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五十三章 尘埃落定
    万寿宫。

    青烟袅袅。

    景泰帝斜倚在软塌上,双目微眯,听灵真观玄化真人讲经。

    “……周天度数三百六十有五,人之气穴以应之。人之九窍五藏十二节,谓手足阴阳各三,皆通乎天气之时……”

    玄化真人讲的是《道妙洞真玉册》,此经最擅以气养体,延年益寿。

    宫中还有其他道门真人,分列两侧,每每听到玄妙处,如痴如醉。

    侍候一旁的楚公公,耳朵微微动,随后附耳景泰帝说了几句话。

    “今日到此为止,明日再听,下去吧。”

    景泰帝眉头微皱,挥手令道士们退出去,说道:“已经传遍天下了?”

    楚公公说道:“诸多书院都有张贴宣扬,已经无法挽回。”

    “哼!一群读书人,胆子倒是不小。”

    景泰帝说道:“传讯楚王管好斩妖司,朕不想看见再出现这等丑闻。”

    “是。”

    “命令太子,下旨罪己,传阅天下。”

    “是。”

    “告诉史官,此事该怎么写,就怎么写。”

    “陛下放心,卢大人会明白的。”

    景泰帝稍稍心情平复,看向桌角的两本书。

    诸多道经中,唯有这两册“闲书”:一册刑者说,一册诛妖记。

    景泰帝忽然问道:“大伴,你觉得这两本书,那一个更好?”

    “老奴觉得,陛下喜欢喜欢哪个,哪个才是好的。”

    景泰帝拿起刑者说:“此书境界远超诛妖记,可惜立意太正,不能为朕所用。”

    楚公公笑道:“王翰林乃当代俊杰,写的书自然也是极好的。”

    “你这老滑头!”

    景泰帝轻轻一捏,刑者说化作飞灰,说道:“去处理好尾巴,不要让人来京都污朕名声。”

    “遵旨。”

    楚公公躬身退下。

    ……

    周家村遗址。

    炼魂阵法已破,城隍阴差正在引渡阴魂。

    一些煞气侵染严重的阴魂,需要去城隍庙下,经历香火洗礼。

    过程虽然不舒服,总比轮回转世化作猪狗牛羊,甚至要轮回数十次才能洗脱。

    周易勒马站在远处,看着父母亲人阴魂,随阴差远去。

    “此间因果,已然了了。”

    一阵轻松自在之意贯彻内外,神念灵动跳脱,跃跃欲出。

    周易耗费数年寻不到的阴神,隐隐能感应到其存在,只要日积月累蕴养,自有阴神出窍之日。

    燕赤霄骑着鳞马,胸口白纱被鲜血浸透,斩妖都统庞江是炼气境巅峰,差点一刀将他劈成两截。

    “周兄弟,调令已至,燕某告辞了。”

    “此剑名为斩妖,便赠与燕大哥,日后斩妖除魔添一份助力。”

    周易取出斩妖剑,双手奉上。

    燕赤霄此时名声广传天下,纵使绿林好汉,旁门左道,都仰慕其名声。

    “哈哈哈!燕某就不客气了,等你来金华喝酒。”

    燕赤霄接过斩妖剑,抖动缰绳,鳞马一跃数丈飞奔离去。

    因揭发固宁郡守案有功,燕赤霄从诛魔校尉晋升为金华郡六扇门总捕头,实则明升暗降,彻底剔除了斩妖司体系。

    燕赤霄本打算辞职归隐,在周易劝说下,接下了调令。

    周易待到周家村魂魄全部引渡,一剑将残破遗址湮灭。

    ……

    泾州官道。

    一行兵卒押送囚车,御风急行,顺着官道向洛京行去。

    囚车十几辆,最前面的正是固宁郡守赵公辅,紧随其后的是斩妖司都统庞江。

    赵公辅盘坐在囚车当中,养精蓄锐,仿佛丝毫不惧生死。

    庞江面色苍白,右臂齐根而断,封禁锁链穿过三肢、丹田,调不起任何真气。

    “赵老贼,全是你拉我下水……”

    “狗官,你要凌迟处死……”

    “陛下,臣三十年前,随驾在大胜关镇压乱军……”

    “……”

    武道四品庞江,即使身受重伤,禁制加身,也保持了足够的体力骂人。

    从固宁郡城大牢到洛州,喊了两天时间,仍然不见歇息。

    赵公辅不屑的瞥了庞江一眼,心中鄙夷愚蠢武夫,抱紧了怀中万民伞,继续闭目养神。

    咻!

    一支利箭射中押运兵卒。

    数十黑衣人从官道两侧杀出,真气纵横,转瞬间将兵卒杀了个干净。然后逐个将囚犯斩首,井然有序,整个过程一句话不说,只有求饶声和人头落地声。

    最后轮到赵公辅,为首的黑衣人正要一剑刺死。

    赵公辅将万民伞撑开,伞面上一个个亲笔签名,还有不会写名字的按得红手印。

    “这位公公,本官有万民伞,按照太祖律令:持此伞者,非大逆不得诛!公公难道要逆太祖律?”

    “赵大人好眼力,难怪能犯下这么大的案子……”

    黑衣人剑气一斩,万民伞化作粉碎,纷纷扬扬,上面的名字手印落了一地。

    “阉奴竟敢违逆太祖律!?”

    赵公辅面色一变,他原本打算去了京城,一切罪名都认了,然后以太祖律保住性命。

    当今陛下标榜圣贤,不会为了区区自己,去违逆太祖律令。

    “咱家可不在乎什么狗屁民意!”

    黑衣人一剑斩向赵公辅脖颈,忽然全身上下定住,仿佛成了泥石雕塑。

    “燕某的意你在不在乎?”

    周易一步步走过来,气势如山如海。

    公公心跳加速,额头沁汗,恭敬道:“燕总捕的话,咱家洗耳恭听!”

    周易一挥手将地上纸屑收起,灵火引燃化作飞灰。

    剑光闪过,赵公辅魂飞魄散。

    待到周易离远了,公公才敢动一动,仔细探查体内没有暗手,才松了口气。

    “干爹,这燕赤霄是假的。”

    “重要吗?”

    公公见干儿一脸茫然,冷哼一声:“楚王爷那般杀性,都是将这瘟神礼送六扇门,咱家有什么资格质疑?”

    “这世上,只要你够强,就是说燕赤霄是女的,咱家也深信不疑!”

    …………

    洛京。

    数里之外,已经遥遥望见巍峨城墙。

    一匹枣红马四蹄生风,落地溅起尘土,宛如踏云而行。

    一路上受法力洗礼,枣红马体力耐力翻了数倍,已经开始向妖兽蜕变。

    周易离开京都数月,现在看见了,忽然生出游子回家之感。

    相比外界混乱,妖魔横行,周易自然更喜欢安稳的洛京。

    很快到了城门,发现一行拉木材的马车停在门口,不知什么原因被阻拦,后面堵了长长的队伍。

    周易有斩妖司的牌子,无须排队,可以走侧门。

    “不能过,不能过……”

    恰好听到城门官五指张开,不断挥手阻拦:“没有货引,本官可担不起责任!”

    车队东家似乎不是本地人,急的在原地团团转,一旁的师爷附耳说了几句。

    东家眼睛一亮,袖口一抖,一锭五两银子掉在了地上。

    校尉轻车熟路的踩在银子上,双眼一眯,说道:“看你也不是什么坏人,快进去吧,免得堵着后面。”

    “是是是,谢大人。”

    东家一挥手,后面马车徐徐前进,每辆车上都是几根合抱粗的木材。

    周易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摇摇头正准备进城,忽然感应到身边经过的马车上,木材中有生气。

    “嗯?”

    望气术,灵目术,木材中果然藏着人,而且实力不弱。

    周易眉头微皱,一缕法力化作利刃,在木材中间切一圈,然后割断了车轴。

    轰隆……

    车轴断裂,木材滚落,其中一根裂开,藏在里面的人顿时暴露。

    呜——

    此人脸上诡异纹路刺青,头顶梳成数十股辫子。

    顾不得思索为什么出意外,立刻发出呜呜呜信号声,其他马车上木材纷纷爆裂。

    “是蛮人!关城门……”

    校尉还未说完,一道掌风轰来,懒驴打滚躲了过去。

    “大胆!”

    一声暴喝,原本喧哗的城门瞬间寂静,只能看到惊慌失措的百姓无声开口。

    光线、空间扭曲,隐隐有骑马厮杀声传出。

    武道二品,内外交汇,影响外景!

    噗噗噗噗……

    一连串的吐血声。

    再次恢复人声鼎沸的城门,只剩下十余具尸体,死不瞑目的钉在城墙上。

    周易揣着手,倚着枣红马,看着发生的一切。

    京都似乎也不安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