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八十一章 颇有天赋
    “居士也精通剑道?”

    三悟号称酒痴、剑痴、书痴,听到论剑双眼放光。

    “精通说不上,有些感悟……”

    周易指尖闪过一道虚幻剑芒,破开虚空直接刺在阳神之上。

    “中宗的心剑!”

    三悟一脸惊喜,指尖剑光分化五行,青赤黄白黑五色轮转。

    “道友且慢,咱们只论剑,莫要斗剑伤了和气。”

    周易空有地煞剑术神通,目前只领悟了一招仙人指路,一式心剑。

    论剑,自然不能反复用一招,平白漏了底细,今晚仙桃叶、法器镇纸岂不是白显摆了。

    三悟连连点头,刚刚一记心剑,现在仍然隐隐作痛。

    “那我先来。”

    剑痴三悟一听要论剑,兴致高昂,说道:“老夫以五行灵物为引,法力化作金木水火土……炼入剑气当中,分化五行剑气,相生相克循环不息,为五行剑道!”

    周易体内法力随着三悟说话,化作五道。

    丹田当中众多法器,选出五件五行属性为引,分化出五行剑气。

    三悟刚刚描述完五行剑道,只见周易手中爆发五色剑光,刷过地面留下冰霜火焰金锋木刺地裂特效……

    “???”

    三悟一脸茫然,五行剑道是他的独门绝学,从未传过任何弟子。

    “听道友阐述,侥幸领悟。”

    周易挥手收回五行剑光,对其威力非常满意,继续说道:“我也有一门剑道,名为独孤九剑……”

    “穷剑诀变化之极至,从中解析无数剑招,归纳针对所有斗法的剑道!”

    “破剑式,破尽天下御剑之法……”

    周易回忆前世独孤九剑的剑理,缓缓说道:“破气式,克制法力护盾。破法式,反制法术道术。破山式,四两拨千斤抵御鼎、钟类重宝……”

    “嘶!”

    三悟听得倒吸一口冷气,脑中闪过无数剑招,各个之间隐约都有联系。

    再互相结合,归纳总结,真有一丝丝可能总结出独孤九剑!

    “穷剑道之变化,破尽天下术法!”

    周易说道:“如此剑道,道友该怎么破?”

    “嗯……”

    三悟闭目沉思,该如何以破除此剑道,手指无意识的敲桌子,显然心绪不宁。

    周易则是继续研究五行剑道,尝试根据同样的原理,推演领悟阴阳剑道。

    寻常修士推衍剑道,数以十年百年计,三悟尝试领悟阴阳剑道,数十年未能成功。

    周易拥有地煞神通剑术,剑道天赋满值,片刻时间便摸到了头绪。

    “这等剑术老道破不开,岂不是开局就输了……”

    三悟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

    通天阁。

    三悟与裴谕相对而坐,两人论剑已经一天一夜。

    此时裴谕以生死剑意,难住了三悟,已经数个时辰没能破解反击。

    三悟原本打算,既然想不出同级或者更高明的剑道,干脆阳神出窍访友,晾裴谕一夜,明日回来就认输,也不算太亏。

    忽然。

    三悟双眸张开,面色略显僵硬。

    “裴剑主,贫道在五龙山闭关数十年,就是在完善一门绝世剑道……”

    “穷剑诀变化之极至……破法式,反制法术道术……”

    裴谕原本无所谓的神色,毕竟皇叔祖寻你论剑,难道说看不上?

    况且通天剑派是武道宗门,比起佛道正宗,天生矮一头。

    现在听三悟讲述,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这门名为独孤九剑的剑道为另一门无上剑道指明了方向。

    一剑破万法!

    九品修士都知道的无上剑道,剑修最终极的追求,可惜想修行却无从下手。

    按照独孤九剑的剑道,暂不能一剑破万法,那便将天下万法分为九类,一类一类的破去,最终九剑归一,便是无上剑道!

    “三悟什么时候有这天赋了?”

    裴谕心中有疑惑,剑痴只是痴迷,并非剑道天才。

    打牌稀烂的人更痴迷打牌,剑道天赋平平无奇的三悟,痴迷于研究剑道。

    三悟最后说道:“……穷剑道之变化,破尽天下术法!”

    裴谕等了片刻,疑惑道:“没了?”

    “不够吗?”

    三悟眼珠一转,冷哼道:“贫道深思竭虑数十年之结晶,岂能轻授于你,剑道理念可有错?”

    “自然没错。”

    裴谕脑海中数百种剑诀交织,逐渐交织重构为九门剑诀,分别对应独孤九剑。

    然而每一门剑诀难以做到破剑、破气……

    剑诀再次分裂,分为九九八十一式剑诀,基本可以克制任何术法神通。

    “天赋所限,莫说独孤九剑,便是八十一剑也不圆满。”

    裴谕叹息一声,说道:“通天剑派,能与道友独孤九剑媲美的,唯有星河剑道……”

    三悟闻言面色一喜,他来通天剑派就是觊觎星河剑道。

    “星河剑道,乃祖上观银河百年,模拟其中星辰运行规律……挥手无尽星辰剑气,漫漫如长河……”

    裴谕没有丝毫隐瞒,独孤九剑剑道丝毫不比星河剑道差。

    况且,剑道不同于剑诀,仅是为剑道修行指明一个方向。

    同样听闻独孤九剑的剑道,三悟只能原封不动的阐述一遍,裴谕已经按照自己的理解,归纳出八十一式剑诀。

    “嗯嗯嗯,不错不错。”

    三悟双目一合,说道:“贫道思索片刻,定能破你星河剑道!”

    ……

    清风小筑。

    三悟缓缓睁开双眸,仰望苍穹。

    正逢初三夜,星斗漫天,银河迢迢贯东西。

    “贫道观银河百年……挥手无尽星辰剑气,漫漫如长河……是为星河剑道!”

    “!!!”

    周易从阴阳五行剑道中惊醒,星河剑道比五行剑道高明了何止百倍。

    非是五行低于星辰,而是二者感悟程度不同。

    “妙!妙!妙!”

    周易连赞三声,说道:“道友的星河剑道,气势磅礴,正道堂皇,足以媲美剑经上卷!”

    三悟微微颌首,面色白里透红,淡淡说道。

    “低调低调!贫道也就是于剑道有些微天赋而已!”

    “既然如此,我们打个赌如何?”

    周易说道:“我这里还有一门剑道,议一议,论一论,与星河剑道分个胜负!”

    “打赌?”

    三悟面露迟疑之色,并非他不喜欢赌,实际上除了酒剑书之外,最擅长的就是打赌。

    赢了没人敢赖账,输了没人追得上。

    同道吃了几次亏,再遇上三悟,宁愿吃些亏也不对赌。

    柳泉居士不同于其他人,三悟还等着看《搜妖录》最终版,跑路了就没书看。

    万一输了,该怎么赖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