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七十六章 所图为何
    万寿宫。

    笙歌起院落,灯火上楼台。

    有资格参与寿宴的除了皇族,还有三品及以上官员,宫中供奉的佛道高人。

    景泰帝近些年不大理政事,一心听经修道,许多官员已经数年未见天颜。

    李乐车马来到宫门口,正好碰上监国太子一行。

    “太子哥哥,许久不见,弟弟甚是想念。”

    “咳咳,乐弟,无须多礼。”

    太子近日因南北叛乱,被皇帝申饬,心焦力竭,服用上等灵丹也难以愈合心神受损。

    李乐见到太子面色苍白,连忙上前搀扶:“一群没眼力的下人,太子哥哥身体不适,也不见来服侍。”

    李洵忙躬身扶住另一面,说道:“中山王后裔李洵见过监国叔祖。”

    “嗯?”

    太子左右被搀扶,还未反应过来李洵身份,感觉被左右夹击,两边带着他向前走去。

    “太子哥哥,父皇寿宴要开了,还是快些的好!”

    李乐精修武道,七十多岁仍然身轻体健,连拖带拽的拉着监国太子奔跑。

    身后内侍见太子气喘吁吁,双腿颤颤,想要上前又不敢忤了兄弟情深,惹得景泰帝不欢喜。

    景泰帝对先帝子嗣极好,楚王、怀王都执掌重权,其他兄弟也各有安排,所以对自己儿女也要求相亲相爱。

    一路跑到万寿宫门外,眼见要见到景泰帝了,李乐立刻放低了速度,真心实意的搀扶。

    太子终于能换换气,于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咳咳……”

    景泰帝端坐龙椅上,罕见的脱了道袍,换成了金龙长袍,冠冕整齐。

    满面春风,听到咳嗽声忍不住眉头微皱。

    殿中已经到了的百官、宗室,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当今陛下要做千古完人,要名垂青史。不允自己私德有亏,自德孝皇后逝世,后宫之主一直空悬。

    太子李宏,四子李乐,便是德孝皇后仅存的两位亲子。

    “拜见父皇!”

    “拜见曾叔祖!”

    景泰帝挥挥手让两人起身,面带疑惑之色看李洵,说道:“他是?”

    “回禀父皇,这是中山王后人,李洵。”

    李乐恭声道:“儿臣观其德行良善,祖上同出一源,便时常带在身边提携。”

    一直关注太子和燕王的皇室宗亲,听到李乐的话,忍不住赞许点头。

    “不错,入座吧。”

    景泰帝微微颔首,兄友弟恭家族和睦,也说明他这个皇帝的教育、表率之功。

    皇室宗亲在殿中右侧,李乐入座后,许多皇族上前招呼。

    李洵平日里就喜欢四处结交亲戚,参加各种皇族集会,在场认识的人不少,见他攀上了燕王,纷纷高看一眼。

    燕王见李洵与诸多皇亲熟识,交流攀谈巧妙风趣,对他评价又高了一层。

    时至正午,宾客来齐,寿宴正式开始。

    景泰帝扫过在场所有人,面带喜悦之色,朗声道。

    “今日,朕寿至两甲子,仰仗诸爱卿辛劳,幸得国泰民安,大乾稳固……”

    一番程式化的讲述之后,景泰举杯道:“……举杯饮盛,愿再一甲子后,与诸爱卿共饮!”

    “谢陛下!”

    殿中百官宗亲齐声回应。

    上三品的官吏,基本要求就是修为上三品,凝聚阴神之后寿元三五百。

    许多官吏是三四朝元老,朝廷常青树,再为大乾奉先一甲子也有可能。

    太子面色略显青色,有人知道他这七十年是怎么过的吗?还要再这样过一甲子?

    李乐眼中闪过疑惑,按照范先生所说,父皇绝无可能凝聚阴神。

    当年与十八路反王厮杀受了暗伤,延寿灵丹妙药用尽,寿元最多也就百五之数!

    再一甲子,太子哥哥肯定能西去,可岂不是自己也被熬死?

    殿中其他人各有心思,不一而足。

    之后献礼环节,又是一番明争暗斗,众皇子明争暗斗,佛道互相讥讽,好不热闹。

    景泰帝高坐云端,随意几句话,就平衡了各方所求,皆大欢喜。

    帝王心术,于景泰帝而言,已经是炉火纯青。

    ……

    次日,春风楼。

    月色雅间。

    李洵单独邀请周易,再三拜谢。

    “易哥儿,按照您的指点,我深得燕王喜欢。昨日宴会上,亲见天颜,还说上了几句话。”

    李洵闭眼回味道:“陛下声音悦耳,余音无穷,此时仍在我耳边徘徊。”

    “那你送了什么礼物?”

    周易未曾想,李洵如此快就寻到了机会,从记账主簿升为咨议参军。

    “临时的机会,没有办法置办礼物。”

    李洵说道:“恰好带着太祖亲制的血脉灵戒,分发诸王作为信物,我便将中山王灵戒当做贺礼了。”

    周易深深看了李洵一眼,机会果然是给有准备的人。

    正常人可不会将太祖赐予的信物贴身带着,要么供奉于祠堂,要么深藏不露。

    景泰帝一直将太祖中宗作为目标,见到太祖信物灵戒,至少会将李洵记在心底。

    李洵为了光复也是拼了,血脉灵戒是中山王留给后人最大的保障,没了灵戒做保障,三五代之后彻底泯然众人。

    周易施展望气术观察李洵气运,白中带青紫,为官运亨通之相,已经有了不小变化。

    闲聊叙旧后,周易将话题转向李洵的继任者,物部五脏科书吏李牧身上。

    “我在寿宴结束,见到此人与太子同行离开,应该也是哪个落魄皇族,想要振兴祖上荣光。”

    李洵说道:“可惜所托非人,太子殿下……身体委实有些差了,又不为陛下所喜……”

    周易眉头一挑,连李洵都知道监国太子身体出了问题,李牧怎么还倒贴上去。

    其他人认为李牧是个侥幸破阵立功的幸运儿,周易却不以为然,他曾以望气术观测李牧,浓郁迷雾笼罩,内里隐隐有金光闪烁。

    一万三千年的道行施展望气法术,一品九尾狐也难逃法眼,偏偏看不透李牧虚实。

    要么至宝护身,要么身负天大气运。

    监国太子眼见着日暮西山,十之八九活不过景泰帝,可不是好的投资对象,必然另有所图。

    李洵乐呵呵的讲述,他与燕王搀扶太子奔跑的趣事,已然将棺材本都压在了李乐身上。

    “陛下重感情,挚爱德孝皇后,如今还常写诗感怀。燕王是太子之外先后唯一子嗣……又在顺州任贤用能,百姓安居乐业……”

    梭哈一切的赌徒,总会从各个角度,寻找自己赌赢的理由,说服别人,又说服自己。

    听得甚是无趣,还不如之前在物部,那个絮絮叨叨不得志的李洵。

    周易缓缓饮酒,不忍心打击李洵兴致。

    从龙之功听着诱人,只看到了有人飞黄腾达,实际上输家占大多数。

    周易神魂微动,姑娘不小心洒落的酒滴,原封不动的飘回酒杯,引得一阵阵惊呼。

    “哈哈哈,小把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