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六十二章 龙骑屠戮
    清风小筑。

    一缕发丝飘落周易手中。

    地煞分身之术,可以用身上一物化作分身,斗法、惑敌、逃命都是上乘神通。

    刚刚露脸的秦琼便是分身,实力大概一千两百年道行。

    “猴哥拔一根毫毛,吹出猴万个,该是多高的道行!”

    周易现在分身最多十个,而且分身越多,实力越低,越难以操控。

    回想与邪佛斗法,让周易本来稍稍得意的心思,又迅速谨慎起来。

    邪佛实力远超一品,却只能偷偷传教,必然是有所忌惮。

    “这邪佛说真仙只有千年寿元,又自称不死不灭,也不知究竟什么来历,世间难道真有不死之法?”

    周易对长生法很心动,却不会与邪佛交易,他见多了一步步落入深渊成为魔头的修士。

    刑房大狱斩杀的修士,许多都出身正途,忍不住诱惑落入妖魔陷阱,最终再无回头之路。

    “大乾若是没有超一品坐镇,我都不信了。老张活得久见多识广,有机会向他探探口风!”

    周易轻轻一吹,发丝化作十道身影,高矮胖瘦男女老幼各不相同。

    逐一捏脸,形象按照前世记忆,设定其性格法术,以后居家旅行必备手段。

    斩妖除魔十几年,顶尖神通术法不多,普通法术有的是,每个分身安排一套绰绰有余。

    “周易出衡阳,稳坐斩妖帐,施展分身术,大乾四处浪!”

    周易捏好了所有分身,连续施展收起,直到念头一动就能化出任意一道分身。

    随后又开始练习操纵,一心分十一用。

    其中四个分身凑一桌麻将,另外本尊及六个分身,站在四人后面看牌,看着看着就吵了起来。

    直到清晨。

    金鸡报晓,朝阳初升。

    周易才稍微掌握了操控分身,脑瓜子嗡嗡作响,好像有十个人在吵架。

    “这么玩,容易精神分裂!”

    溜溜达达的逛街吃早餐,来到鲁记餐馆。

    鲁师傅正在炸油条,色泽金黄,香气扑鼻,勾起了周易馋虫。

    “鲁师傅,来半斤。”

    “好嘞!”

    鲁师傅抬头看到是周易,面露不自然神色。

    “咦?佛牌……鲁师傅,你难道还在念经?”

    周易眉头微皱,昨晚布店刘掌柜的死,还不够前车之鉴?

    “周先生,您是富贵人,理解不了咱平民百姓。”

    鲁师傅语气中带着哀求:“平日里起早贪黑,靠着勤快赚些钱,大都交了房租。对我来说,这是佛经也好邪经也好,能让我有力气,不生病吃药,哪有资格在乎其他?”

    “嗯……”

    周易摇摇头,拎着油条离开了。

    世上唯一治不好的病,穷病!

    斩妖司物部。

    周易趁着天早没人,遁入大狱斩杀妖魔。

    枪械梦断,仍然搜集妖魔肉身数据。

    记录每一种妖族从九品到四品,肉身弱点,天赋术法,种族特性等等,编纂成一部《搜妖录》。

    周易会根据妖魔被捕时的记忆,推断一些捕妖除妖手法,记录在其中。

    刑者说是针对平民百姓,搜妖录就是人族修士了。

    “造枪不合适,编书总不会有问题吧?”

    于是,大狱中的妖族倒了大霉。

    本以为入了斩妖司,横竖就是一死,十八年后又能来吃人。

    谁曾想遇到了变态刽子手,折磨的不成妖样,竟然还能吊着一口气。

    “早知如此,不该贪嘴吃人……”

    许多妖族弥留之际,忍不住提醒自己,转世投胎躲在深山不出来。

    ……

    沿河村。

    尹员外府贴上了封条,地面上的红色绿色的血迹,无人擦拭掩埋。

    许多靠着养蛛妖发家的村民,指名道姓唾骂尹员外,若非他传授妖法散播蛛妖,岂会有性命危险!

    村民们折腾了一夜,筋疲力尽,大多在呼呼大睡。

    其中几个大姓族长,汇聚在一起,商议以后村里该怎么办。

    种田是不可能种田,这辈子都不可能种田,赚过了快钱,你很难再回到过去。

    况且唬住斩妖校尉,只是渡过了眼前一难,最麻烦的是皇宫贡品。

    沿河村村民嚣张跋扈的底气,是蛛妖灵丝编制的绸缎,得宫中贵人喜欢,才让官差忌惮。

    宫里的贵人可不管你养不养蛛妖,他们只在乎漂亮的绸缎,惹得不高兴了,只需一句话,就是没犯过罪也能给安上以人饲妖的罪名!

    “蛛妖是不能养了,斩妖司指定暗中盯着!”

    “那怎么办,交不上绸缎,一样没好果子吃。”

    “都怪余老二,都说了灾年偷些流民喂了就行,非要去杀人!”

    “你老张家没杀?一月前官差来,莫说你忘了!”

    “吵什么吵,说正事!”

    忽然。

    咚咚咚——

    地面震动,桌上茶杯的水泛起波纹。

    待到声音越来越清晰,隐约听到马匹嘶鸣,才知晓是马蹄踏地声。

    几个头人出屋,看到数百龙鳞玄甲骑兵,在一名白衣青年的带领下包围了村子。

    青年十八九岁,丹凤眸子,衣冠胜雪,面无表情的扫过骑兵惊醒的村民,声音冷若寒冰。

    “以人饲妖,斩尽杀绝!”

    杀!

    杀!

    杀!

    骑兵一声呼啸,如同黑色洪流冲进村中。

    刀光闪烁,血肉横飞。

    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龙骑兵是龙骑将军徐奉先麾下精锐,修行军中杀伐武道,辅以秘药炼体,堪比九品武者。

    村中百姓面对骑兵刀锋,连逃跑的胆量都没有,直愣愣的等着骑兵冲过身侧,带起一颗头颅,鲜血冲天而起。

    “啊!”

    “哇哇……”

    “我的孩子……”

    “不要杀我!”

    尖叫声,哭啼声,咒骂声,哀求声,鲜血喷溅声,尸体倒地声……

    与骏马奔腾声,刀锋割肉声,混成一片嘈杂喧哗。

    白衣青年轻轻抖动缰绳,龙鳞宝马在血泊中缓缓前行,仿佛乱世战火中游玩散步的公子哥。

    “你是谁……为什么……”

    一名胸口中刀的村民还未死透,抱住无头的妻儿,出声质问青年。

    “龙骑校尉,徐烨。”

    徐烨手中刀光一闪,帮村民结束了痛苦。

    沿河村三百余户上千口人,龙骑兵几个来回冲杀,只剩下寥寥无几躲在井中窖中苟活。

    龙骑兵没有去逐个费力搜查,而是将一捆捆干柴铺满,四处点火引燃。

    村中建筑大多是木质,天干物燥,转瞬间火烧连营。

    火海当中,有哀嚎声传出,隐隐看到人形火焰奔走。

    徐烨注视良久,转身纵马离开。

    数百龙骑兵一声不响,横竖队伍整齐不乱,紧随徐烨向洛京方向奔去。

    龙骑兵离开不久,有各色服饰官吏、差役前来查看,或者叹息或者快意或者愤怒,表情不一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