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九十三章 妖仙现世
    “三千年了,我柳横眉终于出来了!”

    柳横眉瞬间掌控了僧人身躯,缓缓站起身,逐渐发生变化。

    光亮头顶生出乌黑长发,脸颊从粗犷变得狭长,魁梧身躯变得娇弱,转瞬时间就化作明媚皓齿,倾国倾城的女子。

    “天魔宫……无心老鬼的传人竟如此蠢,被人作枪了也不知晓!”

    柳横眉张口吐出十颗天魔珠,每颗变得黯淡无光,内里隐隐无数裂痕。

    “魔魂撕裂数千份,只懂分魂,不懂融合,如何能凝聚元神!”

    柳横眉扫过心魔遗留记忆,寻到心魔宗唤魂秘法。

    手掐法诀,数洲之地,数千分魂穿透虚空融入蛇魂当中。

    每一缕分魂融入,虚弱至极的蛇魂便圆满一分。

    ……

    天魔殿。

    白发苍苍的天魔道主,正在为诸弟子讲经。

    盘坐最前方的大弟子,一缕魂离体,忽然身形一歪,再无声息。

    “大师兄!”

    “乌师兄!”

    “师兄怎么了?”

    其他弟子或真心或假意,惊声高呼。

    “肃静!”

    天魔道主念头一动,恐怖的威压,令殿中顿时安静。

    屈指一弹,紫黑魔火落在大师兄身上,化作飞灰消散不见,只留下空空如也的蒲团。

    “继续……”

    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天魔道主继续讲经。

    唯有几名最亲密的弟子,从师尊讲经中,听出了一丝颤抖。

    大师兄随师尊修行百余年,感情深厚,已然是天魔六道下任宗主,可执一洲权柄。

    未曾想,倏然间魂飞魄散。

    ……

    天魔宫。

    值守黄泉圣界的门人,身形一软身死道消。

    洛京。

    一间店铺掌柜,算着账扑在了柜台上。

    菩提郡。

    正在追杀白莲叛军的兵卒中,一名老卒栽倒在地。

    金光寺。

    值守南门的武僧,悄无声息的圆寂。

    随着柳横眉收回一道道心魔分魂,数洲之地,方圆超百万里,往日里平平无奇的人倏然间死亡。

    数千道分魂收回,柳横眉元神愈发圆满。

    炼化最后一道分魂,已然如活物一般无二。

    “这肉身,太弱了……”

    柳横眉叹息一声:“看在帮本座送来躯壳的面子上,就应了这番因果,不过是些秃驴,挥手可灭!”

    两千五百年封印,若非妖族寿元悠长,早已死在不动罗汉封印当中,即使如此,元神已经接近崩溃。

    天魔珠和心魔之魂勉强补充了十之一二,必须取回妖仙之躯蕴养恢复。

    柳横眉明知幕后有高人算计自己,也不得不去金光寺走一遭。

    ……

    禅房。

    周易双目倏然睁开,对心魔之主感应消失。

    立刻翻开妖魔图鉴,查看模糊黯淡的心魔影像。

    “心魔死了……”

    周易慨然一叹,数次出手,偷袭、算计,仙剑都用上了,都让心魔轻易逃脱。

    如此难缠的魔头,忽然就陨落了。

    倒不是叹息失了一件至宝,只得叹息,仙道无常。

    纵是神通高妙,法术绝巅,也禁不住山外有山。

    正要合上妖魔图鉴,发现心魔形象缓缓变成一尊通天彻地白蛇,页码迅速向前推进百余页。

    “夺舍,还是其他……”

    周易眉头微皱,下意识确定,这条白蛇就是心魔想要解封的妖魔。

    “明明已经阻止解封,为何还是逃去了,还占据了心魔身躯。”

    “或者说,金光寺中,不止我盯着心魔,还有其他人……”

    “谨慎啊谨慎!”

    周易只觉金光寺,已然成了大漩涡,诸多算计纷复繁杂。

    “难怪老张不愿意出洛京,只说外面人心似鬼,唯有经历其中才知道。”

    忽然。

    袖中传来一阵喵叫,猫九叼着宋宇魂珠跳出来。

    “黑心长老死了。”

    宋宇声音颤抖,说道:“先生有所不知,黑心长老乃是……”

    “心魔宗主!”

    周易说道:“天妖盟手可真长,竟然与外域魔道勾结。”

    宋宇心中惊骇,此人竟然知晓黑心长老身份。

    “按照以往,长老死后,天妖盟如何归属你等?”

    单线联系能保证安全隐秘,也不是没有缺陷,一旦上线陨落,下线等于恢复了自由。

    “先生,之前从未有过长老身亡,不过一定有联系方式。”

    宋宇面色微变,心魔宗功法最擅感应危险,他已经隐隐发觉周易杀机。

    一旦失去天妖盟身份,再无利用价值,只剩下魂飞魄散了。

    “哦,看来你知道的也不多。”

    周易正要将宋宇处理掉,送他转世为人。

    天妖盟玉符微微颤动,一段讯息传入宋宇神魂。

    宋宇连忙说道:“副盟主中传讯,一切按原本计划行事,此番任务奖励翻倍。”

    “有意思。”

    周易挥手收起魂珠,对猫九说道:“今日可听到什么讯息?”

    自从知晓猫九有地听天赋,便随时监听寺中僧人言语,知晓了不少外界消息。

    “听到了,燕王军将白莲叛军围追堵截,用不了几日就能彻底平定。”

    猫九整理言语说道:“无尘神僧出关,查看本心神僧遗骸之后,断定已经遭魔道妖人夺舍。现在寺中主事,将御外转为安内。”

    “有没有关于封印之类的消息?”

    猫九回忆片刻后说道:“没有。”

    “嗯。”

    周易算计日子,距离大典还有七日时间。

    “暂且等等,见了法海大师,便立刻请辞回京,免得落得和心魔一个下场,死都不知道被谁算计!”

    之后几日。

    随着白莲叛军逐渐平息,金光寺外松内紧,又开放了山门。

    白莲妖人叛乱近月,流窜十数县,每到一处,不攻坚不占地,专门祸乱平民。

    菩提郡沐浴佛光日久,平民破家之后,自发的向金光山汇聚,即使金光寺紧闭山门,也跪地祈求佛祖保佑。

    山门开了之后,寺中僧人连忙开放粥棚,救济悲苦。

    此番慈善举动,收获了无数信众。

    一品庆典当日。

    无尘神僧亲自出手,借助金光寺至宝紫金钵盂,施展天降甘霖。

    无量量佛光化作光雨,滋润山下无数流民,恢复病痛,强身健体。

    流民贡献无尽念力,充斥紫金钵盂,显化数十丈高的金佛之影,盘坐虚空,面色悲苦俯瞰世人。

    金光山不过百丈高,金佛似与山齐,引得山下流民连连跪拜。

    佛光闪耀,梵音渺渺。

    一声声佛经,直接响在所有人心底。

    前来祝贺的宾客,纷纷躬身致敬,金光寺不愧是佛门大宗。

    周易目光越过漫漫无际黑压压的流民,看向远方天空,浩浩荡荡的乌云遮掩天空。

    方才还佛光普照的世界,刹那间阴风怒号,光线一下子变得暗淡。

    柳横眉斜倚在乌云凝成的软塌,眼波流淌,恍如美人春睡初醒。

    “嘻嘻嘻,几千年过去了,佛门依然如此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