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一百章 煞气入体(为盟主茶茶是只猫呀加更)
    回到值房。

    周易与陈英闲聊京中趣事,等待斩妖司发现异常。

    洛京人口数百万,每天发生的奇闻异事,数不胜数。

    “前些日子,六扇门查了个女子失踪案……”

    陈英学着说书人的语气:“好家伙!那案犯女子生的太黑太丑,为了留丈夫在家,暗中修行换皮邪法,专挑漂亮女子下手。”

    “后来呢?”

    周易稍稍有了兴趣,这门邪法他听说过,传闻是南蛮巫术。

    施术者可以改容换貌,然自己也不好受,每次换皮要承受一次剥皮之苦。

    “当然是打入斩妖司,魂飞魄散。”

    陈英声音一低:“那男子听说有些关系,以不知情为由,判了通奸罪流放边陲了。”

    “流放啊……”

    周易摇摇头,流放是个很有意思的罪名。

    严重的比砍头还难受,受尽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轻的就是换个地方享受,靠着洛京的关系,地方官吏无人敢惹,反而更加嚣张跋扈。

    两人正在说话,一阵尖锐啸声响彻斩妖司。

    嗡!

    周易腰间的供奉玉牌,不断震动,传出一段讯息。

    ——刑房大狱,速去支援!

    楚王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周易早有预料,身形化作泡影消散不见。

    ……

    大狱甬道口。

    十几位斩妖校尉严阵以待,见到周易出现,一齐躬身施礼。

    “见过周供奉。”

    斩妖司供奉都是炼神高人,周易是近五年来唯一新人,由于传奇经历更是广为人知。

    周易发现几名校尉,身上带着血迹,气息不稳。

    “怎么回事?”

    “禀供奉,有人发现轮值校尉白游、牛征,死在大狱当中。”

    为首的校尉说道:“属下带人来查探,发现刑者已经尽数……”

    轰——

    轰鸣声阵阵,震的耳朵出现嗡鸣声,一道紫色雷光由远及近。

    “发生什么事情,竟然惊动王爷传讯?”

    听到熟悉的声音,竟然是张诚,与平日里不着调模样完全不同。

    头顶冲天金冠,身穿护身法衣,手持三尺青锋,雷光闪耀,气势慑人。

    校尉再次躬身禀报:“……我等将白牛二人遗骸搬出来时,遇到了妖魔偷袭,不得不退出来,重伤的几人已经送去医治。”

    张诚听校尉讲述过后,微微松了口气。

    炼体境的斩妖校尉尚且能活下来,大狱中妖魔绝不超过炼气期,翻不起什么风浪。

    周易问道:“我们不进去看看?”

    “物部的职责,是防止妖魔逃出。”

    张诚摇头道:“调查的事情,不归我们管。”

    周易点头同意,老张能活几百年,谨慎行事已经刻到了骨子里。

    谁又能确定,里面只有一头妖魔,或者妖魔有没有隐藏修为,是不是会某种厉害神通……

    片刻后。

    数道流光降落,其中还有是熟人,诛妖校尉鲁刚。

    为首的是个笑容满面的僧人,敞胸露怀,手持佛珠。

    “阿弥陀佛!见过张居士,周居士。”

    “见过悟弘法师。”

    悟弘是无相寺驻斩妖司的修士,位列三品,地位等同供奉。

    一行人进去后,大狱隐隐传出轰鸣嘶吼声,不久之后鲁刚便拎着“董阿大”出来。

    吼——

    吼——

    “董阿大”吼声连连,声音丝毫不见虚弱。

    炼神境的悟弘禅师,竟然没能将其重伤封禁,只是以数条玄铁锁链捆成一团。

    悟弘说道:“妖魔已经降服,这便去禀报王爷。”

    张诚看到“董阿大”模样,眉头微微一皱,说道:“法师且去,未免发生意外,我与老周还要守一段时间。”

    “辛苦!”

    悟弘一行人去向楚王爷交差。

    周易疑惑道:“未超过炼气境的妖魔,不值得惊动楚王爷吧?”

    张诚摇头道:“这可不是寻常妖魔……”

    “张哥知道那妖魔来历?”

    周易没有一剑斩杀“董阿大”,是为了免去后续麻烦。

    校尉、刑者、妖魔尽数死了,凶手寻不到,斩妖司必然对大狱严防死守。或许是特殊警戒法器,或者布置探测踪迹阵法,日后再想简单混进大狱就麻烦了。

    “狱中煞气时间长了,会生出特殊灵煞。”

    张诚说道:“灵煞附体之后,吞噬精气神魂,短短时间让那刑者连破两境!”

    董阿大是不通修行的普通人,昨日还在当值,昨晚或者今早就化作四品妖魔。

    “连破两境,灵煞岂不是无上至宝?”

    周易饶有兴趣道:“炼体期修士登临上三品,可谓一步登天!”

    “哼!煞气融入神魂,灵智全失,法力全无,只是个上三品体修罢了。”

    张诚眉头微皱:“按照时间算计,不应该这个时间段出现啊,否则老张我早请辞不干了……”

    周易忍不住嘴角抽搐,老张不该去修道,拜入佛门或许早就得证罗汉。

    “这妖魔很危险?”

    “不知道,老张我也第一次见。”

    张诚喃喃自语几句,不愿多做解释。

    两人一左一右守在大狱甬道,直到一天一夜之后,收到了楚王爷传讯。

    等到接替值守的诛妖校尉,张诚急不可耐的化作遁光溜走。

    “走了走了,春风楼的小娘子,一定想念我了!”

    刑房大狱空空如也,短时间不会有妖魔填充,周易直接驾云回清风小筑。

    飞行路过安民棚,低头看见到穿着斩妖司服饰的差役,正在棚中挑选青壮流民。

    大乾幅员辽阔,不缺灾祸。

    菩提郡白莲妖人不是个例,据周易所知,西疆潼州有妖僧自称弥勒转世,要清洗人间,商州有闻香教造反,欲推翻大乾。

    这些都是波及十数县小祸,影响到的流民,源源不断的汇聚京都。

    周易念头一动,三缕发丝落在安民棚中,化作三个样貌各异的青壮汉子。

    比起在安民棚中住久了,乌漆嘛黑,身形枯瘦的流民,这三个汉子身强体健,一看就有力气。

    “趁此机会,让分身混入大狱做个刑者,岂不是美滋滋!”

    周易暗中操控三具分身,以不同方式在差役面前露脸,果然引起了注意。

    差役正愁楚王爷要的人多,流民虽多青壮却少,毕竟去扛大包也能吃饱喝足。一下子见到三个青壮,连忙让人捆了,按着手指头画押。

    楚王爷催得紧,差役也不管什么愿不愿意,先把要命的差事交代了。

    流民签了卖身契约,敢逃跑或者不认账,衙门里走一圈判了罪,回头还是扔进斩妖司做事。

    “去了斩妖司,吃香的喝辣的,每月有一贯钱!”

    差役高声呼喊,牵着一串捆好的流民青壮,去斩妖司进行核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