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七十一章 兄弟情深
    坏人变成好人很难,反之很容易。

    独龙居士如此,清幽仙子也是如此。

    一个是玄门正宗,一个是深山清修,只一步踏错就落入了深渊。

    “这天妖盟,大概率不是妖族势力……”

    周易合上宗卷,又查了其他州郡宗卷。

    记录在案的三品以上妖魔为数不少,随着年份积累是逐年增多,大多数成了悬案。

    无论道佛妖魔正宗,还是百家武道旁门,达到上三品后隐匿身份手段多的是,不主动暴露很难追寻。

    固安郡守仅四品,就能操纵一郡百姓,上三品妖魔悄无声息的吞噬几个村子,消踪匿迹无处查询。

    宗卷中还有许多斩妖除魔的记录,需要消耗功勋查看,比如目标是狼族妖魔,可以消耗少量功勋查看已经抓捕归案的狼妖经过,从中判断狼妖的术法神通习性弱点。

    “斩妖司有高人,竟然和我想到一起去了。”

    周易斩杀妖魔能查看记忆碎片,基本上落网前后的记忆都会有。

    离开宗卷部,周易回到地下物部。

    张诚正在临摹画卷,依然是燕赤霄,从刚开始形似,已经开始有了神意。

    燕赤霄跨马冲锋,几乎要冲出画卷,大杀四方。

    “张哥,前些天在状元堂,看到有在卖你的画?”

    周易笑道:“一副一千两,竟然还要提前预约。”

    张诚头都没抬:“怎么?你觉得不值?”

    “值!当然值!”

    周易不是拍马屁,而是真的物有所值。

    张诚的画虽然没有达到真意境界,却也有驱邪镇煞的效用,悬在堂中寻常鬼魅都不敢靠近。

    “这不是羡慕,想学学作画。”

    “你小子有些天份,还是将心思多放在道经上。”

    张诚放下画笔,叹息道:“任你天资绝世,不凝聚阴神,寿元将近时候悔之晚矣。”

    周易总觉得张诚意有所指,在评论某个人,又似乎只是感叹。

    “谢张哥指导。”

    抄写道经在其他人看来,枯燥无味,周易在抄写时候,时刻能体味到魂魄灵识增长,乐在其中。

    京都之乱转眼过去了三月之久,徐国公叛乱只上了三天热搜,就被春风楼新任花魁清清姑娘新花魁梳拢顶了下去。

    龙骑军横扫南疆七郡,大败三州联军的消息,丝毫没有影响春风楼的生意。

    宣平侯世子豪掷十五万贯,成了花魁清清的入幕之宾的故事,在坊间流传了十几个版本。

    周易每日当值,斩杀三五妖魔,增长道行,完善《搜妖录》。

    自从服用仙桃叶茶之后,神魂增长有快了许多,果然仙桃树浑身是宝。

    若非有了紫郢剑,一定会折一支削成桃木剑,降妖除魔必然好用。

    本尊逐渐和光同尘,分身“秦琼”却是颇为忙碌,先后拜访了洛京周遭十几家宗门。

    原本宗门隐居山野,避世清修,大乾一统之后,逐渐汇聚在京都附近,

    燕王李四屡屡相邀,房子票子女子试过无效后,终于抛出了最终诱饵。

    “殿下曾获得一份武圣手书字帖,请秦先生过府鉴赏!”

    “武圣手书!”

    周易假装思索片刻,点头同意。

    之前拒绝燕王是提现一品修士的矜持,本身他也想接近李四,作为探索大乾的切入点。

    景泰帝第四子,监国太子的亲弟弟,燕王李乐,该知晓的秘密大抵上都知晓了。

    ……

    青化坊。

    燕王府。

    李乐大开中门,迎接周易。

    知晓周易不喜热闹,席上没有外人,只是王府长吏、司马、祭酒等人。

    席间李乐借着醉意,问道:“秦先生,不知瓦岗山在何处?”

    “无名山野之地,在鄄州西北璧江流域。”

    周易所说位置,仔细查询确实有瓦岗山山名,只是数十年前有鳄妖作乱,周边村人都搬迁了。

    鳄妖抓捕归案后,死在了周易手中,贡献了三年道行。

    “鄄州,近日可不太平。”

    李乐说道:“徐逆击败了鄄州军,向北扩张了数县,哼哼,嚣张的很!”

    “秦某隐居深山,也听闻徐奉先名头,还未登门拜访,竟然成了反贼!”

    周易很随意的问道:“殿下可知明知必败,徐家为何还要造反?”

    李乐摇了摇头说:“本王也想不透,大概是年岁大了,脑子不好使了吧!”

    席上其他人深以为然,整个大乾都不认为徐家会反,即使造反也不会成功,只会九族尽诛,偏偏就反了!

    “秦先生,此番请你来,除了鉴赏武圣手书,还有一事相求。”

    “前些时日主持大考,太子哥哥伤了心肺,又经历徐逆,又动了肝火。”

    李乐面色悲伤道:“本王是太子同胞兄弟,希望哥哥能长命百岁,早就听闻练气士有望气演算之法,还请秦先生施展术法,帮忙望一望本王亲哥哥的寿数!”

    周易微微一愣,随后询问了太子生辰,施法掐算。

    妖魔图鉴奖励的神通术法,其中术数之道有几门,不过周易平日里极少用。

    仙魔横行的世界,凡人寿数变化极大,或许临死前遇上了仙缘,百病全消还踏上了仙途。

    或者死时怨念深重,化作阴魂厉鬼,也算是另类的延寿之法。

    “咦?太子殿下已然是九十有九……”

    周易尴尬道:“太子殿下福星高照,长命百岁自是无虞。”

    “那可真是太好了,本王唯恐哥哥身体不好。”

    李乐面色欢喜,说道:“父皇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眼见寿元将近,太子哥哥必须康健,大乾才能安稳。”

    周易眉头微皱:“陛下修行已然是人世绝巅,方才百二三年纪,怎么会有寿元之苦?”

    “秦先生久居深山,不知晓一些事情也是应该。”

    李乐叹息道:“父皇天资绝顶,年纪轻轻已经是武道绝巅,可惜成也气运,败也气运,绝难凝聚佛道阴神……”

    阴神!

    周易蓦然一惊,脑海中诸多画面闪过,已然抓到了某个关键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