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五十八章 饲妖如亲
    回到客栈。

    掌柜的见周易与白玉堂混一起,脸色有些不阴不阳。

    白玉堂向手下介绍,燕赤霄的朋友,引得三名黑衣捕快连连惊呼。

    “燕总捕是否身高三丈?”

    “是不是臂阔三尺,用一柄金丝大环刀?”

    “说书先生明明讲的是丈八长矛!”

    三明捕快平日里闲暇,无事就去勾栏听曲,近一个月来最火的都是燕赤霄。

    燕赤霄巧使连环计……

    燕赤霄千里走单骑……

    燕赤霄留书退堂鼓……

    燕赤霄幼年让梨……

    短短时间,已经成了一种文化潮流。

    许多不知主角出处的故事,也安到了燕赤霄身上。

    百姓需要一个大英雄打浩劫,幻想有冤便能申,幻想世道艰难却有希望,以满足现实生活无法满足的需求。

    周易不会打破这种幻想,反而添油加醋的描述,将前世超级英雄的段子穿插进去,让燕赤霄的形象更加丰满。

    “嘶!燕总捕实乃我辈楷模!”

    白玉堂向南面拱手:“待回老家豫州,定然绕道吴州登门拜访。”

    周易轻轻挥手,无形无质的法力笼罩,隔绝了内外声音。

    “现在掌柜的听不到了,说说吧,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真气境,武道宗师,不愧是燕总捕的朋友。”

    白玉堂赞叹一声,继续说道:“从两年前开始,便有人去京衙报案,家中人走失……”

    “失踪的是个货郎,据最后见他的人说,向沿河村方向来了。可惜村里人都说没见到,线索到这里就断了……”

    洛京百万人口,不见了个把人,又只是个货郎,京衙派人调查一番,没有结果便录入卷宗无故失踪。

    “之后陆陆续续有人报案,全部指向沿河村,然而每次来调查,都没有结果。”

    白玉堂说道:“今天又有人报案,正好轮到我在京衙当值,便带着兄弟来看看。”

    “发现了什么吗?”

    “没有,问过了十几户人家,都没见到。”

    白玉堂皱眉道:“我翻了两年来的案宗,其中七次明显指向沿河村,最终都不了了之。”

    “你们查案,就是随便问问?”

    周易印象中,六扇门可不是善地,一旦有怀疑对象,就算怀疑错了也会扒下一层皮。

    大乾可没有什么人权律法,先确定结果再通过酷刑查明真相,属于合法合理的探案手段。

    “这沿河村可不简单,村中擅养蚕织丝,特产的丝绸细腻滑润,乃宫中贡品,价值昂贵,外面一匹布能卖数百两。”

    白玉堂无奈道:“宫里的贵人们屡屡称赞,所以许多手段,不好施展出来。”

    “原来如此,没有其他人怀疑过?”

    周易指了指上面说:“比如斩妖司,仙俸司?”

    白玉堂面色一变,摇摇头:“没有!难道与妖物有关?”

    六扇门捕快实力较弱,管辖范围限于凡俗。

    妖魔鬼怪一类,查明之后上报斩妖司,自然有人来除妖。

    “或许吧。”

    周易灵目术看向客栈掌柜,肉体凡胎沾染一缕缕灰黑色妖气,他只在刑房大狱见过这种情况。

    唯有长时间与妖物生活,人气妖气才会混合。

    “这沿河村谁家擅长织丝?”

    “全都擅长,据说是祖上传下的秘术。”

    “祖上,还不一个姓……”

    周易抬头看天,双目穿透客栈屋顶,妖气笼罩整个村庄。

    “子时你随我夜探丝户!”

    “好!”

    白玉堂说道:“你们三个,盯紧掌柜的,一旦情况有变,立刻去六扇门斩妖司城防司搬救兵。”

    周易挥手撤去法力,向掌柜的开了间上房住下。

    ……

    子时。

    两道身影从客栈离开。

    白玉堂一身夜行衣,只露出双眼。

    周易身上玄色甲胄,脸上随意裹了层黑巾。

    沿河村三百余户,两人以客栈为中心,东西南北一家一户的探查。

    此时已经深夜,万籁俱寂,整个村子连狗叫声都没有,寂静的过分。

    周易驾驭遁光,白玉堂轻功卓绝,无声无息。

    东面数十户探查没有结果,所有百姓都睡得香甜。

    南面百余户也是如此,偶尔有起夜的,盯紧了观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实际上,周易已经感应到异常,只是等一个机会。

    村西面逐个探查,直到第九户,周易嗅到一丝血腥气,望气术看过后有凶煞气息。

    周易站在屋顶上,仔细感应妖气所在。

    白玉堂问道:“秦大哥,有什么问题?”

    周易没有回答他,而是暗中以法力化作针状,穿透地面数尺深,刺在一团软绵绵的茧子上。

    嘶嘶嘶!

    深夜当中传来一阵怪异叫声,位置正在两人脚下的房间内。

    “下去看。”

    周易身形一闪,落在窗台上。

    白玉堂轻轻点破纸窗户,屋内黑洞洞一片。

    屋内传出悉悉索索的穿衣声,起床点了蜡烛,将屋内照亮。

    “孩子怎么醒了?”

    “去看看,别是饿着了。”

    女人催促几声,男人掀开屋内一块木板,露出下面的土壤。

    土壤鼓起个人头大的鼓包,随后慢慢钻出一只黑白花纹蜘蛛,窜到男人怀里。

    男人也不害怕,反而轻抚蜘蛛身上茸毛,如同哄孩子。

    “孩子准是饿了,赶紧喂它吃食。”

    女人眼含慈爱:“才吐丝不久,你又要孩子产卵,万一累坏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都准备好了血食,怎么会饿着孩子。”

    男人小心翼翼将蜘蛛放在床上,转身去了隔间,很快取来血食。

    一整只人腿。

    蜘蛛嗅到血腥气,发出兴奋的嘶嘶嘶声,一跃而起趴在大腿上啃食,发出夯吃夯吃的声响。

    “慢点吃,别撑着了。”

    “今年产了卵,明年可不能再生了。”

    “知道知道,我不也是为了家好!”

    “……”

    窗外。

    周易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一只手压住白玉堂,免得他冲进去。

    刑房大狱比这恐怖残忍百倍的场景,周易见多了。

    一些喜食人族的大妖,甚至会圈养大批人族,还邀请四方妖魔举行人宴。

    每每遇到这等大妖,头顶漆黑煞气,身上冤魂缠绕,临终前都会享受三千六百刀的顶级套餐。

    周易抓住白玉堂肩膀,身形一闪,片刻后回到客栈。

    “秦大哥,你为什么阻止我?”

    白玉堂双目赤红,他在江湖上混的时候,雅号盗圣。

    见过最凶残的江湖人,也不过奸淫掳掠,何曾听说过杀人喂蜘蛛妖?

    “我可以告诉你,这里整个村子,全都喂养蜘蛛妖。所谓的织丝秘术,不过是将蜘蛛丝,织成丝绸。”

    周易双眼直视白玉堂,声音严肃:“你确定要调查下去,一旦揭开真相,至少轰动整个洛京。你会名传京都,也会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

    “燕赤霄与你不同,孤家寡人无所畏惧,你白家可不一样……”

    “我……”

    白玉面色一变,汗水瞬间湿透了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