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六十九章 京畿之乱
    白府喜宴直到日暮,将新人送入洞房方才散去。

    周易辞别众人,送张诚去春风楼,一路回到了德胜坊。

    踏踏踏踏!

    马蹄声传来,一队龙骑兵呼啸而过,行人惊慌失措避让。

    从青化坊回到德胜坊,路上遇到了五队骑兵,正在满城搜捕白莲余孽。

    洛京有令禁止纵马,此时仿佛成了虚设。

    “此事,必有蹊跷……”

    周易见过徐烨,能伪装十几年纨绔,骗过洛京九成九的人,绝非无耐心无隐忍的蠢货。

    龙骑将军徐奉先南征北战,传闻数次舍命为景泰帝挡下杀招,世人皆称赞其忠良。

    正因如此,龙骑军才能坐镇南疆,又统领洛京城防。

    不过这些与周易毫无干系,狐仙有一句话说的没错,方外之士坐看人世变迁,对凡人的争权夺利毫无兴趣。

    回到家中,抄录经文直到深夜。

    周易一直想要休息,可惜今夜实在太吵,时不时就传来龙吟轰鸣。

    青化坊方向,霸绝天下的意志与至阴致寒的气息,纠缠了许久才平息。

    人族内斗起来,其中幽暗曲折层层叠叠,远不是妖族能比拟。

    “……师谓:今世之人,不知生死……身之从来,天地之炁,造化之本始也……”

    周易正在抄录《净明真人炼炁化神释义》,忽然感应到一股妖气,在洛京城南面爆发。

    “妖族!这气势不输胡九瑛了……”

    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

    今夜洛京不安静。

    龙骑兵四处搜查白莲余孽,惊动的只是底层百姓。

    龙吟警报声,说明有高手在袭击皇亲国戚,至少是王府一级。

    四大仙司,除了非国灭之危不出的护龙司,其他三司不断奔走救火,免得皇族遭难。

    徐国公造反的流言甚嚣尘上,有人称亲眼看到身穿龙袍的徐国公,率众进攻皇宫,遭到楚公公及麾下内侍司阻拦。

    又有人称徐国公与妖族有染,与美女妖王勾结,才生了反心。

    城南。

    十几道流光追逐。

    前方的是几名龙骑军都统,后方是斩妖司和仙俸司的高人。

    龙骑军负责洛京城防,对京都阵法禁制了如指掌,诸多法阵根本造不成任何阻拦。

    “徐九,你逃不掉的,不如将徐烨抓住,戴罪立功!”

    斩妖司同知钟临高声道:“你与徐家毫无血脉关系,何必如此卖命,以你实力入我斩妖司,允你灭魔将军……”

    回应钟临的是一杆银枪,显化千军万马的外景,将一众追兵阻拦片刻。

    可惜徐九一行,带着不通修行的徐烨,速度难免受到影响。

    眼见南城门遥遥在望,一旦出了洛京,没有阵法禁制监控,上三品修士随意觅地变化隐匿,彻底寻不到踪迹了。

    钟临面色焦急,不久前他受了楚王爷申斥,废了好大力气才平复,如果让徐烨逃出洛京,基本可以与同知位子无缘了。

    “请裴前辈出手,诛灭此獠!”

    一道剑光出现。

    转瞬由一点寒芒化作滚滚剑气河流,向徐烨几人冲刷过去。

    一品剑修!

    四名龙骑军都统,挡在徐烨身前,各自施展外景试图阻拦。

    龙骑军都统位列武道二品外景,可以真气引动外界元气变化,已经是天下少有的强人。

    铁骑铮铮……

    神兵利器……

    千军万马……

    风火燎原……

    在剑气长河冲刷下,只坚持了几息就破碎,四名都统身上割裂一道道伤痕。

    真气运转,伤痕瞬息回复,然而体内尖锐剑气肆虐,持续不断的影响视力。

    “十一,你带公子走,我们三个留下!”

    徐六手中马槊直刺,铁骑铮铮,周身显化数百上千道骑兵身影。

    这不是啰嗦感情的时候,徐十一拎着徐烨,身形一闪向城外冲去。

    “本座面前跑了,岂不是要被那群牛鼻子笑死!”

    剑气长河分化为四道,其中一条卷向徐十一,只需阻拦片刻,数名同阶高手就会将他围杀。

    忽然。

    无数翠绿树根从地底钻出,深夜当中如同张牙舞爪的巨蟒,缠向虚空无人处。

    “咦!”

    一声惊讶,裴谕显露身影,倒背着手竟然还未拔剑。

    上三品炼神境界,一品一重天,其中差距堪比上三品与中三品。

    “徐国公竟然真的勾结妖族!”

    裴谕缓缓抽出长剑,一柄通体漆黑的铁剑,剑锋略显粗糙,剑柄用粗布简单包裹。

    无数青翠树根缠绕成座椅形状,一名青衫女子斜倚其中。

    “裴剑圣,小女子受人之托来保他性命。不过区区一凡人,饶他一命如何?”

    “我可当不起剑圣,你也不是小女子!”

    裴谕手中长剑挥斩,挥洒银河般茫茫无尽剑气,杀伐之气冲天而起。

    青衫女子柳眉倒竖,天赋神通施展,无穷青翠树根试图自当剑气,结果转瞬被斩断为枯枝烂叶。

    “剑修杀伐太重了!”

    大乾一方既恼怒妖王潜入京都,竟丝毫不知,又惊叹通天剑主裴谕的强大。

    青衫女子手中出现一只青翠花篮,无数五颜六色花朵涌出,包裹徐烨一行,虚空扭曲,就要凭空遁走。

    “老道杀伐比不得裴剑主,乱七八糟的懂得多一些。”

    一道苍老声音传来,十几张符篆贴在夜空当中,将周遭虚空加持禁锢。

    仙俸司的人立刻躬身施礼:“劳烦齐真人出手擒妖。”

    青衫女子遁法神通被破,又有一品修士到来,面色一狠,抖动花篮。

    无数花朵从中飘出,方圆数里化作花海。

    夜风吹过,花香弥漫数十里。

    青衫女子对新来的老道士说道:“速速撤去符篆,否则拼起命来,这洛京至少毁去十一!”

    “你可以试试!”

    裴谕声音冰冷,滔天剑气直入云霄。

    漆黑铁剑弥漫恐怖剑气,层层叠叠冲刷虚空,如同惊涛拍岸。

    “花开花落!”

    青衫女子话音落下,数十普通人身上生出一株兰花。

    兰花扎根在脖颈、心脏等致命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直至开花结子。

    生长所需是人身精气,花朵盛开时已经身形枯瘦,花朵凋谢时如冢中枯骨。

    “我这神通感染了十数万人,只需一瞬就尽数化作花肥,最好乖乖让我离开!”

    “好胆!”

    裴谕身化剑光,直接穿透虚空,出现在青衫女子身前。

    剑气穿透女子头颅,只剩下一具无头尸体。

    女子尸体扭曲变化成枯枝,地面钻出一朵数丈高的兰花,致命伤替换为一片花瓣受损。

    木灵成妖,不擅斗法厮杀,也极不容易被杀死。

    “死!死!死!”

    花妖声音凄厉,直接引动咒术神通。

    “当诛!”

    平淡声音响起,苍茫剑气如银河倒卷,落在花妖身上。

    紫郢剑穿透兰花妖躯,任凭什么替命法术,神魂陨灭也无法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