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六十六章 贬谪龙川
    王伯安先是剧痛,随后迷茫,然后暴怒。

    堂堂四品礼部侍郎,在太和殿让人打了,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力能扛鼎!

    王伯安施展儒道术法加持自身,结果腹中一阵绞痛,术法中断还引发了反噬。

    全身上下气息混乱,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

    杜思偷袭打了一拳,预想后面会遭到王伯安反击,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结果,王伯安身形一软,摊在了地上!

    “碰瓷?”

    杜思脑子一热,恶从胆边生,骑在王伯安身上,左右开弓。

    噼里啪啦蹦吧啦砰……

    一顿王八拳打过去,王伯安气急败坏,全身气力一泄。

    噗!噗!噗!

    一股难以言说的味道在太和殿上弥漫开来,众进士纷纷掩口捂鼻。

    太子忍不住作呕,淡然脸色再也绷不住,怒道:“斯文扫地!”

    其他监考官顿时反应过来,纷纷施展术法,禁锢了还要打人的杜思,清洁殿中污秽气味。

    一番折腾下来,太和殿终于气味正常。

    王伯安一脸赤红,现在他怎么能反应不过来,自己被三悟老梆子阴了,丹药非但无用,还会泄气锢法。

    “殿下,这狂徒无视皇家威严,扰乱殿试,当立即明正典刑!”

    依大乾律,杜思所作所为死十次都够了。

    “殿下,王侍郎在太和殿放屁,才是真的无视您的威严。”

    杜思辩解道:“今次天家取士,我身为天子门生,王伯安敢对太子您不敬,岂能不以拳脚报之!”

    太子听到天子二字,顿时心生好感,尤其是不顾生死维护威严,当真是难得的大忠臣。

    王伯安曾获太子提拔,又投入景泰帝麾下,此般二臣,太子早就心生厌恶。

    “如此说,也算情有可原,就罚你抄经三卷,以静其心。”

    王伯安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自己被打出丑,这狂徒竟能逃脱法外?

    道:“殿下,如此一来,日后或许会又许多狂徒效仿,必须严惩,以儆效尤!”

    太子眉头一挑,他心思敏感,最抵触有人反驳自己。

    这时。

    殿中又响起声音:“殿上打人是狂徒,肆意排泄污秽扰乱考场,比狂徒更甚!”

    “我等文思全被打乱,坏我大乾文脉。”

    “维护殿下威严打人,情有可原!”

    “若是严惩,须一视同仁!”

    一道道声音陆续响起,殿中进士纷纷出声,维护杜思。

    科考走到这一步,对礼部侍郎的身份,并不会太过畏惧。

    王伯安闻言,脸色一白,眯眼扫过出声的进士,一一记在心里。

    太子朗声道:“王侍郎以为如何?”

    “殿下,臣……可以原谅他。”

    王伯安咬牙切齿道:“近日朝中事多,臣为报陛下恩典,日夜操劳,近日多有不适。

    但为不辜负陛下所托,强撑着来监考殿试,未曾想遭此羞辱……”

    陛下!

    父皇……

    太子脸色微变,目前王伯安是景泰帝最重视的臣子之一,为一进士与他翻脸有些不妥。

    “恩,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太子略显憋屈道:“便罚去龙川,看管皇家茶园吧。”

    “谢殿下。”

    杜思躬身施礼,本以为大罪之局,能保住性命已是惊喜。

    众进士目露喜色,认为是以己之力,维护了朝廷律法严明。

    殿中其他老吏,看向太子的神色,有失望有无奈甚至有鄙夷。

    今天携众进士同心协力之机,胆大可以完全宽恕杜思,彻底获得众进士认同。

    心狠可以送王伯安和杜思一齐入狱,大概率最终王伯安无罪释放,却也在朝堂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胆小不顾众进士意愿,送杜思去死拉拢王伯安,间接向陛下示好。

    太子偏偏选择了最差的一种,贬谪龙川又没有能拉拢众进士,免了杜思死罪让王伯安心怀怨恨,凭白得一怨恨。

    难怪坊间传言,监国太子优柔寡断,望之不似人君……

    ……

    状元堂。

    周易将几卷道经放下,与何掌柜结了账。

    刑者说分利五百两,随着盗版越来越普及,销量利润不断打折。

    道经字帖销售反而日家火爆,一册道经价格超过了三十两,仍然供不应求。

    周易的字愈发精妙,甚至隐隐脱离了“张”体的旧窠,有了独特的变化。

    字如其人,人亦如字。

    修士每个人对道的感悟不同,自然而然的体现在字体当中,普通人时长临摹,有概率领悟一些修行之道。

    结清了账,何掌柜向周易展示今年状元堂的收获,两幅装裱精美的题字挂在状元墙上。

    状元墙上所有墨宝,都是历届状元留下,可谓价值连城。

    “周先生,这是今年新科状元墨宝,您看如何?”

    周易抬眼一看,第一幅字写的是:君子大道,岂因生死以避之。景泰五十二年孟怀远送别同科守仁有感。

    “守仁?”

    周易心中一动,看向和它比邻的另一副字。

    ——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这……

    周易不露声色:“今年怎么有两幅留书?”

    “这第二幅字是新科进士杜守仁所写,东家慨其风骨,与状元留书等同。”

    何掌柜绘声绘色的形容:“这位杜先生,当真是无所畏惧,在太和殿暴打礼部侍郎……”

    周易脸色逐渐变得精彩,难怪杜思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竟然有如此胆魄。

    “……听说王侍郎被打的污秽横流,那个惨啊。”

    何掌柜叹息一声:“可惜了杜先生,殿试交了白卷,排名倒数第一,又被贬谪去龙川种茶。”

    “何掌柜知不知道什么时候离京?”

    “听说是今天,有许多同科进士去送别……”

    何掌柜回头一看,已经没有周易踪影。

    ……

    洛京南郊。

    十里亭。

    北风凛冽,百草枯折。

    杜思登上马车,与众多同科拱手道别。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诸君殿上救命之恩,守仁永世难忘!不必远劳,日后再会!”

    说完,抖动缰绳,马车顺着官道向南驶去。

    众进士以状元郎孟怀远为首,在十里亭目送马车直至消失不见。

    有豪放的忍不住弹剑作歌,豪气贯彻云霄,也有擅画的,挥毫作画,将这一幕永远留在宣纸之上。

    正值春风得意,尚有少年意气,无论日后官场中如何变化,或者泯然众人或者腹厚心黑,绝不会忘记在太和殿上直抒胸臆,一起驳斥当朝侍郎。

    周易在空中看到这一幕,竟然也引动了一丝热血。

    化作遁光,落在杜思马车前方,牵着枣红马等待。

    片刻之后,杜思见到周易,顿时面露喜色,又面露愧色:“守仁见过先生,本想好好教训王伯安一顿,却也没让他伤筋动骨,又戴罪远谪,愧对先生……”

    “你很不错!”

    周易将枣红马缰绳递给他:“这匹马能日行千里,山林沼泽,如履平地,送与你早日到龙川。”

    枣红马长时间受法力洗精伐髓,体力速度不弱于八九品妖族。

    杜思躬身道:“多谢先生。”

    周易又取出一卷宣纸:“你我以字结缘,今日再赠你一幅字!”

    杜思欢欢展开,第一眼被字体吸引,第二眼满眼惊骇。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万世开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