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五十九章 艰难抉择
    白玉堂是出身豪门的富贵公子哥。

    修行武道后,靠着轻功天赋,在江湖上搏了些名声。

    可是他知道自己的根本是家族,否则世上武道天赋异禀的人多了,大部分泯然众人矣。

    武道在诸多修行之法中,门槛最低资源要求最少,却也不是普通人能拥有。

    第一重炼体境,功法尚能机缘巧合获得,修行过程中需要各种名贵药材、妖族肉食补充血气,也要聘请名师指点,否则大概率是炼成废人。

    这其中桩桩件件,金银、关系花费不知多少,才是白玉堂能年纪轻轻达到六品的根由。

    沿河村饲妖,若说京中大佬不知情,白玉堂绝不相信。

    一旦捅了娄子,很有可能连累白家。

    白家与定都候府结下姻亲,勉强在平通郡称得上望族,放在豫州只是二流,放在大乾洛京连三流都算不上。

    “秦大哥,我不知道……”

    白玉堂自诩潇洒风流,混江湖时行侠仗义,入了六扇门为民除害,此时却犹豫了。

    “秦某不会勉强你,如若不报官你便离开,我自会铲除妖物。”

    周易不会因为白玉堂的选择生气或者迁怒。

    成年人从来不应该只考虑自己,那样太自私太利己,古往今来为了坚持道义信念,无视亲族的又有几个?

    不过白玉堂的选择,会决定日后周易对他的态度。

    “我是六扇门青衣捕头,若是不管此事,终生心难安!”

    白玉堂沉默片刻,说道:“秦大哥,我得通知父亲和楼叔,让他们暂离京城。”

    “哈哈哈!”

    周易哈哈一笑,拍了拍白玉堂的肩膀:“放轻松,秦某日后还要与你和燕赤霄喝酒。”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白玉堂选择放弃或者暗中除妖,日后再见只是普通朋友。

    出乎周易的预料,白玉堂竟然能抗住压力,选择为死者主持公道。

    回到客栈。

    白玉堂命三名捕快,一个去同福客栈送信,另两个去斩妖司和六扇门报案。

    焦急等待了近一个时辰,白玉堂在客栈来回踱步,激动、懊悔、后怕种种情绪交织。

    终于。

    隐隐听到地面震动,到客栈屋顶观望,遥遥看到一大片的火把。

    火把将沿河村围起来,喧哗声马嘶声将沉寂的夜惊醒。

    村民慌乱中起床,一些青壮抄起家里的锄头菜刀榔头之类,在村中宿老的呼喊下汇聚在一起。

    京畿重地,极少有匪患,却也不敢松懈。

    宿老举着灯笼高喊:“你们是什么人,来沿河村做什么?”

    踏踏踏!

    当先十几匹骏马,领头的是斩妖司校尉。

    “吾乃斩妖司诛妖校尉,鲁刚,接到捕快报案,村中有人饲养蜘蛛妖?”

    “大人,我们都是良民啊,哪个杀千刀的报的案!”

    宿老看清楚是官差,走上前去大声喊冤:“我们村世代忠良,为宫里的贵人们织丝,前些天还有公公来采买,怎么可能饲养妖物?”

    “这……”

    鲁刚有些踟蹰,这老头一口一个宫里的贵人、公公,着实感到棘手。

    诛妖校尉尚且如此,他身后几个黑衣总捕,更是犹豫不决,什么事一沾上宫里都得再三小心。

    “鲁校尉,是我让人报的案。”

    白玉堂一跃落在人群中央,扫过村民青壮,目光定在其中一人:“大人,我亲眼看到,一个时辰前他以人喂饲养蜘蛛妖!”

    以人饲妖!

    大乾律中为数不多等同谋逆的大忌!

    夜风吹过,引得马匹焦躁不安。

    一名斩妖校尉身形闪过,将男子从人群中拎了出来。

    宿老正要狡辩,鲁刚凶煞双眼,将他吓得缩了回去。区区凡人老者,哪敢和杀伐无算的诛妖校尉对视。

    “带我去他家!”

    村民默默让开一条路,一行人向男子家中走去。

    鲁刚看向白玉堂身后的黄脸汉子,问道:“这位朋友贵姓?”

    周易不待白玉堂说话,抱拳回答说:“瓦岗山炼气士,秦琼。途径此地感应到妖气,便来探查。”

    白玉堂补充道:“秦大哥是燕总捕的好友。”

    “砸缸救友的燕赤霄?”

    “……”

    周易无奈点头:“应该是吧。”

    “失敬失敬!”

    其他校尉、总捕听到燕赤霄,都面生敬佩之色,连带看周易也顺眼了许多。

    来到男子院落,将里面女子和孩子轰出来。

    白玉堂去内屋,掀开松动的地板。

    “蜘蛛妖就藏在地下。”

    “挖!”

    鲁刚一声令下。

    两名校尉上前挖土,武道修士体力超出凡俗,短短时间就挖出丈许深大坑。

    可惜,没有寻到蜘蛛妖的身影,倒是寻到了几个丝茧。

    一名捕头上前汇报:“大人,在厢房搜到了人骨,还有没有喂食的……”

    鲁刚还未说话,在外面围观的宿老,窜过来一巴掌抽向男子。

    “余老二,我说过不让你赌,非要去赌,现在输光了钱就杀人抢劫?”

    宿老一边抽一边说:“你杀人时候就不想想芸娘?不想想儿子?现在好好承认罪行,该怎么判怎么判,村里会帮你养家。”

    男子脸肿成了猪头,目露恐惧,喏喏的不敢说话。

    宿老转头说道:“校尉,这余老二杀人了,你尽管抓取审问,我们其他人可是正正经经的好人。”

    “你在教我做事?”

    鲁刚对周围的校尉捕快下命令:“搜!一家一户的搜!”

    宿老听了这话,竟然没有害怕,反而说道:“该搜,必须搜,否则证明不了清白。”

    “希望清白。”

    鲁刚拿着丝茧嗅了嗅,一股子刑房大狱的恶臭味。

    六扇门来了数百捕快,斩妖司来了十名校尉,不到一刻钟就将沿河村翻了个底朝天。

    可惜,连一根蜘蛛妖的毛都没搜到。

    “校尉,你看这都是误会。宫里的贵人等着缎子做衣裳,耽搁了谁也不好过,您看是不是差不多了?”

    宿老松了口气,又搬出宫里贵人说事。

    沿河村以往能屡屡安稳渡过查探,靠的就是贡品名头,谁也不愿为几个失踪的普通人,冒得罪宫里贵人的风险。

    鲁刚面露为难之色,他听到报案来的匆忙,笨重的探测妖气设备,没有来得及携带。

    现在退了,明天再来查,十之八九彻底无踪无迹了。

    “你确定没有饲养妖物?”

    周易上前一步说话,却看向距离不远的尹府。

    一柄法器飞剑钻入地底十余丈,顺着妖气来到尹府地下,穿透了巨大的丝茧。

    丝茧长一丈多,两头尖尖,中间浑圆。

    唳!

    一声尖叫从中传出,随后撕拉一声丝茧破碎,钻出一只磨盘大的蜘蛛妖。

    蛛妖八对复眼,其中一只插着飞剑。

    飞剑闪烁锋利剑气,搅得蛛妖痛入灵魂。

    咻!

    飞剑从复眼中拔出,带出大团红绿色鲜血,剑锋一转消失不见。

    蛛妖陷入狂暴,不断嘶吼尖叫,追着飞剑气息遁行,很快就钻出地面。

    此时。

    村中宿老一脸肯定的回答:“当然没有,我们村……”

    话音还未落,尹府中就传来惊恐喊声,妖物尖啸。

    轰隆隆!

    尹府大门破开个大洞,一只大蜘蛛爬了出来,不断轰击地面,似乎在追逐什么。

    蛛妖所过之处地面崩裂,尘土飞扬,转瞬间就杀到宿老跟前,扬起了利爪。

    在场有实力阻止的只有周易和鲁刚,两人极为默契,冷眼看着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