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九十五章 白莲圣母
    一缕发丝化作“周易”,跃出金光寺阵法,击杀妖魔,引得寺中僧人注目。

    本尊趁着混乱,遁入菩提院。

    菩提院是金光寺供高僧们静修的禁地,原本或镇守或闭关的高僧纷纷出关,只剩下沐浴斋戒的法海。

    数十间院落,唯有正中的一间闪耀佛光。

    寺中禁制阵法已经完全融入罗汉法相,周易轻而易举的进入其中。

    推开院门,法海正盘坐其中,脖颈上生三颗头颅。

    当中是年轻冷峻的法海。

    左面是玉面生喜的女菩萨。

    右面是凶神恶煞的老僧。

    一人三首,各自诵经。

    周易进入院落,右面头颅睁眼。

    “小施主。”

    “阿弥陀佛!”

    女菩萨魅惑神魂,老僧悲天悯人。

    周易对着中央头颅躬身:“法海大师,数年不见,你这变化也太大了!”

    法海并未回应周易,仍然双目紧闭,不断念诵佛经。

    老僧说道:“速速去斩妖除魔,免得让邪佛占据法海身躯……”

    女菩萨笑道:“大师,杀生道似乎也是邪佛之道!”

    “老衲修邪佛,杀妖魔,自是功德无量!”

    周易听两颗头颅对话,问道:“两位是哪里来??”

    “妾身白莲圣母,小施主不如皈依我佛,享大自在大逍遥。”

    白莲圣母说话时候,一股异力入侵周易神魂,随后被法力碾成粉碎。

    “原来是白莲妖人!”

    周易冷哼一声,紫郢剑穿透白莲圣母脖颈,轻轻一割。

    咕噜噜!

    白莲圣母面带不敢置信之色,数道剑光闪过,头颅化作飞灰。

    周易从黑煞魔尊开始,就知晓杀伐果断的重要性。

    法海脖颈断头处,竟然没有流淌血液,反而缓缓化作肉瘤,似乎又要生长头颅。

    “老衲杀生罗汉。”

    老僧肃穆道:“法海快撑不住了,随时会入魔。”

    周易神色凝重道:“为何入魔?”

    杀生罗汉双目闪过金光,眼前出现一片片光幕。

    光幕当中,妖人肆虐邪魔屠戮,驱赶着流民登上金光山。

    山门处僧人驱使山门法阵,隔绝内外,任由流民痛苦哀求,绝不打开护寺阵法。

    一幕幕光影,金光寺内外是两重天地。

    佛门高僧讲割肉饲虎,舍生救世,此时为了活命,眼睁睁看着妖魔屠戮。

    放开阵法,妖仙覆灭山门。

    紧闭阵法,妖魔屠戮苍生。

    “法海天生佛心,又领悟出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的无上佛理,唤醒了老衲一缕真灵。”

    杀生罗汉解释道:“可惜老衲所遗舍利早已遭人算计,潜伏有白莲妖佛的分魂,欲要行夺舍之事……”

    法海与罗汉舍利产生共鸣之后,成功将其炼化入自身舍利,结果白莲圣母分魂趁机潜入,融入法海魂魄当中。

    杀生罗汉真灵见此情况,与法海合力,勉强镇压了白莲圣母。

    此时法海一人三首,是同一魂魄中三分的意识,类似于人格分裂。

    “现如今,白莲妖佛欲借杀戮,坏法海佛心,引他堕入纯粹杀道,湮灭灵识!”

    “所以只要铲妖除魔,保住流民,便能解决一切?”

    周易瞥了一眼正在生长的头颅,说道:“如此便简单了,只是这白莲妖佛怎么处理?”

    杀生罗汉微微摇头:“须法海清醒后,让他自行决断。”

    周易深深看了杀生罗汉一眼,身形消散。

    “那贫道便去了!”

    ……

    虚空当中。

    柳横眉一指点过,天地元气凝成数十丈巨指,轰在罗汉法相之上。

    轰隆!

    一声巨响,罗汉法相布满裂痕,金色裂痕布满全身。

    柳横眉摇头道:“无趣无趣,不动老秃驴后继无人。”

    话音落下。

    天空中乌云滚滚,狂风骤起,笼罩方圆数百里。

    “当年夫君想看洪水,本座便淹了几千里,惹得不动老秃驴上门。”

    “现在本座就将金山寺淹了,祭奠夫君在天之灵!”

    乌云降下一滴滴黑水,率先落在罗汉法相身上。

    坚若精金的罗汉法相,如同遇火的蜡像,缓缓软化消融。

    “阿弥陀佛!”

    寺中神僧心生感应,高宣佛号,无悲无喜。

    黑雨落下,万物融化,金光寺完了。

    寺中诵经僧人纷纷停下,抬头看到寄以厚望的罗汉法相消融,面露绝望之色。

    无论平日里如何讲渡人、轮回,面临生死时候,仍然会恐惧,会颤栗。

    柳横眉气息微微一弱,施展天赋神通雨恨云愁,以如今的情况稍稍有些勉强。

    雨过之后,便可取出妖仙之躯,恢复大半实力。

    这时。

    一道清朗声音响起。

    “贫道也擅长呼风唤雨之术,不如比一比如何?”

    周易手持紫郢仙剑,一步步踏空而上。

    此时显化原本模样,俊美绝伦,风姿秀逸。

    眼眸若星,墨色长发飘扬。

    长身玉立,藏青道袍飞舞。

    “散!”

    一声令下,漫漫黑雨凭空消散,遮天乌云冰消雪融。

    阳光重新照耀大地,若非空中那蛇尾人身的妖女,仿佛刚刚黑云黑雨只是一场幻术。

    天罡道法能呼风唤雨,自然能雨散云收。

    柳横眉双眉微蹙,盯着年轻道人,面带嘲讽之色:“道士,竟然管到和尚庙了!”

    周易说道:“贫道斩妖除魔无数,还未斩过妖仙,今日还望道友成全。”

    “本座纵横天地时候,你祖宗还未出生!”

    柳横眉蛇尾挥动,虚空震荡,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向周易。

    “风来!”

    周易法力运转,凭空生出狂风,化作千百万道锋锐至极的锋刃。

    风刃刮过蛇尾,穿透白色鳞片,发出撕拉撕拉的割裂声。

    刹那时间,蛇尾就鲜血淋漓。

    嘶——

    柳横眉长舌嘶嘶作响,这切肤之风绝非寻常,钻入肉身之后如跗骨之蛆,法力竟不能完全消解。

    一片蛇鳞恢复,风刀又割裂另一处,虽不是致命伤,却让柳横眉随时遭受凌迟之苦。

    “小杂毛,该死!”

    天地元气暴动,转瞬化作黑水长河冲向周易。

    万剑归宗!

    周易施展大乾剑经绝学,紫郢剑一分二,二分三,三化万,重重叠叠的飞剑铺天盖地。

    黑水长河翻动浪花,淹没无数飞剑,可惜飞剑源源不绝落下。

    紫郢剑的品阶,比起黑水胜过太多,不过几个刹那时间,就将长河斩成数百截。

    “道友比起青丘狐仙,可差多了!”

    周易试探过后,对蛇仙实力有了大概把握,看似凶威滔天,实则外强中干。

    千年封印,仙魔也会遭受重创,更何况肉身是心魔,比起妖仙之躯差了十万八千里。

    “雨来!”

    周易一声呼喝,苍穹上汇聚无数墨云,雷霆在云中游走。

    轰隆隆!

    雷霆落下,将一头头杀红了眼的妖魔,轰成了碎片。

    柳横眉面色凝重,上半身逐渐化作蛇形,头顶云,尾连地,显化白蛇本相。

    细雨滴落,绵绵不绝。

    周易手掐剑诀,雨水化作剑气,将白蛇包裹其中。

    嘶——

    白蛇妖躯盘在虚空当中,犹如悬着的山峰,无视细雨剑气,悍然轰向周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