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仙商有道 > 10 仙鼓妖皮(四)
    “郑三郎,沈师妹请指教!”那最年轻的男子说着抱了抱拳。

    沈青渔同样回了一礼。

    两人站在院子中间,切磋正式开始。

    沈青渔的院子并不大,约莫二十个平米的面积。

    沈青渔现在才练气三层,这院子的面积倒是够用,来切磋,换灵符的也基本都是与沈青渔差不多修为的,就是偶有修为高一些的师兄师姐,也会选择压制到与沈青渔同样的修为来比试。毕竟一次一百一阶符,输赢无论,还可以天天来,没必要以高阶修为取胜,反而落人口舌。

    而这郑三郎,也同样是练气三层的修为。

    只见郑三郎拿出一柄一尺半长,两寸宽的宽剑。沈青渔这半年也与许多人切磋过,倒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重剑。

    这是一柄重剑,暗金色的剑身,没有很炫彩的亮光,剑身简单大气,沈三郎一祭出,一种厚重的感觉扑面而来。

    沈三郎单手拿着剑,一挥,仿佛很随意的一挥,一道猛烈的劲气猛的向沈青渔扑来。

    眼看着重剑就要照着沈青渔的头顶落下,也不见沈青渔躲闪,只见沈青渔伸出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一下就夹住了那重剑的剑身。

    接住这一剑,沈青渔才知道自己大意了。

    这沈三郎也不知道是什么灵根,竟然是一名体修。

    在这灵力充沛的上古时代,以武入道的体修是十分少的。毕竟有那么充沛的灵力,为何还要选择以武入道?体修进阶比法修难的多,且有成就的体修更少。修炼虽然讲究“师傅领进门,修炼在个人。”但体修太少,太难找到能引导自己的引路人,所以,上古时期体修稀少也不足为奇。

    没想到这十七八岁,看上去长得有些魁梧的年轻男子竟然是一个体修。

    两根手指一瞬间,仿佛接住了千金,陡然一接触,沈三郎只见一道粉色的小小身影,猛的冲向自己的巨剑,不过一刹那,就跳到高空,躲到了自己的背后。只感觉后背一股猛烈的劲气袭来。一俯身,躲过了这一拳。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经过这么多次战斗,沈青渔早就知道了速度与命中的重要性。虽然没有再次下秘境,却用自己画符赚的灵石购买了好几本高阶身法,秘法。仔细研究后,经过多次的对战,才摸索出自己的一套身法。因为,沈青渔记得,白芷说过,这个世上,最开始是没有功法的,都是后来的人创造的。既然这么多功法都有人创造出来,那自己能不能也创造出一部独属于自己,与自己契合的身法呢?

    郑三郎看着面前这只到自己半腰高的粉衣小女孩居然敢徒手接自己的重剑,也被这看上去十来岁的沈师妹吓了一跳。这沈师妹瘦瘦小小,万一有个好歹,这宗门内虽然可以比斗,却是不容许同门相残的,违者有剔除灵根,逐出师门的重罚。沈三郎还真怕自己这一剑将这小小的沈师妹劈成了两半儿。

    不过一晃眼,那粉色的身影便一闪而逝,后背的猛烈劲气,郑三郎来不及多想,只来得及俯身躲避。

    这一击险险避开。

    这一刻,郑三郎才收起一开始的轻视之心。

    将重剑收起。双手握成拳,略微侧着身子,一脚前一脚后,摆出防御的姿势。

    只见小小的粉色身影快的像一道闪电,一脚就照着郑三郎的右肩膀踢来,郑三郎闷哼一声,没想到这看上去不大的沈师妹,不仅符道天赋强大,身法与命中都厉害,才十岁,与自己一般的练气三层修为,之前还徒手接住了自己的重剑,力量上也比一般的练气三层修士高的多。

    看来,自己轻敌了。

    不过刹那,如暴风雨般的拳头朝着郑三郎身上落下。只见郑三郎身上猛然亮起一道金色的光,将郑三郎魁梧的身体整个罩住。就好像渡上了一层金光。

    不对,仔细看去,那是亮金色下面夹着着暗黄色。

    金灵根为亮金色,木灵根为绿色,水灵根为蓝色,火灵根为红色,土灵根为暗黄色。

    此时郑三郎身上涌现出一亮金,一暗黄两种颜色的灵气护罩。居然是金土双灵根的修士。

    双灵根修士在灵气匮乏的修真界,是仅次于单灵根的天才,因为灵气匮乏,灵根越少,晋级越快。好多四五灵根修士终生卡在炼气期,连筑基都是妄想。但在上古修真界,这个灵气充沛,讲究五行圆满的时期,却是残缺的灵根。

    沈三郎心下惊骇,这沈师妹的攻击真迅猛,眼看着就要击溃自己的灵气防御罩。这场比斗想要赢,看来只有出绝招了!

    “三郎,承让!”三人为首,年纪最大,约莫三十岁左右的成年男子制止了两人的比斗。

    “果然天才出少年,这一局沈师妹略胜一筹,三郎,回来!”为首的中年男子说着,声音十分的稳重,显然三人以他为首。

    沈青渔感觉,战局才刚刚开始,不过对方已经承让了,也不好再出手,只好作罢。

    “郑师兄过谦,舍下简陋,没什么好招待的,三位师兄莫不如坐下来喝杯茶?”沈青渔说着,迅速将桌子上画符的工具收起来,摆上茶具,为三位师兄一个斟上一杯茶。

    只见乳白色的小茶杯里,一片片绿色的茶叶漂浮在茶杯中,热气轻轻的飘散开来,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扑面而来。

    “好茶!这是一阶灵茶师青灵子今年的新茶吧,饮一口有梳理灵气的作用,清新淡雅,果然好茶。吾姓郑,名泰安,家中这一辈排行第一,这次过来,是想与沈师妹做一笔买卖,不知道沈师妹可否赏脸?”

    看着这郑家大郎看沈青渔的眼色比刚进来之前还要重视两份,沈青渔思索,对方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自己再愚钝这时候也悟过来了。

    这三人都是出自同一家族的士族子弟。依着沈青渔这段时间对这上古修真界的了解,这郑泰安在这一辈中排行老大,不出意外就是这郑家的少主。这氏族大族有点像沈青渔前世在地球上的古代时期。大家族讲究多子多福,一夫多妻制,而大家族中,正妻没有诞下嫡子之前,是不允许有庶子降生的。越是大家族越是讲解嫡庶。

    看这郑泰安说话的气度。估计,这郑二郎,郑三郎的身份还不明确,这郑家大郎,绝对就是这一代的少主无疑了。

    这三人一上来就提出比斗,估计也是想看看自己的实力与根基。既有士族的风度,也有体修的坦荡与纯粹。沈青渔也接触了好几位世家大族的子弟。这郑家泰安给沈青渔的感觉不错,并没有旁敲侧击的想要拉拢自己。就看这郑家开的合作条件是否合理。

    “不知郑师兄专门跑一趟,是想做什么买卖?”

    “师妹的一阶符比市面上的符纸威力更大,价格更低,师兄这次来,是专程为了沈师妹的一阶符而来。只是现在师妹出售的一阶符似乎越来越少了,自从师妹开出以武换符的条件,出售的一阶符更少了。看师妹不过短短半年就练气三层,想必师妹是花更多的时间在修炼上。沈师妹反正是要找人陪练,我族中兄弟姐妹听闻沈师妹的事迹,这半年都用积极了许多,不像原来那么散漫了,都以沈师妹为榜样。若我族中兄弟姐妹过来与郑师妹切磋,与彼此都有精益,且我族中每场比试的一百张一阶符,不白要沈师妹的,我们按市价购买。师妹觉得意下如何?”

    沈青渔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这郑泰安说的倒是十分诚恳,没有什么水份,或者避重就轻的地方,反而略微的抬高沈青渔,并没有以家族之势压迫沈青渔。给沈青渔的感觉十分不错。

    这是态度诚恳的利诱!

    既满足了沈青渔以修炼为主的初衷,又给沈青渔的一阶符开出了市价。要知道,沈青渔虽然成符率高,总是只出不进也消耗不起。这郑泰安开出的条件倒是既满足了沈青渔的需求,又送来了财路。

    “郑师兄客气了!郑师兄的条件很丰厚,不知道是否有别的什么附加条件吗?”

    “也不算什么条件,就是希望沈师妹每天的比斗,为我郑家子弟留三场。”郑泰安说。

    这还真不算要求。这半年,沈青渔比斗的趟数加在一起,也有好几千场了,有时候比斗的多的时候能二三十场。不过多是与门中一些修炼资源少的外门弟子,还有杂役弟子比斗。与大家族的弟子比斗也有,不过比较少,沈青渔但凡遇到大家族的弟子,注意了又注意,只练身手,不争输赢,就怕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没完没了。

    “郑师兄这真不算要求。不过师妹却无法向你保证,毕竟我辈修士,随时都有可能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要解决,我不能保证每天都会与人比试。不如这样吧,咱们改一改,在筑基前,我若是还在这院子里摆擂比武,郑家随时可以过来,每场比试依旧还是一百一阶符,另外,若是师兄想另外购买,可以提前告知我。我若是有时间能制作出来,灵石,各种材料,或者稀奇古怪之物,都可与我交易。”

    郑泰安淡淡一笑,国字脸笑起来,感觉格外憨厚。

    送走了郑家三兄弟,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叮叮”声。看了看,四下无人,仔细寻了寻,才发现,是那枚鹌鹑蛋大小的金色的铃铛。正是半年前,守秘境塔的老者赠送的铃铛。铃铛有一对,白芷与沈青渔一人一个。

    当时,白芷称呼那守秘境的老者“十九叔。”这铃铛沈青渔并没有契约,当时发生了那么多事儿,白芷只听说在闭关,不让打扰。沈青渔急着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加上用一阶符换的材料太多,倒是把这铃铛忘记了。

    此时,这铃铛却莫名其妙响起。

    拿出那枚金色的铃铛,只感觉身体中,有一股灵力被铃铛抽取。不属于五行的灵力,只能感受到这是沈青渔自己的力量。

    而沈青渔惊骇的发现,自己却不知道这是一股什么力量。那灵力涌向金色的小铃铛,发出一片银白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