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八十三章 法海相邀
    金色玉简质地奇异,非金非玉非木非石。

    神识浸入其中,见到无数剑诀交织变化,最终凝成一道通天彻地的剑气。

    剑经第三卷,仅有一副观想图。

    名为,万剑归宗图。

    大乾太祖收天下剑诀,汇聚一统,得万剑归宗真意。

    时常观想剑图,可磨砺阴神,日益坚韧稳固。

    “三悟真是好人啊!”

    周易正缺观想图,便主动送上门。

    炼体境的法门,价值昂贵,大笔花钱也能寻到。

    炼气境上等功法,属于秘传,需要一定机缘。

    炼神境修行的观想图,属于宗门传承之根本,除非师徒传承,决不允许观看。

    观想之法,增长凝实阴神,是当前主流方式。

    大概可以分为三类,观想某个强大的人或者至宝,佛门观想佛陀,道门观想阴阳图,就属于此类。

    第二类观想天地星空万物,类似于道法自然,法的好是上等,法的差就掉坑了。

    大道浩瀚,一旦把持不住本心,沉迷其中,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羽化飞升。

    第三类还有观想自己,神魔妖多是此类,只听张诚讲过,具体不知如何操作。

    周易有剑术神通,第一选择当然是剑类观想图。

    仅仅片刻时间,一道道剑光在阴神之上穿梭,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实了许多。

    笼罩阴神的功德灵光,逐渐变得淡薄……

    翌日上午。

    周易感应到门外来了名华服老者。

    由于小巷太窄,车马难以进入。

    “定都侯府,送灵石百斤,养神丹一瓶,贺周先生凝聚阴神,福寿延绵!”

    周易身形一闪,打开院门。

    老者说道:“周先生,姑爷和小姐在外办案,不能亲自前来,还望海涵。”

    “嗯,老先生进来坐?”

    周易客气道。

    “不用了不用了,周先生事务繁忙。”

    老者一脸笑容,未曾想炼神境的神仙,竟然如此平易近人:“白老爷听闻您喜欢喝茶,在豫州买了几座茶山,这是地契,明年有人将新茶送上门。”

    老者送完东西,躬身倒退离开,直到小巷外才转身。

    周易玩味的颠了颠契约,想到白兴业的话,这老头有意思。

    如此性格,如若一心修行,或许成就不小。

    说什么不与异人怪杰接触,却对自己的爱好一清二楚,当真是费了心思。

    白玉堂与定都侯府结亲,又荣升黑衣捕头,白家已经上了新的台阶,有形无形的占了许多人利益,又到了结交异人为助力的时候。

    定都侯府只是个开始和试探,见到周易态度之后,洛京各路神仙纷纷来访。

    侯府定了调子,低于侯府的送什么,王府送什么,大家心中有数。

    贺礼不轻不重,意思到了,又不逾矩僭越。

    周易这才真正体味到了炼神境的地位。

    炼神!

    不说术法神通。

    单寿元,短者也有三百载,凡俗十代人。

    今日送礼之人的孙子曾孙玄孙,起起落落,浮浮沉沉,炼神修士依然笑看风云。

    一连三日。

    院内房间摆满了礼物,才终于停歇了。

    洛京有资格与炼神境结交的门庭,数量并不多,贸然登门只会招灾惹祸。

    清晨。

    周易腾空而起,飞向斩妖司。

    途中遇到飞行的修士,见到周易之后,或者打招呼,或者躬身行礼。

    短短时间,周易的名声已经在京都传开,写出传播更广影响更深的刑者说,所获名声不及炼神境百一。

    物部。

    陈英竟然已经来了,正在抄录书目。

    见到周易,连忙放下纸笔,起水冲茶。

    “周哥,前天楚公公来了物部,留下了一卷功法,说是陛下赏赐。”

    陈英语气颇为轻松,没有因为周易身份,战战兢兢循规蹈矩。

    一间屋办公的同事,尊敬反而显得疏远,就很难成为朋友。

    “楚公公?”

    周易接过书卷,由黄绢包裹,打开之后是一册书。

    大乾剑经,剑气卷。

    “感谢皇恩浩荡!”

    周易向着皇宫方向拱拱手。

    陈英竟然也学着周易,向皇宫方向拱手。

    “皇恩浩荡!”

    “哈哈!你小子有前途!”

    周易坐下,看了一眼陈英抄录的书册。

    字迹飘逸,又不失方正,正是“张体”。

    “咦?你也学张哥练字?”

    陈英闻言面色一苦,说道:“之前张哥抄书,字迹混乱,陈叔便是让我每日誊写。”

    “你就是老陈说的临时工?”

    “我是白嫖工,没工钱啊!”

    “老陈啊老陈,忒黑心了!”

    周易嘴上这么说,心底对陈主簿颇为敬佩。

    显然陈主簿早就为陈英寻好了关系,来物部五脏科与张诚办公,周易意外加了塞。

    陈主簿做事公正也好,谨慎小心也好,从未因此为难或者针对周易。

    陈英多等了四年,也未必是坏事。

    周易翻阅剑经第二卷,逐字逐句参悟,与第一卷贯通比对,与第三卷融会铺垫。

    炼气境,承上启下。

    张诚带着颈间唇印来当值,笑眯眯的与陈英点头,看样子两人关系突飞猛进。

    “老周,以前你未修行,剑经第一二卷足够了。”

    “现在可要想清楚,剑经的观想图,要么是皇族,要么与皇族结亲……”

    张诚挤眉弄眼道:“这几天,可听有不少皇族贵女,从我这打听你的消息。”

    周易看了看自己模样打扮,平平无奇的脸型,头发因阴神反哺重回乌黑,身上是洗得发白的皂衣、

    “张哥莫开玩笑,我又不是白玉堂,哪有皇族贵女看得上。”

    “哼哼,孤身一人的炼神境,就是一只无主的肥鸡。”

    张诚看向陈英,说道:“你家里那位,向来最喜欢凑热闹,我就不信没说过!”

    陈英连忙起身,张诚能随意议论长辈,他必须保持尊重。

    “周哥,我代家母向您问好,她说有个侄女年芳十八,在洛京也颇有名声,是庆王的嫡亲孙女……”

    “别别别,我还年轻,暂时不想男女之事。”

    周易按照三百寿元算,方才三十余岁,还是个孩子,诸事不急!

    陈英面带遗憾,絮絮叨叨的说,那表亲妹妹生的多么漂亮,庆王虽不是陛下兄弟,也是大乾一字王。

    “嘿嘿,你小子等着吧,世上最烦人的事,就是为你好,逼你娶亲!”

    张诚一脸贱笑,想到当年自己受的无数骚扰,最终不得已娶了原配。

    恍然间一百几十年过去,只剩孑然一身。

    果然,之后几日,周易院外经常路过漂亮女子。

    大乾女子性格爽朗,又是有意为之,遇到周易就主动打招呼。

    女子花容月貌,通书达礼,饶是不愿娶亲,也不可能因此发火。

    周易正烦恼时候,收到了法海大师的信件。

    ——寒月初五,菩提祖师诞辰,于金光寺举行一品典礼,诚邀周易观礼。

    “法海大师当真是好人,屡屡解我难处!”

    “美女可比妖魔难对付,正好去金光寺躲一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