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五十六章 愚民可训
    周易录完每日书目,又抄录了一卷道经。

    时隔数月再次抄写,字体有了轻灵变化。

    张诚哼着小曲走进来,看到周易的字体啧啧称奇。

    “你小子,颇有些悟性。”

    说完泡了壶茶,摊开宣纸,竟然又开始画燕赤霄。

    周易疑惑道:“张哥这是思春了?”

    “去去去,休要胡言乱语!”

    张诚哼了一声:“老张我活得憋屈,看到个爽快难免心生羡慕。”

    “那就好,否则我可害怕,要换个地方做事。”

    周易也取出宣纸,开始琢磨枪械的构造,子弹的组成……

    他不准备造什么自动步枪之类,单发的手铳,对皮糙肉厚的下三品妖族,就能造成很大威胁。

    预计的设想中,只要中几发子弹,妖物移动速度降下来就可操刀子开砍。

    张诚画了几幅画,伸过脖子瞥了一眼,轻咦一声。

    “你怎么知道的火器?”

    “??”

    周易比张诚更茫然,说道:“张哥见过火器?”

    “那当然,老张我见得多了,真正的仙人都见过。”

    张诚得意道:“你这东西太老了,墨家那群人看到,还不得笑死你。”

    “墨家会造火器?”

    生存不易,周易叹气,他对这世界了解着实不多啊。

    他以为诸子百家,无论儒法墨画,其根本还是利用法术力量。

    殊不知墨家制造的飞鸟、木仙人、傀儡兽、空中楼船等等,直接供应大乾军队,是镇守四方边疆的重要军械。

    张诚反问道:“你小子先先告诉我,怎么知道这东西的?”

    “我这次回家,见到一些下三品妖族……”

    周易将山神庙中遇到的黄皮子精,九真一假的讲了一遍。

    “你竟然遇到了燕赤霄!”

    张诚仿佛听到明星消息的追星族,拿出画询问:“看我画的像不像?”

    “……像极了。”

    周易无奈点头,继续说道:“那时候我就心生想法,造一个普通人能攻击妖族的武器,通过烟花爆竹琢磨,便设计出了这个。”

    “你小子幸好遇到了我,否则现在你脑袋都没了!”

    张诚解释道:“当年太祖能一统云洲诸国,火器火炮立了大功。太祖过世后,诸国余孽四处祸乱,后世便多销毁禁止。如今更加严格,除了宫中禁内可有,余者私藏视为谋逆。”

    周易恍然:“所以……”

    “百姓有了枪,可不会用来杀妖,更多的是杀人……”

    张诚嘿嘿一笑,声音沉闷危险:“还有造反!”

    周易将画的几张图纸,撕成了粉碎。

    “你小子有灵性,好好抄录道经,比什么都强。”

    张诚一抹,碎纸化作飞灰,拍了拍周易肩膀。

    “愚民尚可训!一旦掌握了力量,比妖魔的祸害还要大!”

    ……

    下了值。

    周易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没有施展五行遁法。

    纵然是仙人又如何,也没有重塑乾坤的力量,也不能随心所以。

    更何况,张诚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以前世来看,死于热武器的人比妖魔更甚。

    “我本是……散淡的人……缺少个知音的人……”

    直至傍晚时分,周易才走到了兴教坊。

    大部分摊位正在收拾,晚上宵禁抓住了,至少要关十天半月。

    周易走进鲁记老店,喊道:“鲁师傅,老样子。”

    老板娘从后厨走出来,笑着说:“老鲁在念经祈福,周先生稍等片刻。”

    “嗯。”

    周易微微点头,耳朵里果然听到嗡嗡嗡念经声。

    刚开始没什么感觉,断断续续听了几句之后,竟然引得周易竖起耳朵。

    周易好奇问:“鲁师傅这是在念什么经?”

    “是菩萨降世经,听人说能保佑家宅平安。”

    老板娘从柜台后面取出一册书,打开其中一页说道:“周先生看看,书上写着呢?”

    周易双目一凝,接过书册,纸张粗糙劣质,封皮上写着《刑者说》。

    书中多了一篇周易不认识的故事,在后面借着他的语气,宣扬名为《菩萨降世经》的经文。

    “我今承菩萨神威,大士之名,遍千万亿信众,救一切众生……”

    念诵到一半的时候,周易感应到一股异力,不断扭曲精神,竟然对尚未见过的菩萨生出莫名认同感。

    “哼!”

    周易冷哼一声,异力瞬息崩溃。

    “歪门邪道!”

    本就心中有气的周易,立刻火冒三丈。

    这篇经文借刑者说的影响力传播,达成聚拢香火信仰的目的。

    这时,鲁师傅从后堂出来,手里同样是一册刑者说。

    “周先生,久等了,我这就去做。”

    “不用了。”

    周易摇头道:“这书是从哪里买来?”

    “这时回乡下老家,有人在免费派发。”

    鲁师傅回答道:“书上的法子能避鬼驱邪,都说是神仙所写。”

    “鲁师傅,你久居洛京,难道不懂律法?”

    周易指着书上佛经说道:“按照大乾律,非朝廷认可的道派,严禁念诵任何经文。”

    “这可是神仙书上记载的经文!”

    鲁师傅神色竟然有些激动:“我不管什么律法,可是念了几天经,感觉身轻体健,精神这有什么不好?”

    “很好!很好!”

    周易连说几声,声音愈发冰冷。

    忽然有些明白,张诚所说的愚民可训。

    鲁师傅明明知晓朝廷律法,仍然坚持诵经,信奉来历不明的菩萨。

    那借《刑者说》传经的妖人,更加可恨,只差直接在周易连上抹黑了。

    这时,外面传来喧哗声。

    一队龙鳞甲胄兵卒,包围一家店铺,很快从里面抓了七八个人。

    这些人面面对凶神恶煞的士兵,竟然丝毫没有畏惧,反而不断念诵佛经。

    “……菩萨神力,广利众生,广宣流布……千万亿摩柯,承无量神威……度脱众生,利益众生……”

    骑在马上的银甲将军,听到佛经后脸色瞬间阴沉。

    “大乾律,信奉邪魔外道者,杀!”

    刷刷刷!

    兵卒果断抽刀,将高呼佛号的百姓,尽数斩杀当场。

    将军抖动缰绳,面带煞气,看了周围一圈。

    “你们都听好了,谁敢私下传播邪经,这就是下场!”

    龙鳞兵卒来得快,去的也快,只留下一地鲜血狼藉,很快有坊间差役,推着板车将尸体收走。

    死的是卖粗布的刘掌柜,平日里待人和善,裁布总会多给一寸半寸。

    “鲁师傅,你可听清楚了,以后莫要再念邪经。”

    周易起身离开,在无人处身形变幻,化作黄脸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