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九十九章 大狱异变(为盟主小青年闲生加更~)
    燕王府。

    李乐回来后连忙召集麾下,商议该如何做。

    宴席摆开,左首秦琼,右首范无咎。

    下面一列奇人异士,文以范先生为首,武以秦先生为首。

    燕王军迅速平定白莲叛军,为他经营了不小名声,引得许多人投效。

    李乐说道:“父皇命本王明日回顺州,诸位以为如何?”

    众人议论纷纷,此时投奔燕王,若说心中没有什么念想,那是绝不可能。

    “殿下,想留京不难,托病即可,宫中总不会强行驱逐。”

    说话的老先生曾是稷下学宫的教谕,培养出十几位进士,影响力不小:“难的是令陛下满意,若能心生怜悯,那就太好了。”

    “鲁先生说的有理,该如何做?”

    “或许病重些……”

    “燕王龙精虎猛,无凭无据的重病,陛下也不信。”

    众人议论纷纷,秦琼和范无咎在上首,自顾自的饮酒。

    李洵在右五位,菩提郡之行立下军功,深受器重,思索片刻后说道:“白莲妖人为殿下所灭,必然心生怨恨,或许会趁王爷出京行不轨……”

    李乐眉头微皱,随后舒展开来,面露笑意。

    “洵,实乃本王之肱骨!”

    “明日启程回顺州,诸位路上要小心提防,莫要让白莲妖人抓住机会!”

    宴中诸人都是人精,立刻明白李乐的意思,看向李洵的神色带有别样意味。

    只需稍加打听,就能知晓李洵怎么抱上了燕王大腿,属于绝对的谄媚佞臣,必须加以提防。

    酒宴过后。

    李乐独自来到玉京院,拜访秦琼。

    “秦先生,这是我寻来的三百年陈酿,来与你品尝。”

    比起立言立心立行,性格古板的范先生,李乐更喜欢与豪爽痛快的秦琼说话。

    “殿下这是借酒消愁啊。”

    秦琼打开酒坛,香气浓郁扑鼻,酒液如紫玉,倒入玉杯中拉成一条丝线。

    几杯酒下肚,李乐双目微红,言语变得大胆。

    “秦先生说的不错,我就是心里憋屈……”

    李乐说道:“我哥文不能提笔,武不能上马,每日就会批准和不准,哪有做皇帝的样子?”

    “殿下慎言,陛下可不是禅位,只是命太子监国。”

    秦琼挥手布下隔音禁制,免得被有心人听到,燕王府中不知有多少内侍司密探。

    “哎!也不知父皇在想什么……”

    李乐话题一转,说道:“青公公与我说,父皇只关心斩妖除魔,时常命楚王叔进宫问话,其他政务一概不理。”

    “难道父皇,真的老了?”

    “斩妖司有什么好的,那地儿狗都不去,父皇为此连亲儿子都不顾了……”

    “……”

    秦琼摸了摸金锏,看在燕王出兵平叛的份上,饶他一次。

    无论是出于私心还是大义,驱逐白莲叛军,救了百万黎民百姓。

    ……

    次日。

    周易起床喂了猫,饮了牛,浇了树,腾云驾雾去当值。

    周围房子换了主人,没了豆腐西施,少了烟火气息,显得清冷了许多。

    到了物部,见到陈英已经在抄经。

    年轻人就是身体好,老张过度劳累,每天都要睡到中午才恢复。

    周易每日早早抄经,以凡俗之躯凝聚阴神,不知骗了多少人去努力学习模仿,陈英就是其一。

    许多人流传,周易的桌子上,用十几种字体,刻着“早”字。

    以字明志,因此才能获得成功!

    “周哥,称心斋的早点,您尝尝。”

    周易打开食盒,里面竟然是豆腐脑油条,品尝过后满意点头。

    “味道不错。”

    非要用什么烟火气红尘心之类的理由,说称心斋的大师傅不如豆腐西施,那是太装比太虚伪。

    吃饱喝足,周易寻了个理由,遁入刑房大狱。

    时隔一个多月,又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沿着甬道一路向下。

    寂静无声!

    没日没夜的妖魔吼声消失了。

    周易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瞬间加速向深处遁去。

    甲字科刑者点卯处。

    两名斩妖校尉躺在地上,胸膛甲胄遭暴力穿透,血溅当场。

    掀开面甲,看到干枯的脸庞,忍不住生前模样,宛如墓中埋了几百年的枯骨。

    “似乎是魔道手段,难道又有妖魔挣脱了禁制?”

    周易经历过几次妖魔逃脱事件,最出名的是碧波龙王,惊动了斩妖司三位巨头。

    世上没有万全的禁制,每天关进数百妖魔鬼怪,偶尔有逃脱的也正常。

    侥幸逃脱的妖魔基本不会去攻击斩妖校尉,否则会彻底激怒斩妖司,遭到无尽的报复。

    周易来到甲三号房。

    曾住了十年的老地方,床上六名刑者枯骨,精气神被吸的干净。

    死的很安详,没有任何反抗迹象。

    旁边几间号房,里面的刑者无一存活,死状一般无二。

    刑者钥匙都消失不见,周易来到丙字狱中,牢门洞开,里面的妖魔已经死透了,与斩妖校尉、刑者一样化作枯尸。

    妖族肉身枯而不烂,勉强能看出原本模样,在脖颈处发现一圈人类牙印。

    牙齿咬的深可见骨,一丝血迹都没留下,吸的干干净净。

    乙字狱十几尊妖魔,尽数化作空壳,让周易连道可惜。

    “出大事了……”

    周易化作遁光离开大狱,回物部等人来大狱调查。

    物部有镇守出口的职责,到时候可以名正言顺的跟下来。

    眼见就要进入向上甬道,一只手掌从角落探出,屈指成爪,抓向遁光。

    “好胆!”

    周易不闪不避,剑光闪过,撕拉一声斩断手臂。

    看清黑影露出容貌,竟然是个面相憨厚的汉子,身上穿着刑者皂衣。

    由于长时间受煞气璀璨,皮肤起皱松弛,头皮灰白干枯。

    “董阿大?”

    周易认得汉子,大概三个月前来刑房,贡献了三次乙字狱。

    董阿大双目赤红,如野兽般低吼,断裂的手臂转瞬生长出新肢,身形一纵扑向周易。

    剑光闪过,双腿自膝盖以下斩断,立刻扑倒在地。

    吼——

    嘶吼声声,等到重新生出双腿,周易已经消失不见。

    物部。

    周易面色如常,仿佛没发现大狱中的异变。

    迎面遇上了李牧,面色略显苍白。

    每次见到李牧,似乎都有什么急事,而且洁身自好,也极少与同僚一起去春风楼。

    “周先生,好久不见。”

    “牧哥儿身体不舒服?”

    周易瞥了李牧肩膀一眼,有未处理干净的血迹,以及浓郁的阴煞气息。

    李牧去过大狱,受了“董阿大”偷袭。

    董阿大在周易手中毫无反抗,实则肉身强度不弱于顶尖大妖,又有隐性匿迹神通,暗中偷袭伤了李牧很正常。

    “炼气出了岔子,这就回家去调息。”

    李牧寻了个借口匆匆逃离,站在周易身旁,总有种被看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