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仙商有道 > 1 雨夜杀戮
    冰冷的雨水肆无忌惮的打在脸上,雨滴又大又猛,睁不开眼睛。

    手脚冰冷到麻木,用力睁开眼睛,只看见天空乌云密布,大滴大滴的雨水像一颗颗黄豆大小的水珠子,从天空用力的砸下来。

    “砰——”猛的天旋地转,只看一支金色的箭羽疾驶而来,沈青渔感觉自己似乎被那只金色的利箭锁定了。仿佛下一秒就能将自己小小的身体戳个洞出来。

    恐惧蔓延到全身。

    金色的利箭,就像这乌云密布下乌黑的天空中的一道闪电。只不过这闪电不是来救命的,而是来要命的。

    利箭由远而近,”轰隆隆——“一道巨雷落下,一瞬间,沈青渔好像听见,那锋利的箭刃刺进身体的声音。巨雷落在金色的利箭上,刺亮了整个天空。

    “啊啊啊——”极度惊吓中,沈青渔张大了嘴巴,嘴里只做出惊吓后”啊“的表情,喉咙里却一个音也没有。这是因为,人在极度惊吓的情况下,根本就发不出来声音。

    回过神来,扫视了一下四周,灰暗的空间中看不到什么光,窗外黑洞洞的,一声声雷鸣闪过,又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雷鸣之夜。又做起了那个噩梦。

    手脚一片冰冷,仿佛十年前的那个雷雨季节再次降临。那个死神降临的夜晚。

    仅仅抓住盖在身上粗糙的棉被,沈青渔抬手摸了摸身上的冷汗。

    这一世,我到底是谁?那些追杀我的人到底是谁?一切没有一点儿头绪。

    看着眼前的简陋小屋,看了看已经长大了许多的小手,只是比成年人的手掌稍微的小一点点。再有三个月,沈青渔就十岁了。

    来到这个世界十年了。

    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赶快做,时间不多了,赶紧去做,可是是什么事情,沈青渔却一点儿也不知道。

    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呢?为什么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呢?

    脑袋里一团乱麻,纠结了一夜,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天渐渐泛白了。

    ”小呆瓜,快起床,小呆瓜,快起床!“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将本就不严实的木门拍的咯吱咯吱直响。没两下,门就被拍开了。

    借着门外的光,沈青渔看清,这是隔壁的陈甜甜。只见陈甜甜像一阵风一样,三两步就进来,一把掀开沈青渔的被子,抓着沈青渔的胳膊,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

    “小懒虫,都天亮了,快起床,不然今天的活儿又做不完了。”

    “起来了,起来了,甜甜,你别摇了,我头晕。”沈青渔揉了揉眼睛,赶紧起床。麻利的洗漱后,和陈甜甜一起下山打水,劈柴,做一整个院子人的早饭。

    “小呆瓜,你昨天夜里又没睡好吧?”陈甜甜仔细的看了看沈青渔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嗯。”沈青渔点点头。没什么好说的,但凡打雷下雨的夜晚,沈青渔就会做那个噩梦。陈甜甜只知道沈青渔一到打雷下雨就害怕,其它的倒是不知道。毕竟,沈青渔可是带着前世的记忆穿到这个世界的。并不是真正的什么心眼儿都没有的小孩子。自然不可能什么都告诉别人。

    前世,沈青渔是个二十八九岁的职场白骨精,陈甜甜这样十三岁小女孩的小算计,自然看的清清楚楚,却不屑与去计较。不过是多做点儿事儿而已,没什么好计较的。

    看了看,将更大的水桶分给自己的陈甜甜,圆圆的眼睛,又大又亮,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肤色晶莹剔透,一颦一笑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纵使身穿粗布衣裳,也掩盖不住那像是要慢慢展开的雨后小荷花的样子。

    好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荷花。

    陈甜甜再过七天就满十三岁了吧!

    这满院子的少女,满了十三岁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小呆瓜,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陈甜甜说着,小心的对着水桶里的水检查自己的脸。只见清澈的水桶里,倒影出一张青涩的美人儿脸,白玉一样的脸庞,完美无瑕。

    “甜甜最美,是这院子里最漂亮的姑娘!”沈青渔马屁拍的溜溜响,哄一哄十二三岁的小女孩,那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吗?

    “就你嘴甜,放心吧,等我当了谦澜真君的徒弟,我不会忘记你的。”小女孩一脸向往的向沈青渔许诺,像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嘴角上扬,似乎十分开心。

    “是是是,我们的甜甜最厉害了,真君很快就会来接你的!”沈青渔心不在焉的敷衍着,一早上很快就过去了,整个院子,三十五个人一天要用的水和柴火终于全部弄好了,下面要开始做早餐了。

    对了,这个院子里三十五个人全部是还没有修炼的凡人,所以都还要吃五谷杂粮。这个三十五个特殊的凡人小女孩,年龄都不大。她们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

    说她们幸运吧,她们都是有灵根的,有灵根者,十万里出其一,能窥得仙门,本来就比没有灵根的凡人要幸运的多。

    说她们不幸吧,因为她们都是四灵根,五灵根的废灵根,如果没有奇遇,一辈子都不可能筑基。只有筑基才算脱凡,才算真正踏入修炼的门槛儿。

    而她们,显然是一群根本就不能筑基的人。

    试想,元婴大能的谦澜真君处心积虑的找来一群废灵根小女孩,真的会是收徒弟吗?但凡满十三岁就不会回到这里的废灵根小女孩,都是做了这个什么谦澜真君的徒弟吗?沈青渔用脚指头想一想都不可能。

    只是,这些小女孩都去了哪里呢?

    早餐并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在沈青渔看来,就是简单轻粥配咸菜,一锅炖了,虽说做三十五个人的早饭,倒是不怎么累。

    此时,三十几个人挤在不大的饭堂里,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叽叽喳喳,闹哄哄的,沈青渔懒得去听这些小女孩说些什么。也许是沈青渔内里是二十七八岁成年人的思想,所以并不能与这些真正的半大孩子玩儿到一起去。这些年,她都是尽量的独来独往,只有陈甜甜是自己硬扒上来的。

    突然,一阵香风飘来,沈青渔顺着大家的惊呼声望去,只见天上一个身穿浅蓝色轻纱长裙的美丽女子缓缓降落下来,像极了仙女下凡尘。

    只见正在吃早餐的众女子纷纷跪在地上,异口同声的说:“拜见轻鸿仙子!”

    据说这轻鸿真人就是谦澜真君的徒弟。也是在场的女孩,向往的存在。

    沈青渔赶紧低下头,跟着大家一起跪拜。金丹真人的威压不是吓唬人的。纵使金丹修士并没有主动放出威压,那偶尔泄露出的一丝丝,也够这些没有修炼过的凡人伤筋动骨的。

    想到这仙姿飘娆的仙子模样是一个吃饭不吐骨头的大魔头,沈青渔就头皮发麻。赶紧跟着大家一样,跪地叩拜,希望这位嗜血的仙子不要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

    “谦澜真君召见你们,这可是一步登天的好事儿,以后能走到什么高度,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我点到人跟我走!”轻鸿真人翩翩而来,连着点了九个人。只一眨眼,一阵香风飘过,轻鸿真君便卷着点到的九个人消失不见。留下在场的二十六个人面面相视。

    沈青渔看着这些女孩,一个个露出羡慕嫉妒的眼神,垂下眼帘。这事儿不用寻常,从沈青渔来这里开始,每次都是去一人,这次一次就是九人,十分的不同寻常。

    看来必须要去探一探了。这一下去了九人,仙子院子里只有二十六人,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轮到自己了。硬碰元婴真君,沈青渔虽然有点保命的小手段,却真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用出来。

    “小呆瓜,你说他们怎么运气那么好,都被真君选上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真君的弟子啊?”陈甜甜一脸失落的说着,左右两个手捏着沈青渔的脸蛋儿。可惜沈青渔比较瘦,脸蛋儿没什么肉,陈甜甜捏了两下没意思,就放弃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甜甜这么优秀,应该很快就会被选上吧!”

    院子里的这群女孩,一整天都还沉醉在能成为元婴真君徒弟的美梦中,只有沈青渔默默的等着夜幕来临。

    子夜时分,谁也没有发现,沈青渔在床上消失了,她的背子里塞的是两个枕头,远远看去,倒像是小小的她在睡觉。虚空中,一条缝正在快速的闭拢,仿佛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一闪而逝的缝隙中,似乎可以看见漫天的星辰,深蓝的星际。

    僻静的山脚下,一个小小的人影滚落下来,好在草地柔软,小人儿打了个滚儿就站起来了,似乎没什么大碍。

    灰色的长衫缺了半截袖子,沈青渔仔细检查了一下,没有受伤。

    突然,一阵巨大的危机感浮上心头。扭头一看,魂儿都差点儿吓出来了。

    只见夜幕下,白天见过的轻鸿仙子正从天上急速飞过来,明明一副飘飘仙子的模样,却给人一种嗜血大魔头的感觉。

    完了,身体动不了了,这不会就是被高阶修士锁定了吧?身体完全动不了了。只听到心脏“咚咚咚——”的剧烈跳动着,每一下就像是一次重锤,锤在沈青渔的心上。

    仿佛鬼魅般的声音传来,在漆黑的夜里更加恐惧:“小家伙,你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