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九十章 紧闭山门
    “居士,前方是本寺塔林,为免打扰先贤,不对外开放。”

    塔林外值守的年轻僧人,挡住了周易去路。

    “谁都不能进去吗?”

    周易感应心魔位置,近几日每天都会进塔林许久。

    这段时间有意无意的跟踪,已经确定了心魔身份,金光寺德高望重的西堂首座,本心神僧。

    本心身份与藏经阁洒扫不同,实力早已晋生二品定舍利,比方丈无尘还要高一辈分,寺中大半僧人都受其指点修行。

    周易除非全力施展法力,镇压金光寺僧众,否则很难揪出心魔。

    僧人双手合十,正要点头称是,便听到周易加了一句:“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师傅可不要坏了修行!”

    僧人面色呆滞,随后无奈道:“阿弥陀佛!寺中弟子执印信可进入塔林,感悟先贤佛理,化解心魔业障。”

    “化解心魔,有点意思。”

    周易没有因为欺之以方感到羞愧,转身准备离开。

    在金光寺待了几天,发现寺中老僧不好忽悠,一不小心还会落入对方语言陷阱,反之年轻僧人,只需几句话就能堵死,套出许多消息。

    忽然,一声振聋发聩的钟声传来。

    咚——

    钟声传遍金光寺,一连六响,听到声音的僧人法师,立刻放下手中事务向大雄宝殿汇集。

    “六声钟鸣,外敌入侵!”

    年轻僧人面色一变,奔向大雄宝殿。

    “外敌?”

    周易瞥了塔林方向一眼,迈步跟上去。

    大雄宝殿外已经汇聚了数百人,多数是各色衣衫僧人,少数几个身穿俗衣的宾客。

    此时距离庆典不到一月时间,寺中各路宾客数量不少,多是佛门僧人以及与金光寺有渊源的修士。

    道门、朝廷只象征性送来贺礼,并未派人到场庆贺。

    众人议论纷纷,猜测钟鸣缘由。

    周易过来后,立刻有僧人带他进人大雄宝殿。

    大雄宝殿是金光寺主殿,正前方一尊数丈高的金身佛像,手掐莲花法印,双目怜悯看向殿中众生。

    殿中面积广阔,已有僧俗五名炼神境修士,见到周易后微微点头示意。

    其中一名精壮汉子,挥手招呼周易过去。

    郑陵,金光寺俗家弟子,与周易同为斩妖司供奉,这几日相谈甚欢。

    周易盘坐蒲团上,低声问道:“郑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郑陵面色凝重道:“菩提郡中有白莲妖人作乱,啸聚了十数万信众……”

    “……”

    周易进来之前,猜测或许与天妖盟有关,毕竟寺中还藏着一位黑心长老。

    “白莲妖人不是在北疆,与赤身教叛军陷入公孙将军合围吗?”

    郑陵看了一眼坐在上首的僧人,继续说道:“应该不是同一支,头目是几个县的寺庙主持,据说早已经受白莲妖人蛊惑,信了邪佛,堕入了魔道。”

    白莲道在天魔六道中,地位仅次于天魔道。

    与心魔道将人炼成分身不同,受了白莲道蛊惑之后,一门心思只想造反。

    殿中陆陆续续又来了三名老僧,共九名炼神修士。

    本心最后一个进来,与几名僧人打过招呼,落座于左首第一位。

    “阿弥陀佛!”

    上首老僧高宣佛号,压下了殿中议论,说道:“召各位来实属不得已,佛门叛徒与白莲妖人破坏了菩提法阵,短短时间,携裹十万叛逆席卷数县。”

    菩提郡一县建一寺,所有寺庙连接在一起形成菩提阵法,有监察地方、镇压敌人的作用。

    白莲教策反了佛门内部修士,起事就破坏了阵法,如同开战前雷达失效,现在外面什么情况,只能凭空推测。

    本心说道:“本愿师兄,这伙白莲妖人最强者不过四五品,只需派数名炼神出手,将叛逆头目捉拿擒杀。再有寺中武僧配合地方军卒围剿,叛军弹指可破!”

    仙魔横行的世界,决定战争胜败的是修士,十数万白莲叛军看似数量直追龙骑军,两者差距难以计数。

    不说龙骑军是精锐中的精锐,白莲叛军多数是信奉邪佛的贫民百姓,高层力量差距更大。

    龙骑军有一品巅峰徐奉先,数位上三品武修,才能割据一州。

    这伙白莲妖人看似声势浩大,若是数位炼神修士不断斩首叛军首领及高层,用不了多久就会溃败。

    本愿叹息一声,摇头道:“主持有令,紧闭山门,静等朝廷州府援军!”

    殿中其他人,目露震惊之色。

    菩提郡因为金光寺所在,地方军卒只算是个摆设,主要地方武力是寺庙武僧。

    一旦金光寺封闭山门,白莲叛军将如入无人之境。

    “阿弥陀佛!师兄,你知道这意为着什么吗?”

    本心高宣佛号,质问道:“郡中百万信众,会惨遭叛军屠戮,血流成河!”

    “这也是不得已,白莲妖人作乱,就是为了引寺中高手四散离开。”

    本愿面色凝重说道:“如若寺中空虚,一旦为妖魔所破,后果不堪设想!”

    “难怪白莲妖人忽然叛乱,必须保护佛门传承无恙!”

    几名受邀而来的老僧,纷纷点头称是,他们与金光寺渊源深厚,自然支持大局为重。

    郑陵面色一变,出声道:“本愿师叔,白莲叛军无人阻止,郡中百姓怎么办?”

    郑陵是土生土长的菩提郡人,年轻时在金光寺带发修行,很那相信寺中高僧会舍弃信众,闭门旁观。

    “阿弥陀佛!我已传讯周边四郡,以及洛京兵部,相信很快就会有援军到来。”

    “白莲叛军孤立无援,朝廷军至,覆灭于朝夕!”

    本愿悲天悯人道:“待到此番劫难过去,贫僧会主持水陆法会,为枉死者祈福,铸七级浮屠,来世必然投入富贵之家!”

    “善哉!善哉!”

    殿中神僧连声称赞,炼神境为区区凡俗举行法会,实属十世修来的福分。

    本愿又说道:“郑师侄,你无须担心家族,已经派去三百武僧镇守郑家宅院。郑家又近邻县中寺庙,必定安然无恙。”

    郑陵听此,叹息一声,再无意见。

    郡县当中的豪门大户,高墙大院,不会轻易被攻破,即使防守不住,也可以去县城寺庙避难。

    各县寺庙都有习武修行的武僧,依靠防护阵法,坚持到朝廷援军绝无问题。

    本愿安排几位神僧轮番值守,保证妖魔不会潜入金光寺,对外宣布了封山消息。

    寺中僧众无有不从,宾客们听到白莲叛军也没有意见,白莲教的威名属实恐怖,现在菩提郡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金光寺。

    周易冷眼看着殿中一切,他在神僧们眼中,只是个侥幸凝聚阴神的幸运儿,勉强有机会在殿中旁听,哪有什么资格出声。

    巡查防护的任务都没有安排,唯恐周易法术不精,出现疏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