丹药,因为才练气三层,根本就接触不到高阶的丹药。而此时的白芷,纵使身受重伤,昏迷不醒,身上那恐怖的气势,也能震慑的人心慌。这可能就是她纵使昏迷也不敢有野兽前来的原因吧。

    这荒郊野岭的悬崖底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该怎么办?

    没有办法只能用一阶丹药试试看,虽然品阶低,好在沈青渔的储存量十分丰富。

    用灵力包裹着丹药,用灵力化开,小心的滴落在白芷腹部那恐怖的伤口上。

    沈青渔看着淡绿色的液体轻轻地落在那恐怖的伤口上。慢慢的被伤口吸收,虽然伤口一点儿也没有变小,但是能吸收,应该就有效果。

    量变引起质变。

    沈青渔不计量的将丹药用灵力化开,滴在白芷的伤口上,很快,沈青渔身上带的丹药就用去了大半儿。

    “咳——”白芷猛的咳了一声。缓缓的睁开眼睛,“小丫头,是你啊!”

    只见白芷自己坐起身来,拿出一个小玉瓶,倒出一粒金色的丹药,倒入口中。沈青渔还没来得及看,那丹药上到底有几道金纹。丹药在白芷嘴边化入一道流光,进入白芷腹中。腹部那巨大恐怖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师姐,你没事儿吧?”沈青渔关心的问。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问的有点儿不合时宜。白芷现在的修为,沈青渔根本看不透,只感觉很恐怖。而修真界是一个以修为轮辈分的地方。自己一个练气三层,喊白芷现在这个看不出修为的大能师姐,显然并不恰当。

    “呵呵,都过了一万年了,小丫头还如万年前一般,我果然是在做梦!”白芷自嘲的笑了笑。

    沈青渔惊讶的看着白芷,过了一万年吗?明明从那次下秘境出来,也才半年,怎么会过了万年呢?不过看着白芷熟悉又陌生的样子,沈青渔又有点儿相信了。这时候的白芷,倒是与那金芙蓉树下,那双经过时间的摧残,满是落寞的眼睛有些相似。

    也不知白芷吃的什么丹药,只见伤口此时已经恢复如初,就连白芷身上的法衣也恢复如初,好像根本没有受过伤一下。这一定也是一件品阶不低的法衣。寒潭中的寒意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不一会儿,就变成了普通的潭水。

    原来,那些寒气都是白芷受伤后,溢出来的,此时伤势恢复,想来,就将寒气都收了回去。白芷应该是冰灵根。

    突然,大脑一阵刺痛,脸色一白。仿佛身体里发出一阵白光,只见白芷嘴唇动了动,仿佛说着什么。下一秒,就消失不见。

    待眼前的白光消失,猛的看着面前的血姬。对于血姬来说不过一眨眼,对于沈青渔来说,却过了九个月。此时身经百战的沈青渔再不是那个被动挨打的小菜鸟,也有一战之力。

    虽然这血姬有练气巅峰的修为,不过沈青渔可不是简单的练气三层,在上古时期对战了几千场,无论是体力,耐力,身法,命中,力量,爆发力,都不是现在这个匮乏的修真界的修士能比的。就是在上古时期,沈青渔也打赢过练气八层,何况,沈青渔还有强大的灵魂与好几万张一阶符,就是打不过,也就丟符。

    只见沈青渔猛的一跃而起,一脚踢向血姬不停摇晃的手。

    拨浪鼓猛的被踢掉在地上。

    看着前一秒还是刚刚引气入体的小菜鸟,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将要夺舍的周蘅那个老匹夫的元神消灭了,修为一下子暴涨到练气三层。实在是太邪门儿了。

    这一瞬间,血娘子打起了退堂鼓。只见血娘子手中突然出现一张三寸长一寸宽的符,符纸上泛着光,显然符纸已经引动。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沈青渔以手指凭空画出两个神秘的“e“字符号,五色的灵力以极快的速度向着那符纸飞去,不过眨眼,符纸就被引爆掉了。

    一阶符纸巨大的能量在血姬手中炸开,毫无防备的她,被炸成了一块一块的。

    “想逃?没那么容易!”沈青渔淡淡一笑。别的逃跑秘法,沈青渔想破解不一定那么容易,用一阶的千里传送符,那不是关公门前耍大刀吗?血娘子甚至都没有明白,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一阶千里传送符,关键时刻救命的东西,为什么会爆炸。

    沈青渔捡起掉在地上的拨浪鼓,刚一接触小鼓,右手食指突然破了一个小洞。

    这小鼓居然吸人血。沈青渔用力的甩了甩右手,这小鼓却紧紧的吸着沈青渔的手指,根本就甩不开。

    “再敢吸我的血,我就将你烧了!”沈青渔恶狠狠的说。

    这鼓仿佛听得懂人话,马上不吸沈青渔的手指了,不过依然稳稳的躺在她的手心里。

    心里感受到一丝淡淡的联系,用心去感受了一下,这居然是一个契约。

    自己居然被这个小鼓契约了。虽然自己是主,但沈青渔心里依然不爽。

    契约生成后,这小鼓的详细信息也映入沈青渔的脑海。

    惊天鼓,灵器,十阶,破损。

    居然是十阶灵器,要知道十阶对应的是渡劫期,只差一步就能飞升。只要是灵器,就会有器灵,沈青渔感受了一下,可这小鼓似乎没有器灵。要不然也不会落入这炼气期的血姬手中。

    奇怪,这小鼓看上去像新的一样,为什么会是破损的呢?是因为缺少器灵吗?

    将战场收拾干净,沈青渔带着小鼓上路了。令人惊讶的是,自己的骨龄居然还是十岁差七天,仿佛这九个月不存在一样。

    荒郊野外的,眼看着天色暗了下来,沈青渔找了个隐秘的树洞,布下一个一阶的隐逸阵盘。不过眨眼,这树洞就在众人眼前消失不见。

    从储物袋中找了一个毯子,铺在树洞中,随意的躺在毯子上,沈青渔的脑子有些乱。

    那股银白色的力量好像是从自己身体里发出来的。

    那是一股什么力量,似乎可以穿越时空!

    所以,沈青渔拥有穿越时空的能力?

    沈青渔被自己得出的结论吓了一跳。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她如何不懂?

    心里乱糟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沈青渔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像看了一场一直按着快进键的电影。

    十几万年前,上古阵宗的开山之祖,就是出自白氏一族,虽然经过十几万年,到了上古白氏这一时期,已经不是白氏一家独大,但瘦死的骆驼依然比马大。白氏已经好几代没有出现过女娃娃了,还是十成变异冰灵根,这么出色的女娃娃,白芷打一出生,就被整个白氏捧在手心里呵护。

    十五岁的白芷一朝筑基,成了最年轻的筑基修士,轰动了整个上古修真界,宗门为其举办了盛大的筑基典礼。按理来说筑基修士是不举办筑基典礼的,纵使白芷是最年轻的筑基修士也不会举办,但抵不过白氏好几代没出过女娃娃了,还是这么优异的资质,就这么一个心肝宝贝,难免娇气一些。

    也就是在这个筑基典礼上,白芷再次遇到了她一生的劫难。

    那个长相美艳的美男子。此时,那美男子还是一身大红镶金边儿的长袍,因为个子高挑,略微低着头,嘴角微微上扬,带着淡淡的笑。

    只是此时,那笑容是对着身前的女子的。

    女子看上去约莫十七八岁,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上去单纯无邪。

    “可可,小心。”男子眼里满满的都是眼前叫可可的女子。丝毫没有注意到,打他一出场,就被他吸引目光的白芷。

    名叫可可的女子竟然也是练气大圆满,距离筑基只有一步之遥。只是那红袍金边的美男子却看不出修为。似乎早就习惯了被人盯着的目光,并不理会,仿佛眼里只有身前护着的叫可可的女子。

    “这白家小公举的天赋真好,这么快就筑基了,可可还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筑基。”名叫可可的女子说着,有些难过的低下头。

    “可可别急,没有人及得上你,可可很快也会筑基的。”美男的声音很温和,仿佛能抚平人焦虑的内心。

    此时的白芷还不知道,这叫可可的女子,正是自己一生劫难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