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五十二章 剑斩大儒
    石鼓书院。

    山长端坐上首默然不语,下方几名院首已经吵成一团。

    圣贤石鼓敲响的一瞬,所有院首已经听到,便派了教谕出去问话。

    周易一举一动他们都看在眼中,听到固安郡守的罪行,震惊万分。

    法家院正出声,认为该彻查此事,若是赵公辅当真有罪,应当大白于天下!

    儒家院正江元之立刻反驳:“赵公辅是书院弟子,执掌一郡,为书院提供了不少良材。如果因此判了罪,不说书院影响力大降,朝廷问责怎么解释?”

    “难道让如此恶徒,逍遥法外不成!”

    墨家院正注意到同僚神色不自然,声音一沉:“莫非元之你早就知晓此事?”

    “略有耳闻……”

    江元之面色略带尴尬:“公辅性愚钝,重毅力,可谓大器晚成。只需重塑根骨,学院必又添一位大儒!”

    法家院正怒道:“江元之,安敢背叛人道,不怕跌落境界?”

    “我本就是为了人道考虑,赵公辅只需成就立命,人族便又多一位上三品。”

    江元之反驳道:“反正都是些厉鬼凶尸,换来一位人族强者,可庇佑百万活人,岂能因小失大?”

    “老贼……竖子,匹夫……”

    法家院正不善言辞,骂骂咧咧当场拂袖而去。

    其余几位院正,面色阴沉,看了眼不说话的院正,纷纷起身起来。

    石鼓书院是儒家圣贤讲道之所,书院中坚力量是儒家,近百年来为了兼容诸子,与另四大书院齐头并进,才吸纳了其他学派。

    江元之躬身道:“山长,凶徒无端污蔑书院学子,请允许我将其驱逐。”

    “希望你说的没错。”

    山长叹息一声,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

    书院门口。

    一道苍老声音在周易耳边响起。

    “燕校尉,这里是书院,你应该去刑部或者斩妖司报案!”

    周易立刻感应到一股天地之力,试图将他强行移走。

    立命境大儒!

    相当于炼神境修士,特殊的言出法随能力,比起许多佛道修士更难缠。

    周易脚步一踏,直接破开大儒术法,冷笑一声。

    “既然书院不理事,这石鼓还有什么用,莫要当婊子立牌坊!”

    说着一拳轰向石鼓。

    “圣贤遗物岂能容你玷污!”

    江元之身影出现,手持毛笔凭空写出四个大字,朗声道:“重如山岳。”

    四个字瞬息出现在周易头顶,化作一重重山峦,重逾万斤,将他死死镇压。

    “现在退去,就当此事没发生过。”

    江元之抚须道:“否则老夫废你修为,仍在后山面壁十年,就是斩妖司也无人会为你求情!”

    “这世上,寻一处讲理的地方,怎么就这么难……”

    周易叹息一声,体内法力涌动,如同汪洋大海,蹭蹭山峦瞬间崩碎。

    “既然如此,那燕某就打到你们讲理!”

    腰间斩妖剑光芒大盛,腾空而起,爆发十数丈剑芒斩向石鼓书院。

    “尔敢!”

    江元之腾空而起,一指点向剑锋:“止戈解剑!”

    斩妖剑微微一颤,随后剑光闪过,江元之轻轻抚了抚额头,流出一道血线,随后化作虚无。

    李代桃僵!

    周易感应到江元之气息,出现在书院当中,斩妖剑随后追至。

    书院中所有教谕、学生抬头,全都能看到磅礴剑光降落,宛如白日陨星,光芒炽烈,似乎要将书院劈开。

    各大院正面露冷笑,只等着看江元之笑话,若能趁此机会削弱儒家在书院的权势,或许还是一件好事。

    “燕赤霄,你过了!”

    书院当中传来一声呵斥,院门口的石鼓冲天而起,化作一面庞大石鼓。

    剑光斩在石鼓面上,发出咚咚咚声响,一层金光奕奕的文字流转,化作锁链将斩妖剑层层束缚。

    天外陨石,圣人手书,千年文人参拜,石鼓早就成了一宗至宝。

    山长操纵石鼓,将斩妖剑封禁后去势不减,遮天蔽日的巨鼓要将周易一同镇压。

    “燕某刚刚只用了一成法力!”

    周易念头一动,法力再次灌注斩妖剑,提升至五千年。

    斩妖剑气通天彻地,浩浩荡荡,瞬间崩碎圣贤道文,狠狠的斩中石鼓。

    咚……

    鼓声传遍整个荆州城。

    与鼓声同时的,还有撕拉一声,石鼓表面留下一道深深的剑痕。

    “燕校尉手下留情!”

    山长痛惜出声,招手召回石鼓。

    “燕某让你走了吗?”

    周易法力化作巨手,一把抓住石鼓,操纵斩妖剑在鼓面来回划过。

    所有剑痕连成一体,组成三个大字:退堂鼓!

    “这名字正好合适!”

    法力巨手松开,石鼓立刻飞走落入书院当中。

    片刻之后。

    石鼓书院中门打开,由山长为首,诸子院正紧随其后,将周易迎入书院。

    江元之面色惨白,气息萎靡,一道剑气在他体内不断穿梭,在周易面前躬身九十度施礼,不断承认自己错误,愿意竭力弥补。

    如此一来,周易倒不好当场杀他了。

    周易学着燕赤霞的习惯,大咧咧的坐在首位,身高优势俯视诸位书院大儒。

    “燕某只有一个要求:一日之内,将赵公辅的罪行传遍泾州,三日之内,通传天下。”

    山长正要说话,又被周易打断。

    “你们可以尝试任何办法,包括求救兵,只要不过超过三日……”

    周易看向颤颤巍巍的江元之,冷声道:“每过一天,燕某就杀在场一人,第一个就从他开始!”

    法家院正质疑道:“燕校尉,在下支持你揭露罪行,然而如此逼迫是否不合律法?”

    刷!

    斩妖剑腾空而起,数十丈剑光斩在江元之身上。

    在场诸人谁也没想到,周易会暴起出手,包括江元之在内,被劈成两截时候还一副恭敬表情。

    血溅满堂,染红了几位大儒的长衫。

    斩妖剑兜头一转,悬在几位大儒头顶,剑光闪耀刺眼。

    周易问道:“这合不合律法?”

    “合!”

    山长说道:“江元之知情不报,枉顾黎民百姓,当诛!”

    周易微微点头,心中却生出疑惑,妖魔图鉴竟然没有反应,江元之还算不上妖魔一类?

    “燕某讲律法时,有人耍流氓。燕某耍流氓,你又和我讲法律?”

    周易挥手收回斩妖剑,说道:“从现在开始计时,三日之后,燕某要杀人了……”

    山长立刻说道:“燕校尉放心,惩奸除恶,本就是书院立身之本。”

    随后让教谕送来纸笔,细数赵公辅罪状,短短一刻钟,就写成了《赵公辅二十四罪疏》。

    文笔犀利,用词用典,实属上等文章。

    石鼓书院学生遍及泾州,其中有不少在书院留有传讯阵盘,立刻遣人联络,四处张贴罪状。

    传讯天下也不难,石鼓书院与其他书院都有传讯阵盘,三天时间足够。

    至于通传天下之后如何收场,已经不在考虑范围内。

    书院行正义之举,虽有逾越,陛下顶多申斥一番,总不会要命。

    石鼓书院诸多大儒,每每看到长衫上血迹,都能想到江元之死状。

    念及至此,连忙在文章中加了几句:江元之助纣为虐死不足惜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