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六十三章 得一书友
    周易在崇仁坊转悠数日,翻看各家书铺印制的刑者说。

    邪佛一死,果然再无夹带经文版本。

    可是周易发现了许多其他版本,比如草陵笑笑生、串天成、古苏艳艳生等文人雅士的……校对版。

    插画加解说,让正经的降妖除魔故事,染上了颜色。

    “食色性也,只要不是邪经,还能加速普及,由他去了。”

    周易走在当值路上,听到了人们议论龙骑兵。

    这些天洛京最引人关注的事情,其一是白玉堂破获饲妖案,其二便是龙骑军屠村。

    前者夸赞,白玉堂荣升黑衣总捕,尤其俊俏潇洒外形,成了许多洛京少女怀春对象。

    后者咒骂,上奏惩处龙骑将军徐奉先的奏折,堆满了监国太子的案头。

    六扇门公布的饲妖案罪犯是尹家,本着大事化小的原则,并未提及沿河村民。

    “带兵的竟然是徐烨,有意思……”

    周易能看穿徐烨气运成蛟蟒,必然也瞒不过其他一品修士。

    大家都知道徐烨非池中之物,偏偏冷眼看他带兵屠村,不跳出来阻止,这就有意思了……

    周易不懂政治,却也隐隐为徐烨悲哀,似乎命运正在被许多人摆弄。

    物部。

    周易抄录书目,道经,一具分身遁入大狱。

    分身神通,妙用无穷,如今就算被发现偷偷斩妖,也怀疑不到周易头上。

    刑房大狱又不是真的无懈可击,前两年有头与人相恋的鹿精,父亲是青云道宫灵兽白鹿真人,中三品修为,“意外”的就越狱成功了。

    青云道宫的上任掌教,玄清真人,正是如今斩妖司三巨头之一。

    “……有一婴儿在紫府,形貌与我如一然……修持之人,欲速不达,形如枯木,心若死灰……”

    周易自从感应到神识灵动,再回来抄录道经,又有了新的变化感悟。

    每抄录一遍,神魂跃跃欲出之感愈发强烈。

    这不止是周易积累深厚,磅礴精气哺育神魂,也与十三卷道经有关系。

    这十三篇道经,是张诚高屋建瓴挑选,每一卷都从各方面描述解析阴神,让周易少走了不少弯路。

    “老张是个好人,以后有机会报答一番。”

    说张诚,张诚到。

    张诚砰的一声推开房门,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

    “哪个不长眼的,敢惹张哥生气?”

    “一个死太监!”

    张诚咬牙切齿的说:“竟然想害老张,让我去当龙骑军都统,欺人太甚!”

    龙骑军统领,三品大员,地位仅次于龙骑将军,负责教导修行和严明军纪。

    “这是高升啊!”

    周易笑道:“张哥发达了,以后可不要忘了小弟!”

    “高升个屁!是有人要老张做炮灰,龙骑军那是外人能去的吗?”

    张诚哼哼道:“十八万龙骑军,便是最底层的小校,都是徐国公亲手提拔,我去了怕是会腚后插十八条枪还死于自杀!”

    “那怎么办?内侍传旨,可是经过了阁老首肯,监国批红。”

    “我当没听到,直接将那死太监打了个半死,扔进了洛水河,让他清醒清醒脑子!”

    “张哥,牛!”

    周易忍不住竖起一根大拇指。

    三品大员,说拒就拒,不是谁都能忍住诱惑。

    大乾上三品职位,每一个位置都代表巨大利益,不止是权力,还等于一洲资源供养修行。

    “做什么都不能做官,春风楼的小娘子不香吗?”

    张诚越想越气,骂骂咧咧几句,起身道:“我要去吏部闹一闹,真当老张我是泥捏的,什么人也敢打主意!”

    说着,化作流光消失不见。

    “果然最终还是实力说话,镇国一品不出,老张武、道双休二品,称得上横行无忌。”

    直到下值,也不见张诚回来。

    周易回到兴教坊,发现一队龙骑军正在抓人。

    “终究还是来了。”

    早有预料鲁师傅会被抓,未想到这么快。

    鲁师傅老两口脸色苍白,戴着重枷,身形佝偻的跪在大街上,口中还在喃喃念诵邪经。

    寻常修士尚不能遏制邪经扭曲神魂意志,凡人一经念诵,就彻底陷入了自我认知深渊。

    银甲将军骑在马上,高声警告偷看的坊间百姓:“大乾律,信奉邪魔外道者,杀!”

    兵卒抽出刀锋,刷刷两刀斩过,血喷出数尺远。

    周易眉头一皱,他感应到一股异力,从两人尸体上飘散,消失在莫名虚空。

    念头一动,唤出妖魔图鉴,翻开邪佛页面。

    原本清晰的邪佛图鉴,已经变得暗淡无光,早晚会彻底恢复成无主状态。

    “不死不灭……”

    周易喃喃自语,隐约抓住了邪佛长生之法。

    ……

    五龙山。

    云霄道宫。

    经主灵韶真人正在讲解先贤经文,下方诸多弟子听讲。

    最后面一名年轻道士,捧着经文摇头晃脑,时而翻一页,似乎听得如痴如醉。

    “咳咳!”

    一声咳嗽惊醒了两名道士,抬头发现所有同门,都在盯着看自己晃脑袋。

    讲道台上已经空无一人,灵韶真人就站在身边,冷声道:“将道经给我!”

    道士不敢违逆,乖乖将道经递上去。

    灵韶真人翻看《北游注疏》,里面夹着一页页其他书册,每一页都是一篇故事。

    杀妖,除魔,异闻,神怪……

    灵韶真人法力运转,一页页纸连成一册,封面名为《刑者说》。

    “又是这书!不务正业,玩物丧志!”

    “清怡,罚你手抄五十遍清心录!”

    灵韶真人身形一闪消失不见,这已经是课上罚没的第五册闲书,严重影响了弟子清修。

    云霄派是道门魁首之一,主张唯无为清净是为至极,属于半隐世的宗派。

    原本是隐世不出,自有了神仙税,不得不开放一部分山门。

    门中弟子极少下山,刑者说中描绘的妖魔怪异,自从第一册带进来,就屡禁不止。

    “必须请师叔祖立下规矩,禁止传阅此书。宵小之辈尽写些凡尘俗世,又杀戮过重,有损道心!”

    灵韶很快来到清静宫,报上姓名,听到师叔祖声音后推门而入。

    师叔祖正在读书,看了一眼灵韶,批评道:“有什么事,这么气冲冲的,回去记得抄一百遍清心录!”

    “是。”

    灵韶乖乖领命,想着一会让清怡再抄五十遍。

    瞥见师叔祖桌案上的书册,页目上写着《异闻录·黑狗破煞》。

    异闻录?

    “师叔祖,您也看这书?”

    师叔祖点头道:“当然,此书立意境界之高,天下书籍无人能出其右,比什么四书五经高明多了。”

    “啊……徒孙也这么觉得,此书甚妙!”

    灵韶连忙说道:“这不就来请示您,是否多刊印一些,在门中传阅。”

    “这想法不错,你小子天天钻研经文,这些年掉进了认知障。”

    师叔祖赞赏道:“不过总算是有些灵性,及时醒悟,未来一品可期。”

    灵韶躬身道:“谢师叔祖夸赞。”

    “你可知此书作者何人?”

    “听说是洛京,毕竟只有斩妖司,才有刑者。”

    “有道理。多少年不出门了,正好松松筋骨。如此有趣之人,岂能不登门论道。”

    “师叔祖,近日京城不太平,还是不要去的好。”

    灵韶解释道:“道盟中,近日传言龙骑将军徐国公要反,您的身份敏感……”

    “小徐子啊……知道了知道了,我不去就是。”

    师叔祖将灵韶轰出房门,眼珠一转,露出顽皮笑意。

    “世间路,潇洒老年郎……何去何从,自有我心中方向……”

    哼着歌儿,头上簪子落下,化作一模一样身影,连气息都一般无二。

    本尊身形一转,消失在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