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七十四章 晓之以利
    “蕴神,看来是真的大儒。”

    周易近日神魂增长迅速,自然而然的融入字中,时常观摩能增长灵识。

    类似于张诚的画道,接近凝聚真意,可惜字帖没有驱邪镇煞的效用,适用性差了许多。

    如今,柳泉的字,张诚的画,已经成了状元堂的招牌,独一无二。

    其他书铺无论怎么眼热,只能复刻字帖画卷的外形,其中真意无可奈何。

    叙话片刻,周易从包裹中取出书稿,厚厚的一叠。

    “这是我新写的一部书,还需麻烦何掌柜刊印出版。”

    “周先生的新书!”

    何掌柜连忙起身,擦干净手,小心翼翼接过。

    搜妖录!

    见到封皮名字,心中一喜,开始逐页翻阅。

    何掌柜面色时而惊骇,时而怀疑,时而凝重,片刻后直接发问:“周先生,这书中所写,可是真的?”

    “那是自然。”

    周易笑道:“我在斩妖司当值,将平日里所见所闻,再整理司中卷宗记录,才汇聚成一册。”

    “是老朽孤陋寡闻了。”

    何掌柜叹息道:“从刑者说中,得知鬼怪奇闻已经是大开眼界,未曾想这世上妖魔种类竟然如此之多,许多妖魔鬼怪简直闻所未闻。”

    “所以才要写出来,抵抗预防妖魔的前提,是了解妖魔为何物。”

    周易对搜妖录的定位是字典,是基础知识,如同青天白日、阴天下雨的自然现象。

    恐惧来源于无知或未知!

    当普通人对妖魔都有了清楚认知,恐惧至少降低大半。

    周易斩杀的犯恶妖物中,许多水族小妖冒充江神,狐妖鼠妖之类冒充土地,让村中百姓供奉血食,恶劣的要献祭童男童女。

    它们实力并不强,靠着惑人托梦的法术,让普通人心生恐惧,不敢反抗。

    古代出现个能纸符自燃、油锅取钱、白须飘飘的异人,即使读过书的乡绅官吏也会尊为法师真人。

    遇上个现代穿越者,胆敢哄我钱财,立刻让你知道什么叫年轻人不讲武德,一套闪电五连鞭带走,顺便揭露骗局扬名。

    “先生想法不错,可是这部书太厚了,印刷成本……”

    何掌柜默默计算片刻,说道:“对比页码差不多的四书五经全集注释,用下等纸张,至少要八两,加上人力、损耗等等,外售十五两以上才能保证利润。”

    “这么贵!”

    周易眉头微皱,如此一来,基本上断绝了普通人翻阅。

    大乾百姓家有余粮的年岁,已经称得上好年景,一个村子凑一凑能有三五贯钱。

    何掌柜继续向后翻阅,随着妖魔品阶增长,中三品妖魔纵横千里开山裂石,在普通人眼中已经宛如仙魔了。

    “周先生,您这书不是给普通人看的吧?”

    周易摇摇头说:“既是寻何掌柜刊印,自然是给普通人看的,妖魔祸乱一方,那些高高在上的仙师又能死几个?”

    “先生大德,当受三拜!”

    何掌柜三次躬身施礼,继续说道:“我大抵也明白先生的意思了,就是想让咱这等普通人活命!”

    周易微微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我也不是多高尚,就是见多了悲苦厌烦,少一些总是好的。”

    “那我就以一个普通人的眼光,看这部书,其中九成是无用的内容。”

    何掌柜指着一头五品龟妖的图画,四肢脖颈已经生出龙鳞,说道:“这名为龙龟异种的妖魔,遇上了也就是个死,有什么弱点天赋妖法是什么,于我无用。”

    “呃?”

    周易书《搜妖录》,一心想着大而全,恨不得写成妖魔数据库,还未站在普通人角度考虑。

    “不过其中一条很有用,比如龙龟性格温和,喜安静厌喧哗,大多喜好美酒……”

    何掌柜说道:“若是水里遇上了,不害怕不喧哗,美酒沉入水中,是不是能免去灾劫?”

    周易同意道:“只要不是大凶大恶的龙龟,大概率能活命。”

    “那就是了。”

    何掌柜笑道:“这等妖魔,只需一幅图,几句话就能描述清楚。”

    周易微微点头,心中默默计算,删除中三品大妖的数据,能省去一两百页。

    “何掌柜,还有什么建议,详细说说?”

    “哈哈,周先生不嫌弃便是。”

    何掌柜翻开一页记录八品白仙,也就是刺猬精,说道:“这妖怪看起来就是个大刺猬,搏杀起来能施展钢针,杀伤力不小。弱点是腹部位置,寻常刀剑就能破开。”

    “周先生您想要降低恐惧,不止要标明弱点,还缺了一项最重要的……”

    周易疑惑道:“缺什么?”

    何掌柜拇指和食指搓来搓去,面带市侩之色:“据老朽听说,妖族血肉大补,市面上供不应求,一些特殊部位更是价值高昂……”

    “钱,是怂人胆!”

    周易恍然大悟,忽然回想起山神庙的行商吴三鹏。

    听闻宋伯捉鬼卖与斩妖司,赚了十贯钱,遇上黄皮子精非但不惧不怕,哄骗它喝下黄酒,抽刀子要抓妖剥皮。

    “晓之以理,动之以利!”

    周易笑道:“这书暂且不印了,我要重新编纂一番,何掌柜功劳甚大,也留个姓名如何?”

    “不不不,咱这等普通人,沾不得这等大名。”

    何掌柜连连摇头,说道:“老朽倒是有一个请求,希望周先生成全?”

    “何掌柜请说。”

    “这册搜妖录,能否卖与老朽,愿意出……一千两!”

    何掌柜说道:“老朽一定精致装订,放于祠堂当中,当成传家宝供奉。”

    “无须客气,此书于人无用,拿去便是,我那里还有几份底稿。”

    周易说道:“日后搜妖录每救一人,便有何掌柜一半功劳。”

    “老朽沾了周先生的光。”

    何掌柜喜笑颜开,捧着搜妖录的书稿,爱不释手。

    ……

    回到清风小筑。

    周易取出传讯白纸,与一份誊写好的搜妖录书稿。

    这份搜妖录,比之状元堂那一份,还要厚上一倍还多,详细记录了妖魔数据,以及各种斩妖除魔的手段或者说陷阱。

    陷阱这种东西,即使妖魔见识一百次,该落进去还是会落进去。

    张诚经常说自己要修身养性,以后不去春风楼,结果还不是乖乖踏入陷井。

    法力摄起书稿,一页页贴在传讯白纸上,上面的墨迹脱落一层印了上去。

    这是周易琢磨出来的传送文件的办法,缺陷便是需要对法力控制细致入微,否则会损坏书稿纸张。

    耗费将近一刻钟,两千余页《搜妖录》才全部传输完毕。

    ——这便是道友新编的《搜妖录》?果真又是一部奇书!

    周易回复道:“算不得奇书,就是整理了些常识,汇编成册,希望于人族有用。”

    ——道友的常识,当真是浩瀚如烟海,书上大多东西老道都闻所未闻!

    “一般一般。”

    周易瞥了一眼妖魔图鉴,上面记录的妖魔,才是真的大而全。

    任何犯事妖魔都有一个位置,也不知是如何与之生出感应,已经超出寻常道法神通范畴。

    修行之道高且远,周易时常感叹,自己还是修行界的小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