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六十一章 不死不灭
    “当我是猴子吗?”

    周易法力透体而出,化作擎天巨手,一掌拍向卍字。

    轰隆隆……

    地宫彻底塌陷,山崩地裂,露出月夜星空。

    “人力岂能敌天数!”

    邪佛声音洪亮,瞬息调用方圆百里天地元气,镇压之力陡然上升数倍。

    “孽障!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还不皈依我佛!”

    “呵呵!”

    周易冷笑一声,体内如江如海法力运转到极致,紫郢仙剑爆发通天连起的剑光。

    “我这一剑,一万两千年道行,你接得住吗?”

    浩瀚宏大的剑光爆发瞬间,数十里外京都能看到耀眼光芒,或坐镇或隐居洛京的顶尖修士,纷纷飞上天空,遥望西方。

    “又出现了!”

    “一定是真仙!”

    “当真是大恐怖!”

    “这是大自在!”

    一声声惊叹声响起,面对通天彻地的剑光,仿佛变成平日里在地面仰望他们的凡人。

    浩荡剑气瞬息破开镇压之力,邪佛彻底被无量量剑光淹没,寄托的神像纵是神石打造,也大片大片化作飞灰。

    “无量寿!”

    邪佛高宣佛号,香火神力在体表凝成金身,抵御剑光侵袭。

    刚开始尚且能抵挡,片刻之后,剑气浩浩荡荡丝毫不见衰弱,香火金身光芒黯淡,遍布裂痕。

    “不灭白莲!”

    邪佛手中玉瓶,倾倒灵水灌溉座下莲台,层层叠叠的花瓣生长绽放,将它包裹其中。

    天地元气汇聚,化作一朵白色莲花,逆剑气而上。

    剑气浩荡将莲花斩灭,转瞬间又生出更多莲花。

    一生二,二生三,片刻时间夜空中就布满白莲,竟然与剑气分庭抗礼。

    “好神通!”

    周易眉头一挑,自从邪佛挥手调用天地元气,就知晓其来历非同一般。

    炼神境修士勉强借用天地之力,唯有狐仙等仙佛神魔,才能如此挥洒如意。

    这邪佛气息只是一品上下,然而调用天地元气,施展白莲神通,实力甚至超过狐仙分身。

    呼风唤雨!

    周易体内半数法力消散,晴朗夜空骤然间乌云密布。

    三昧狂风乍起,玄阴冰雨飘落。

    方圆十数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披上了厚厚的冰层,无论白莲如何分裂衍生,都逃不过在风雨中凋零。

    邪佛凝在冰层当中,玄奥神通之力隔绝内外天地,只剩下自身香火神力施展术法。

    周易立在风雨当中,非但不受影响,更如同身处法域,实力更上一层。

    紫郢剑恍如流星,削碎护体白莲,穿透邪佛身躯,金色血液流出,不断驱逐剑气,试图弥合伤口。

    “阿弥陀佛!施主法力神通已臻至绝顶,实属大造化!”

    邪佛面对天罡神通,依然淡定自若:“然真仙罗汉,不过千载寿元,难得长生逍遥。施主只要皈依我教,可位列副教主,得享长生!”

    “长生?我便斩了你,再问你如何长生!”

    周易不为所动,天罡道法镇压邪佛,紫郢剑来回穿梭切割。

    邪佛只得以香火神力修复,可惜入不敷出,转瞬间就被斩成数截。

    紫郢剑通天彻地,携无量剑光,斩向邪佛头颅。

    “阿弥陀佛!施主,你我终有再见之日……”

    “众生苦难在,我佛得永生……”

    轰隆隆!

    邪佛头颅破碎,连同蕴养其中的舍利子,一同搅灭成了飞灰。

    妖魔图鉴翻了一百多页……

    白莲菩萨图鉴点亮……

    获得地煞神通:分身。

    “没有记忆?”

    周易本打算通过邪佛,确定京中谁与白莲道勾结,结果妖魔图鉴搜魂失效了。

    “或者说,邪佛是信徒意念集合体,本身没有灵魂?”

    思索不通其中缘由,收起呼风唤雨神通,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际。

    ……

    洛京飞出一道道遁光,落在寒冰覆盖的盆地。

    无名荒山已经消失,留下数十丈深坑。

    “无量天尊,此地原本是贫道隐居之所,一日不在,遭此劫难。”

    玄清真人手搭拂尘,一副悲天悯人姿态:“诸位道友,且离去,贫道今日不便迎客!”

    真仙斗法,罕见至极,上一次毫无遗留尚且你争我夺,这次地面上遗留仙法冰晶,岂不是天降仙缘?

    “好个杂毛,老乞丐我都没你脸皮厚!”

    说话之人脚踏祥云,满脸麻赖,破衣烂衫,鞋子露着脚趾。

    “善哉善哉!天佑我大乾,有仙人镇压气运!”

    无相神僧瞥了一眼四仙司的人,高宣佛号,盘坐冰面念诵佛经。

    玄阴寒冰只是普通灵物,下三品修士使用,可助益阴寒功法修行。然而此处寒冰由天罡道法凝成,蕴含呼风唤雨的道韵,仔细体味能增进风水术法感悟。

    “佛道多无耻!”

    老乞丐骂骂咧咧,直接五体投地趴在冰面,五指化爪抓向冰面,结果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

    玄清嗤笑一声:“仙人神通,岂是你个要饭的能破坏?”

    “老头子自有办法!”

    老乞丐直接伸出舌头,舔在冰面上。

    其他一品高人目瞪口呆,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偏偏心生羡慕,又放不下面子。

    老乞丐孤身一人可以无脸无皮,他们可是徒子徒孙一大堆,万一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

    这时,又有一道身影落在冰面上。

    黄脸汉子,腰悬金锏。

    “哪来的小家伙不懂事?或者是个擅长匿气的老不死?”

    众高人盯着周易一举一动,没有贸然喝问。

    自上次仙人斗法,为争夺感悟气机,诸多高人争来夺去,后来定下了规矩,按照修为一二三品自上而下轮番感悟。

    三品以下,一边玩去!

    京都一品修士之间,不说全部认识,至少都听过彼此名号。

    其中,绝无黄脸金锏汉子,不过大家也没有轰赶。

    年龄越大,境界越高,越是感觉自己渺小。

    万一是个老不死,岂不是凭白结仇,尤其京都可是有仙人潜修,说不定早上地摊一起喝豆浆的就是在世真仙!

    周易不理会他们围观,盘坐在冰面上感悟片刻,随后抽出金锏哐哐哐砸冰面。

    “这冰……”

    老乞丐话音未落,便看到坚不可摧的玄阴寒冰轰隆声响,碎裂了一大块。

    周易摄起冰块,化作遁光离开。

    “道友请留步!”

    老乞丐一步跃出数十丈,再一步已经消失无迹。

    几息之后老乞丐回转,赞叹道:“好快的遁法,老头子竟然连影都没摸到!”

    众高人蓦然一惊,老乞丐是武道一品,极擅奔走,自创绝学脚踏千山在诸多遁法中名列前茅。

    这黄脸汉子,果然是某个老不死出关,应该是初来京都!

    “咦?那些冰渣呢?”

    老乞丐脸色一阴,冷眼扫向周围,似看一群小偷。

    “洪道友有所不知,这寒冰颇为玄奇,碎裂后转瞬就化作水汽消散了。”

    玄清一脸真诚,众高人连连肯定。

    “是极是极!都化了!”

    “仙人神通,就是玄妙啊!”

    “玄妙玄妙!”

    老乞丐冷哼一声,继续趴在冰面上舔。

    心中得意,有种你们也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