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五十一章 石鼓书院
    继续听了一阵。

    周易与燕赤霄离开郡守府。

    一路遁至城外,燕赤霄终于忍不住,猛地拔出宝剑将胡乱劈砍。

    待到发泄累了,燕赤霄坐在石头上,双目茫然。

    周易说道:“事真相并不复杂,难的是如何揭开郡守的面目。”

    燕赤霄慢慢回过神来,说道:“我在离京时候,与同知大人留了印信,现在就将案子上报。”

    周易微微点头,没有直接否定。

    燕赤霞取出一件八卦罗盘样法器,将八枚灵石镶嵌在罗盘阵法当中。

    灵光闪烁,阵法启动,灵石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

    “诛魔校尉燕赤霄,禀报同知大人,固宁郡守赵公辅伙同……”

    说话不足一分钟,灵石消耗殆尽,化作粉末。

    “这传音阵法,用起来委实有些昂贵。”

    燕赤霄面露心疼之色,他四处降妖除魔功勋换取灵石,除去用于修行后也不过几十枚存货。

    周易对传讯阵盘颇有兴趣,传讯玉简有时间、空间间隔,距离远了,中途有可能出现意外,比如被遇到的修士截留,或者落入某些天然阵法。

    传讯阵盘是拨通对应的另一个阵盘,直接将语音传讯过去,像是单线联系的对讲机。

    等待片刻,不见有声音回应。

    “我再催催。”

    燕赤霄心生不安,咬牙再次激活阵盘,请示斩妖司同知。

    不久之后,八卦阵盘闪烁灵光,显示有了消息回复。

    燕赤霄没有瞒着周易,激活之后听到一句话:“抓到独龙,就地处决,其他事无需插手。”

    “同知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燕赤霄不是蠢人,否则早就死在妖魔手中。

    “呵呵,一切罪恶都是旁门妖人所为。”

    周易冷笑一声:“斩妖司成功斩妖除魔,名声未损。郡守仍是青天大老爷,名传后世。大乾朝廷任人唯贤,万民拥戴。”

    “岂不是三全其美?”

    “世上焉能有这等好事!”

    燕赤霄双目赤红,怒道:“某家这就去将狗官斩了,省的留着继续害人。”

    寄予厚望的斩妖司竟然如此做派,让燕赤霄忍不住怒火,产生了以暴制暴的念头。

    “袭杀一郡之首,燕大哥你不要命了?”

    周易挥手阻拦:“此事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钟老狗如此回复我,摆明了与人商议好了,不是刑部就是吏部,或者二者都有。”

    燕赤霄说道:“斩妖司和百官要大事化小,你我还能如何?不若一剑杀了狗官,一了百了!”

    “莫说是杀郡守,就是斩妖司指挥使,也能一剑斩了!可是我偏偏要将此事揭开,让天下人看一看,论一论!”

    周易想到前世的热搜执法,说道:“当今陛下最好脸面,出了这等遗臭史书的事,不会不管。”

    燕赤霄眼睛一亮,连连点头:“有道理,陛下励精图治三十载,法纪严肃,仁厚爱民,也就是这十几年来不怎么过问政事,才有如此狗官出现!”

    周易问道:“这泾州读书人最多的地方,是哪里?”

    “当然是石鼓书院!”

    燕赤霄回答道:“石鼓书院除了没有出过圣贤,单论影响力,不比四大书院差多少。”

    “那就让石鼓书院揭发郡守等人的罪行,从而引起天下热议。”

    “好好好!我们这就去石鼓书院,请院中大儒主持公道。”

    “燕大哥不要急,此事有我去办。”

    周易阻拦道:“你已经向斩妖司通报过,十之八九郡守已经知道消息。你现在去监视庞江,阻止他毁灭罪证,由我去石鼓书院。”

    事不宜迟,燕赤霄略一思索,便点头同意。

    临行之前燕赤霄叮嘱道:“燕某对读书人,向来有所偏见。老弟去了石鼓书院,若事不可为,莫要强求!”

    “巧了,我想来对读书人都有偏见。”

    周易说话时候身形一晃,变成了燕赤霄模样,取出法器斩妖剑也化作两掌宽刃,说道:“燕大哥,小弟不愿抛头露面,还请借大哥面目一用?”

    “哈哈,随意随意!如此出大风头的事,燕某求之不得!”

    两人对视一眼,顿生惺惺相惜之感,一切尽在不言中。

    “保重!”

    “保重!”

    ……

    泾州城。

    石鼓书院。

    曾有儒道圣贤在此讲经,传承至今已经有千年底蕴。

    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院门前的石鼓,由天外神石雕琢而成,圣贤在上面亲手铭刻了经文。

    圣贤遗篇放置在书院门口,任人瞻仰诵读,让石鼓书院获得了大乾读书人好感,得以迅速发展,号称天下第五书院。

    周易驾驭遁光,从固宁一路飞遁至泾州城,落在石鼓书院门前。

    进进出出的书院学生,第一次见到黑熊般的猛汉,四五个捆起来才有他腰粗,忍不住驻足围观。

    周易走到书院门口,以手做锤,敲向石鼓。

    这石鼓直径超过一丈,坐落在丈高青石底座上,若非“燕赤霞”身形,连石鼓边缘都摸不到。

    咚咚咚——

    鼓声响起,传遍整个书院。

    圣贤留下的石鼓,另一个效用就是,有不平事者可以敲鼓鸣冤。

    鼓声越大,表明冤气越盛。

    周易锤响石鼓,半个泾州城都听到了。

    原本书院附近的学生,迅速汇聚过来,有人面露兴趣,有人跃跃欲试,有人则是厌恶之色……

    明明读一样的书,偏偏成了不同的人。

    片刻之后,一名书院教谕出来。

    “什么人敲响石鼓?”

    教谕语气颇为不耐烦,圣贤石鼓的效用所有人都知道,然而数百年来基本没有敲响过。

    大乾朝廷镇压境内一切,可不止是佛道妖魔,书院胆敢染指刑罚断案权力,岂不是给朝廷递刀子。

    “某家诛魔校尉,燕赤霄。”

    周易声如雷霆:“来此状告固安郡守,赵公辅,私下祭炼尸鬼,杀良冒功,还请书院主持公道!”

    哗!

    周围学生顿时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教谕脸色一变,呵斥一声:“休要胡言乱语!”

    一股玄妙力量,落在周易身上,想要封禁他的言语。

    “哼!”

    周易继续咚咚咚敲鼓,说道:“某家已有切实证据,否则岂能敲响石鼓,莫非圣贤遗物好坏不分?”

    “你……”

    教谕法术被破,脸色蓦然苍白。

    周易拿圣贤石鼓说事,教谕也不敢再说什么,立刻转身回书院上报。

    石鼓声逐渐引来了许多人围观,周易将赵公辅所犯罪行,通过扩音法术,传入每个人耳中。

    赵公辅的贤名,泾州城百姓也有所耳闻,毕竟获得了数百年难遇的万民伞。

    一些热血青年的出声质疑,一些久经世事的中年目光闪烁,一些年岁较大的面露不忍。

    随着时间越来越久,逐渐聚拢了两三千人,黑压压一片围在书院门口。

    “退下!”

    一道洪亮的声音,从书院中传出。

    言出法随。

    围观的百姓学生,不由自主的听从命令,四散离开。

    转瞬间。

    书院门口只剩下孤零零周易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