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五十七章 某家秦琼
    《刑者说》卖的太火,所有书铺私下都有印刷。

    市面上流传的版本,至少有三五十种。

    调查夹带邪法的版本,什么顺藤摸瓜跟踪调查,都不如找专业印盗版的人。

    此时已经宵禁,崇仁坊的书铺都关了门。

    周易遁入百印堂,京都规模第二大的书铺。

    何掌柜天天画圈诅咒,愿以一日寿元,换百印堂白日走水,深夜失火。

    盖因刑者说印数比状元堂还多。

    劣币驱逐良币。

    百印堂的朱掌柜翘着二郎腿,正在算账,其中一大进项就是刑者说。

    靠着字迹清晰,价钱便宜,洛州的中小书商都从他这里拿货。

    “啧啧!老何这厮,懂什么经营,状元堂好大的名声,赚的钱比不过咱……”

    正得意的自言自语,忽然感觉灯光一暗,抬头便看到黄脸黑甲汉子。

    “这位壮士……您买书明日再来?”

    朱掌柜说这话摸向怀里,有高价从仙俸司买来的玉符,只需捏碎就能通知书铺护院。

    京都第二书铺,靠印盗版书赚钱,状元堂也无可奈何,说关系不深没人信。

    “你可以叫人,试试秦某的金锏快不快!”

    周易抽出腰间金锏,轻轻一点,砖石地面裂开蜘蛛网缝隙。

    朱掌柜讪笑一声,从怀中掏出千两银票,拱手奉上。

    “壮士误会,出门在外谁都会手头不宽裕,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秦某来寻你问件事。”

    周易取出夹带佛经的刑者说,问道:“这册书是在哪里印的?”

    朱掌柜接过刑者说,仔细分辨纸质墨迹字体,以及某些盗版商才明白的暗记。

    当翻到《菩萨降世经》,脸色微微变化,邪魔外道在大乾等同逆贼,沾之即死全家。

    “我不……”

    刷!

    金锏贴着朱掌柜头皮划过,带起风声呼啸,皮肤应激渗出一层冷汗。

    “秦壮士莫急,只需请林师傅来,一定能寻到出处。”

    朱掌柜见周易点头同意,立刻去厢房叫醒了个老者,是百印堂负责印书的大师傅。

    林师傅只翻了几页就确定:“这书肯定是侯三儿印的,手艺太糙了。”

    “侯三儿?”

    朱掌柜眼睛一瞪。

    周易问道:“侯三儿在哪?”

    “这个时间应该在……春风楼?”

    朱掌柜瞥见金锏,连忙解释:“秦壮士,那侯三儿本来就是个帮闲泼皮,烂泥一样的人。谁让人家有个好姐姐,成了宫里人,一下子就抖了起来。”

    “伙同村里的闲汉,招了几个学徒,便开始印书,白天忙盗印,晚上忙耕耘,赚的钱都还给青楼的姐儿了……”

    朱掌柜心有不忿,这等人也能印书,简直有辱斯文。

    “嗯……”

    周易冷哼一声,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朱掌柜抹了把额头上的虚汗,不断叮嘱林师傅。

    “今晚你就没醒,也没看到我,可是要命的事,嘴巴紧些!”

    林师傅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搓来搓去。

    ……

    春风楼。

    此时正是生意兴隆,周易还看到了几个熟人。

    从老鸨处询问了侯三儿所在,不管他正在忙办事,赤条条的拎到街角。

    “这书是谁让你印的?”

    “嗯?”

    冷风一吹,侯三儿打了个寒颤,随后脖子一梗:“孙贼……”

    咚!

    金锏落在侯三儿脚面,轻轻一碾咯吱作响,碎了不知几根脚趾。

    望气术中,侯三儿头顶薄弱青紫气,说明与皇族官场有关系。

    青紫气中又有几缕血丝,小则伤人,大则害命,显然不是什么好人。

    “哎呦!”

    侯三儿立刻改口惨叫:“爷爷,这书印的太多了,哪记得是谁。”

    “这册里面,夹着一页佛经,我不信你没印象!”

    周易双目闪过灵光,施展惑神术。

    侯三儿顿时中术,眼神涣散,声音恍惚:“是沿河村……”

    话还没说完,侯三儿打了个寒颤,竟然硬生生的从惑神术挣脱,满脸惊恐之色。

    周易冷哼一声:“哼!看来你也知道,私印邪经,诛九族!”

    “陛下是我姐夫,怎么能诛九族?自家人不打自家人!”

    侯三儿身形一挺,威胁道:“你就是打死我,把我扔进河里,我也不会说!”

    “那你就去死!”

    周易金锏轰向侯三儿面门。

    侯三儿吓得惊声尖叫。

    “……是尹员外,他一册书给我一两银子!”

    嘭!

    侯三儿摔倒在地,再抬头发现凶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随意裹了几下脚掌,又一瘸一拐的走回春风楼。

    通宵钱都付了,就是明日诛九族,今夜也不能浪费。

    ……

    沿河村。

    洛京城外数十里,沿河而居。

    地处近京,尚算富裕。

    周易遁光落在村口,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了,只有村中客栈亮着灯火。

    “嗯?”

    刚刚进村,周易就嗅到了熟悉的气息,淡薄的妖气。

    比起刑房大狱的妖魔,差了十倍百倍,甚至比不上黄皮子精。

    一路来到客栈,掌柜的百无聊赖的敲着翻书,堂中一青三黑四名捕快正在吃饭。

    “这家伙不会和我有什么因果吧?”

    周易瞥了一眼白玉堂,过去询问客栈掌柜:“掌柜的,请问尹员外家在哪里?”

    掌柜的目露警惕:“你是谁?寻尹员外做什么?”

    周易说道:“我是尹员外的远房亲戚,家里遭了灾,特意来投奔他。”

    掌柜的问道:“你一个人?”

    周易点点头:“旱灾又兵灾,只剩下孤家寡人了。”

    “尹员外就在村西头,你看门口有尹府的牌匾就是了。”

    掌柜的立刻热情了许多:“不过尹员外今日出去谈生意了,兴许明日才能回来,你要不要住店?”

    “秦某身无分文,就不打扰了。”

    周易转身离开客栈,走出去许久,忽然转身说:“后面的朋友,出来吧。”

    白玉堂身形从暗处出来,双手抱拳。

    “朋友果然功夫了得,不知从哪里来?”

    “自然是从该来处来!”

    周易面无表情:“只听说京都盘查严谨,秦某走在大路上,竟然竟然引得官差询问!”

    “朋友误会了,我是六扇门青衣捕头白玉堂。”

    白玉堂压低声音说:“沿河村近来一直有人报案人口失踪,屡屡调查不出结果,独自一人还是不要在此过夜。”

    周易双目闪过灵光,问道:“哦?京郊重地,竟然还有查不出来的案子?”

    “兴许不是在沿河村失踪,我已经来调查几次,村中所有人都说没来过……你施了什么妖法?”

    白玉堂话音忽然顿住,目露警惕之色,刚刚竟然不由自主的说出了案件,绝对不是正常行为。

    周易拱手道:“某家秦琼,与燕赤霄是至交好友。”

    “燕赤霄,燕总捕?”

    “天下难道还有第二个燕赤霄?”

    “失敬失敬,秦兄是燕总捕的朋友,那就是自己人了!”

    白玉堂连连抱拳,面露喜色。

    燕赤霄或许不为某些人喜欢,却成了更多人眼中的豪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