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八十章 仙人居所
    晚上物部在大顺斋包场。

    春风楼适合小团伙聚餐,三五百人的去庆祝,就有些过分了。

    不庄重。

    大顺斋的客人听闻是新晋炼神修士庆典,当即让出位置,临走前纷纷恭贺。

    其中有身份尊贵的食客,特意留下贺礼,都是上等的翡翠扳指玉石配饰。

    大顺斋的东家,当即宣布免单,只求周易留下一副墨宝。

    “这只是个开始,洛京没有新鲜事儿,你可能要忙几天。”

    张诚神色少有的正经,说道:“繁华过后,终究是归于平淡,莫要迷失在红尘。”

    周易拱手致谢,这话已经是肺腑之言,非至交不会劝诫。

    陈主簿拉着个年轻人过来,笑道:“老周忙正事,也不用请假什么的,反正有新来的书吏干活。这是陈英,我的一个本家子侄。”

    “见过张前辈,见过周前辈。”

    陈英恭敬施礼:“晚辈初来乍到,日后还请前辈多多教导。”

    周易双目灵光闪过,年纪轻轻的七品,气运清明浑厚,可不是简单的子侄。

    张诚无所谓的说:“好说好说,老张明日便带你去长见识。不经历滚滚红尘,怎么看破红尘!”

    斩妖司即使高人无数,小小五脏科汇聚两名炼神修士,很难不惹人注目。

    与芝兰居,久而与之同化。

    炼神高人寻常闲聊论道,只需明悟只言片语,就能获益良多。

    物部俸禄虽丰厚,也算不得什么了。

    美酒佳肴流水般端上,周易端坐主位,一个个宾客轮番上前敬酒,又认识了不少平日里见不到人的同僚。

    庆贺到深夜,收了几万两银子的贺礼,便草草结束。

    周易不愿大操大办,待过了这段时间,他仍然是平凡平淡、平平无奇的物部小吏。

    ……

    万寿宫。

    安神香升起袅袅青烟。

    景泰帝身穿青灰道袍,手中一卷书册。

    《刑者说》。

    “十几年前的流民,尚能以功德凝聚阴神,得享数百寿。朕励精图治,平定天下,国泰民安,却受困于寿数!”

    “上天何其不公!”

    景泰帝面无表情的翻阅,时不时喃喃自语。

    楚大伴在一旁侍候,此时万寿宫中空荡荡,只有主仆二人。

    景泰帝将刑者说放一旁,又拿起桌上的道经,是白日太乙观主所讲的《太乙炼神妙经》。

    太乙观创派祖师是道门真仙,此经是真仙亲笔著作的炼神秘典。

    “这群老家伙,真以为朕老糊涂了。信誓旦旦的说什么有可以凝聚阴神,不就是拖着等朕寿元耗尽!”

    景泰帝念头一动,真仙手书的秘典原本,立刻化作飞灰。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凡俗尚有一线生机,能从刑房大狱走出来,延寿数百载,朕……也有!”

    楚大伴在静立一旁,默不作声。

    世人皆以为皇帝崇信道门,不理政务,日夜听经修道,就是想要凝聚阴神延寿。

    唯有楚大伴知晓,景泰帝神智十分清醒,知道自己绝无可能凝聚阴神,真人讲经更是半个字也不信。

    景泰帝吩咐说:“大伴,明日取剑典第二卷,送去斩妖司做贺礼。”

    “遵命。”

    楚大伴不问原因,躬身领命。

    ……

    周易御风飞回到清风小筑。

    凝结阴神之后,便可以御风驾云,终于不用偷偷摸摸的施法。

    以后寻来术法,装模做样的修行一番,遁法雷法剑法就能公开使用。

    抄经能凝聚阴神的天才,领悟术法当然快一些,听起来没毛病!

    周易还未到家,便感应到门口有熟悉的气息,是三悟道人。

    落入院中,打开大门欢迎。

    三悟笑眯眯的拱手:“居士,冒昧来访,还请见谅。”

    周易前生有几个女网友,却也未曾成功会面。

    今世第一次经历网友面基,有些许奇异感。

    幸好平日多与三悟交流,彼此已经极为熟悉,知道老道性格洒脱,不在意细枝末节的俗礼。

    “道友不必多礼,快快请进,凡俗小院,比不得灵山福地。”

    “大隐隐于……”

    三悟话还未说完,进门便看到院中两株树。

    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是……桃树!

    枣树枝繁叶茂,结满青枣。

    桃树枝叶略显稀疏,似乎生了虫害。

    三悟眼中,桃树浓郁至极的生机,几乎以为是千年树妖精怪。

    “道友这桃树不简单啊!”

    “一般一般,平日里疏于打理,叶子落了不少。”

    周易请三悟坐在石椅上,取出茶壶茶盏,水是翠峰山沁泉水。

    灵火凭空自燃,壶中水顿时沸腾。

    三悟正在看石桌上的字,微微点头,水准尚可,可惜字体匠气太浓,少了些逍遥自在。

    宣纸角落的玉麒麟镇纸,吸引了三悟注意力。

    “上品法器!”

    三悟心中一阵惊讶,对周易评价又上一层。

    云霄道宫已经是道门巨头,传承比大乾还要久远,他这太上长老也不能奢侈到以上品法器做镇纸。

    法器品级与修士相同,分为上中下三等九品,超出一品范畴的就是仙器。

    这枚玉麒麟镇纸,恍若活物立在宣纸上,隐隐有嘶鸣声传出。

    普通树、灵木,普通宣纸、上等法器镇纸,三悟略折服于周易仙凡由心,随意自在的心境。

    周易摄来一片仙桃叶,落入茶壶沸水,一经冲泡立刻飘出浓郁芬芳。

    “这香气,比白云观那几株灵茶还要诱人。”

    三悟也不客套,自行斟茶品尝,闭目品味几息,长叹一声:“道友这小院真是仙人居所,什么灵山福地,都比不过这一杯茶!”

    周易仔细打量三悟,鹤发童颜,肌肤宛如婴儿,紫金光辉在肌肤表面闪烁流动。

    “道友不是本尊来的吧?”

    “好眼力!”

    三悟点头道:“我的身份复杂敏感,不少人暗中盯着行踪。为了不与道友添麻烦,本尊在通天剑派与裴道友论剑,阳神出窍溜了出来。”

    周易赞叹道:“阳神宛如真人,道友距离道门真仙不远!”

    “一步之遥,宛如天地之别!”

    三悟叹息道:“贫道已经上百年无寸进,此番来京都,就是想碰碰运气,试试能否得到真仙指点。”

    “真仙?难道是……”

    “正是与青丘之主交锋,剑斩白莲邪佛的那一位!”

    周易面色微微尴尬,连忙岔开话题:“我久闻通天剑主大名,不知两位如何论剑?”

    “论剑嘛……自然就是论。”

    三悟嘿嘿笑道:“斗剑,贫道比起裴剑主这等武夫自是不如。便与他约定,只论不斗,阐述剑道理念以对比高下!”

    “只论不斗?”

    周易有些明白了,就是互相比嘴炮,看谁更能吹。

    当然,到了三悟、裴谕这一境界,胡乱吹嘘是不可能。

    比如说一剑开天辟地,化生万物万灵,纯属胡吹,真仙也不可能做到。

    论剑也要有条有理,至少听起来像是真的剑道。

    周易眼中闪过兴趣,拱手说道。

    “贫道对论剑颇感兴趣,不如也与道友论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