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七十二章 武圣手书
    佛道妖魔位列正宗,武道只能称为旁门。

    区别不止是有无突破一品的法门,旁门晋升上三品后,寿元也远低于正宗。

    佛道炼神之后,凝结舍利、阴神,延寿至三五百岁。

    武道将神魂灵识与外景融合,炼成武道真意,斗法厮杀不弱佛道阳神,然而寿元极限还是一百五十年。

    周易原本以为景泰帝兼修道、武,皆是上三品境界,至少还有一两百年寿元。

    现在才知道,受大乾气运或者其他因素影响,景泰帝武力无敌,寿元已然只剩二三十年。

    与之相反的是张诚,先修成阴神延寿,再修成武道外景,兼修画道等旁门。

    寿元暂时充足,却造成杂而不精,神魂灵识分散于阴神、外景,耗费上百年难以晋升阳神或者武道意志。

    修行之道,唯精唯纯艰难,博采众家也难。

    登天易,成仙难!

    周易心中仍有疑惑,也基本肯定景泰帝是幕后黑手之一。

    景泰帝一品巅峰虽强,也远远比不上白莲邪佛不死不灭,也难以让青丘狐仙说一句大劫当前。

    一品无敌,也只是一品。

    “殿下,气运之说自古就有,却多虚无缥缈。”

    周易说道:“陛下天资超绝,早已臻至化境,未必不能再进一步,成就在世武圣。”

    大乾开国太祖,中兴广明帝,都是名副其实的武圣,超一品境界强人,威震云洲三百余载。

    一千五百年国史,这两位皇帝在为期占了近三分之一。

    武圣之道全凭自悟,李氏皇族至少两位武圣遗留的感悟,比其他武修茫然不知方向,突破概率高了很多。

    李乐对着皇城方向拱手道:“父皇功追太祖,势比中宗,本王自是日夜为父皇祈福,为大乾祈福!”

    周易微微一笑,对此没有多做评论。

    每天希望亲大哥长命百岁的家伙,不要指望有多少节操。

    又闲聊片刻,时间差不多了,李乐示意侍从取来今天的重头戏。

    武圣手书。

    一册平平无奇的黄绢。

    缓缓展开之后,是一副勉励后辈的训语。

    ——欲修身先正心,欲正心先诚意!

    末尾没有落款,然而看到字之后,眼前隐隐浮现一名黑发中年,正在执笔书写。

    一笔一划,合起来方正圆润,平平无奇,分开后分明是一招一式,飘渺高远的武道意志跃然纸上。

    周易凝视片刻,手指在“心”字上停留最久,手指无意识的在桌面划过。

    “心剑……”

    数十息后,侍从小心翼翼将黄绢卷起,收回玉石盒中。

    李乐等人默不作声,静等“秦琼”清醒。

    直至一刻钟后,周易从武道意境当中清醒过来,手指在虚空一划。

    剑意指透心神,仿佛直接刺在神魂之上。

    李乐眼睛一亮,笑道:“秦先生,感悟如何?”

    “略有所得,秦某先回居所,闭关领悟。”

    周易说道:“殿下今日之恩,日后必有所报。”

    “秦先生无须客气。”

    李乐面上笑容更盛,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周易身形一闪化作遁光,转瞬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宴厅中出现一名蓝衣中年,面带赞叹之色:“此人遁法精妙,果然名不虚传。”

    李乐连忙起身,说道:“范先生请坐。”

    范先生直接坐在刚刚周易的位置,注视桌面上乱七八糟笔画,忍不住连连点头称赞:“观武圣手书片刻,竟然悟出如此精妙剑道,天赋恐怖如斯!”

    李乐问道:“范先生,你说他看到了吗?”

    “当然看到了,否则也悟不出剑法。”

    范先生说道:“此人虽然走的是上古练气士路子,却是实打实的一品,正面斗法我也不是对手。”

    “上古练气士这么强,范先生也不是对手?”

    李乐疑惑道:“那为何极少有人修行,本王记得大内密藏中有不少炼气法,几乎无人翻阅。”

    “今法未必不如古法,为何一定要走炼气之道?”

    范先生解释说:“练气士虽位列正宗,能成就超一品,然而修行之法太过极端。不炼体不炼神,以一身法力强行破开仙凡桎梏,比起凝聚武圣真身还要难……”

    “这位秦先生能修成一品,体内法力已经超出同阶数倍,然而至少要十倍以上才能突破超一品。”

    “练气士不修阴神,寿元与武道无异,哪有寿元再修出十倍法力?”

    “如此悖论,让许多人认为,练气士根本不该属于正宗……”

    席上其他人不敢打扰范先生,纷纷竖起耳朵听,一字不落的记在心底。

    行立命境大儒讲法,寻常修士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听到。

    ……

    物部。

    周易抄录道经的笔迹略显不自然,心中在思索刚刚探听到的消息。

    古往今来,皇帝都有一个通病,掌控人世最强的权力之后,又想追求延寿甚至长生之法。

    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也不能免俗。

    年轻时候英明神武,自认为能看透生老病死。

    老了之后渐趋昏庸,舍不得手中权力,一眼就能看穿的江湖术士把戏,自己骗自己去相信。

    更何况仙魔世界,延寿并非遥不可及。

    寿元或者生命,属于生灵最根本的铭刻在基因层面的追求。

    景泰帝,犯了一个皇帝都会犯的错。

    真正引起周易重视的并非景泰帝,而是从武圣手书中看到的,一尊活着的武圣。

    大乾果然有超一品坐镇!

    “难道这就是景泰帝的自信?无论天下乱成什么样子,武圣出手自然扭转乾坤!”

    周易思前想后,其中仍然有许多关键节点不清楚。

    其中最不合理的就是,景泰帝如果因为气运难以凝聚阴神,即使削弱大乾气运,除非自行崩碎武道意志,否则神魂灵识全部与外景融合,一样休想凝聚阴神。

    况且,阴神凝聚需要祛除杂念,清静无为,才符合道家修行基础,以景泰帝的所作所为基本是背道而驰。

    如果真要凝聚阴神,先彻底退位让贤,避世清修,才有一丝丝可能。

    “凡尘俗世,最是烦人!”

    周易摇摇头驱逐杂乱念头,继续一心一意的抄录道经。

    抄录片刻之后,心思逐渐宁静。

    回想近些时日所作所为,似乎有深陷凡俗红尘泥潭的迹象。

    “难怪狐仙劝我避世,身在红尘中,即使自认为看透一切,也难免因果纠缠陷入其中……”

    周易本就不是悲天悯人的圣人,出于同为人族的同理心,愿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为此去寻武圣拼命,那就暂且等一等,待到十万年道行只需一剑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