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仙商有道 > 2 谦澜真君
    “似乎是个挺不平凡的小家伙,你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告诉我吧!”

    像一阵阵魔音在沈青渔脑海中回档,“噗——”猛的吐出一口鲜血,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上。

    沈青渔暗暗用力掐着自己的大腿,试图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

    这魔音能迷惑人心。

    “不,不,不……”沈青渔的嘴角咬出血来,心底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知道,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仿佛在跟自己催眠。

    她知道,她不能说。自己的秘密太特殊,说了也是死路一条,绝对不可能有活路。

    “神魂倒是挺强,都赶得上筑基巅峰的修士了,难得碰上这样的极品,吃了你一定很补。”说着舔了舔嘴角,仿佛品尝什么美味儿的样子。

    沈青渔吓的直抖索。脑海中不期然回想出那张诡异的滴着血的红唇,吓的脸色苍白。

    只见那张血盆大口猛的扑过来,刺鼻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腥臭的味道,好像腐烂的血肉,让人闻了一阵作呕。

    沈青渔真的吐了,晚上吃的白米和青菜,吐了那张鬼脸一脸。

    “蝼蚁,找死!”轻鸿仙子暴怒,眼看着一掌就要拍到沈青渔脑袋上。金丹真人暴怒下的一掌,感受到那强劲的掌风,只怕能劈开一座山。沈青渔这还没有修炼的肉体凡胎,非给劈成渣渣不可。

    避无可避,只能使用自己的特殊能力了,只有沈青渔自己知道,自己这能力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这魔头在这里守株待兔,待自己能力用尽之后,还不是死路一条?

    “轰隆隆——”一声巨响,一道巨大的闪电陡然劈了下来,不过眨眼间,刚刚还穷凶极恶的大魔头,此时已经被劈的连灰都不剩,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雷电,正好是邪魔的克星。

    沈青渔躲在虚空中,尽量放慢自己的呼吸。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身影。

    巨大的雷声一瞬间炸平了整座山峰,只感觉大地都在颤抖,不过眨眼间,七八个人影一闪而至。

    一阵阵黑烟从裂开的地底爬出,黑烟仿佛有剧毒,凡是沾染上的土地和树木,都变得焦黑。一阵阵刺鼻的气味儿传来,直教人头晕目眩。绿油油的灯光忽闪忽闪的,好像鬼火一般。

    “这是什么地方?谦澜真君,你阵宗可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正道宗门,怎么门下私藏这等邪魔之地?”一个体型魁梧的大汉语气不善的大声质问。

    那一股股直往外冒的黑烟,看上去极其不详。

    其他几人也纷纷看向那个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男子看上去弱冠之年,身体单薄,白玉的脸庞不怒而威,额前的一缕碎发给他增添了一分不拘,男子淡淡的看了看众人。

    “既然大家还记得我阵宗是上古遗留下来的正道宗门。那肯定还记得,我阵宗在这倏地开宗立派,几十万年来,纵使沧海桑田,也没有变更过宗门驻地吧?”男子声音清冷,淡淡的语气,也不见什么威胁的话,只听得其他几人面面相视。

    “这是为何?”魁梧大汉看出大家纷纷变了脸色,奈何他乃一介散修,压根儿不知道这宗门辛秘。

    “据说,上古时期人魔大战后,我们人族将魔族赶回了魔界,而这阵宗就是建立在修仙界与魔界的界门之上。”一个青衣中年男子说道。转而看向谦澜真君,似乎在询问着传闻的真实性。

    “不错,守护界门,正是我阵宗的使命!只是今日,不知什么原因,界门竟然被不知名的雷属性灵力炸开一个口子,为了修真界的和平,也是为了我们大家,希望大家能祝我一臂之力,将这个缝隙堵上。唇亡齿寒,毕竟也是为了我们自己。”

    众人面面相视,看了看那极具侵略性的黑色雾气,纷纷皱了皱眉头。

    “谦澜真君可是阵宗的泰山北斗,如今只是一个小小的缝隙,我等都不是阵宗的人,这修补大阵,纵然想出力,也不知道往哪里使啊!”又是那个魁梧大汉。

    众人纷纷点头,死道友不死贫友。

    “这守界大振是上古时期,我宗十二位最强的渡劫期前辈舍弃自己的肉身,以身饲阵,才得以守护住修仙界几十万年来的和平。只是现如今,修真界灵气稀薄,再无渡劫大能,化神期在当今已经是不出世的大能者,上万年没有出现过了。我们元婴真君已经是这片天地最强者,如果我们不肩负起身上的责任,还能往哪里退?”谦澜真君说的情深意切:“各位已经是当世的最强者,我们不保护自己的家园,难道要等到魔族打到我们的头上来,才动手吗?”

    “至于修补大阵,大家只要协助我,给我输入充足的灵力就可。本君不才,这几千年,也就阵法能稍微拿得出手。”谦澜真君语气坚定的说。然后一个一个仔细看着在场的其他七人。

    “谦澜真君说笑了。这修真界,现如今,单说阵法,没人及得上你谦澜。”青衣中年男子说道。

    “修补大阵宜早不宜迟,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谦澜真君淡淡的说。

    “且慢!”场中唯一的女性元婴是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妩媚女子。一身雪衣,步步生莲,一娉一笑,美不胜收,说不出的妩媚风情。

    “不知雪莲真君何意?”

    “在场的各位都是修炼几千年修士,为了修真界,自然在所不辞,只是我这人一贯小心,凡是都喜欢启个心魔誓,为了大家都放心,不若大家都启个心魔誓,保证在这次修补大阵的过程中,同心协力,不做伤害其他道友的事儿。不知各位意下如何。”唤做雪莲真君的女子缓缓道来,轻声细语,明明是提要求,却让人听了格外舒服。

    “雪莲仙子说的极是。我等修道不易,还是启个心魔誓,大家都放心。”众人纷纷附和。

    谦澜真君看了看在场的众人,“雪莲仙子是少有的女中豪杰,我等都是修炼几千年的修士,诸位的顾虑本君当然理解,而且这也是本君的顾虑。既然如此,本君先来。”说着,当即立下心魔誓。

    ——吾,谦澜,以心魔启誓!在本次修补大阵的时候,绝不做伤害在场道友的事情,如违此誓,身死道消。

    有个人带头启誓,大家纷纷启誓表明立场。

    只见谦澜真君拿出一只金色的阵盘,一挥手丢入那黑色的缝隙中,右手中是一只金色的七寸长的刻刀,只见谦澜真君右手挥舞着金色的刻刀,在空中留下一串串金色的符文痕迹,那金色符文仿佛有生命一般,争先恐后的争着飞向那黑色的裂缝。

    “这半步仙器太耗费灵气,诸位快助我一臂之力,失去此次机会,这裂缝将会被打开,再要封住,可就难了!诸位,快,将灵力输送给我!”谦澜真君因为灵力透支,脸色陡然变的苍白,焦急的说着,一边说,一边拿出储物戒指中的极品回灵丹。

    这时那魁梧大汉一步跨到谦澜真君身后,以掌心对着谦澜真君的后背,将自己身体里的灵力输入进谦澜真君体内。

    这金刻刀毕竟是半步仙器,就是上古时期渡劫大能都不一能随心所以的使用,何况当世区区元婴修士,纵使有极品回灵丹,依旧抵不上灵气消耗的速度。

    “都发了心魔誓了,大家还在犹豫什么?没看见谦澜真君快坚持不住了吗?要是魔族真的出来了,我们谁都讨不到好。还不赶快?”魁梧大汉一接触才真切的感受到这半步仙器的威力,这吸灵气的速度,要是再没有后援,他都快顶不住了。毕竟他可没有谦澜真君这一宗泰斗身家丰厚。

    剩下六人纷纷输出自己的灵力。

    这金刻刀不愧是半步仙器,在场八个元婴,也不过几个呼吸,灵力就被抽干了,这时候如果不是极品回灵丹续着,几千年的道行,真的要止步于此了。

    “谦澜,你这个小人!你做了什么?”只见谦澜真君身后的七位元婴大能身体迅速的干瘪下去。来不及尖叫,只剩下一张张干瘪的人皮。

    不一会儿,这一张张干瘪的人皮又像吹了气的气球。迅速饱满起来。

    “这魔界入口裂缝已封闭,谦澜真君此等善举真是我修真界的福气,雪莲虽不及谦澜真君才能,但一定要将谦澜真君的善举传扬出去,真君的大义,应该整个修仙界记得。”雪莲仙子说着,妩媚一笑,仿佛雪山上的白莲,出尘不染,又仿佛有魔力一般,吸引着人去采摘。

    众人纷纷附和。

    那一娉一笑都仿佛还是那个雪莲仙子。

    躲在虚空中的沈青渔,都有些怀疑,刚刚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再看那冒着黑烟的裂缝,已经消失不见。七人默不作声的散去,只有谦澜真君还在原地,“有趣,至少五阶的极品引雷符,堪比化神修士全力一击,到底是谁这么大手笔,弄死了我的小玩具呢?”说完,诡异的一笑,如来时那般一下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