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五十章 头上青天
    青天白日,活尸横行。

    唯有大乾史书上记载的广明帝初期,云洲将乱,才有此等恶像。

    阴潭边上,独龙居士正在布置阵法,将地脉煞气汇入水中。

    阴气,煞气,怨气,炼入行尸体内,用不了多久就能蜕变为入品阶的铜尸。

    几年之后,必然陆续诞生银尸。

    “当诛!”

    周易对此等恶人,也无需抓来审问,磅礴法力化作擎天巨掌从天而降。

    独龙居士正将一枚聚阴钉打入地底,思索下一处阵法节点布置,忽然感觉天色忽然昏暗。

    心神频频示警,抬头便看到遮天蔽日的巨掌。

    逃!

    独龙居士极为果断,一连喷出几口精血,化作血光飞遁。

    可惜群山在握,纵是瞬息十数里,依然逃不出范围。

    法力巨掌落下,瞬间灰飞烟灭。

    妖魔图鉴翻页……

    奖励:聚灵阵盘……

    独龙居士的记忆碎片出现……

    “竟然是名门正派!”

    周易眉头一挑,炼尸炼鬼的独龙居士师从湖陵山三真观。

    三真观分为三脉,分别擅长器,丹,阵,独龙居士炼鬼阵法,就是三真观名声赫赫的三煞封魔阵。

    独龙居士极擅此阵,将煞气封魔法反用之后,成了三煞炼魔阵。

    四十年前,独龙居士在湖陵山潜修,研究三煞封魔阵阵的时候,不小心引动地煞之气,将山村中几个猎户害死。

    按照大乾律,独龙居士必定会去斩妖司走一遭。

    为了隐瞒真相,独龙居士下山,将整个山村的人全部害死,伪装成地脉断裂。

    至此越陷越深,彻底堕入了魔道。

    “天妖盟……”

    周易继续翻阅后续经历,发现独龙居士人生第二个拐点。

    三十多年前,有人寻上独龙居士,以施法毁村的秘密为要挟,强迫他加入了天妖盟。

    刚开始几年,独龙居士只是帮天妖盟炼制些阵盘,直到二十年前,天妖盟指使独龙居士来泾州蛊惑固宁郡守。

    独龙居士靠着阵法精妙,迅速成为固宁郡名声赫赫的仙师,固宁郡守视其为座上贵客。

    十年前,固宁郡守时常叹息为官艰难,上面派发的斩妖除魔的任务根本完不成。

    有道同僚又屡屡炫耀以政绩从国库中换取的各种宝物,让他越发心焦求除妖良策。

    正中独龙居士下怀,将耗费十几年领悟的三煞炼魔阵献上,说可为固宁郡守赚取政绩。

    二人一拍即合,随后养鬼为田,种尸为地,仿佛在收割庄稼。

    周家村,就是第一块试验田。

    “固宁郡守,抓鬼青天,万民伞……”

    周易面色反而恢复平静,化作遁光向固宁郡城飞去。

    ……

    衡阳距离固宁郡城三百余里,五行遁光不过一刻钟。

    郡守府位于郡城中央,占地面积不小,房屋却略显老旧破败。

    周易正准备直接将固宁郡守抓来,感应到郡守府对面酒楼,有一道熟悉的气息。

    落在酒楼门口,第一眼就看到正在喝酒的燕赤霄。

    “燕大哥,你怎么在这?”

    “你是谁?”

    燕赤霄双目通红,一脸警惕的看着黄脸汉子。

    周易变回原本声音:“燕大哥,才过去去几天,就不认小弟了?”

    “周老弟?”

    燕赤霄惊讶道:“你怎么来固宁了?”

    周易反问一句:“燕大哥为什么来?”

    燕赤霄沉默片刻,回答道:“心里不痛快!”

    “我也是!”

    周易坐在燕赤霄对面,挥手让小二上了两坛烈酒。

    “燕大哥,你查到罪证了?”

    燕赤霄摇摇头,说道:“分开后我心里不痛快,回头绑了几个斩妖校尉,狠狠的打了一顿,发现……纪纲有问题。”

    “纪纲……”

    周易双眼一眯,固宁县斩妖司他也没打算放过,按照重要顺序一个个来。

    “是啊……他的几个属下告诉我,银尸出现之前,纪纲就提前带人埋伏了。”

    “只等银尸在崔家大宅引起杀戮,就会跳出来将它抓捕归案,送去京都换取功勋。”

    燕赤霄咕咚咕咚灌了半坛酒,叹息一声:“这件事是斩妖司前所未有的丑闻,我在犹豫该不该揭开,有时候想装糊涂,念头又不通达!早知道当官如此窝囊,还不如归隐山林。”

    “燕大哥打算怎么揭开?”

    燕赤霞说道:“自然是上报郡守府。”

    周易看向郡守府大门,声音幽幽:“一郡之首,这种事怎么能逃过他的眼睛。”

    “嗯?”

    燕赤霄双眼一瞪,说道:“我本来也有怀疑,可是你看看这街上……”

    周易转头看向街上行人,路过郡守府竟然微微躬身,以示对郡守的尊重。

    “如此好官,所有百姓称其为青天大老爷,还送上了百年难有的万民伞,怎么会有问题?”

    燕赤霄说道:“必然是地方斩妖司为了功勋,才做出这等腌臜事。”

    “燕大哥你知道我来做什么吗?”

    周易忽然话题一转。

    “做什么?”

    “杀人!”

    “杀谁?”

    “固安郡守!”

    “!”

    燕赤霄一把抓向桌上宝剑法器:“如此好官……”

    “现在,我又不想杀了。”

    周易金锏抵住燕赤霄手臂,重如山岳,缓缓说道:“一剑斩了岂不是太便宜,定要将他罪行公布天下,遗臭万年!”

    “燕大哥,不如你我夜夜探郡守府?看看这郡守究竟是好是坏!”

    “好。”

    燕赤霄迟疑片刻,最终答应下来。

    ……

    入夜。

    周易和燕赤霄遁入郡守府。

    府中警戒法器在周易法力遮掩下,毫无反应。

    固宁郡守赵公辅是个面白长须,精神矍铄的老者,连续批了半宿的公文,直至子时才睡觉。

    第二、三天同样如此,燕赤霄心中略有了底气。

    “一个人两个人会看错,难道固凝郡百姓,所有人都看错了?”

    “莫急。”

    周易从独龙居士记忆中得知,每次布置好鬼田、尸地,都会回来和郡守商议。

    固宁郡守、斩妖司都统、独龙居士,三人要讨论“庄稼”产出分配,其中最大份都是属于郡守。

    第四天晚上。

    固宁斩妖司都统,庞江,在深夜子时登门。

    “大人,独龙仙师还没有回来。”

    庞江说话时候,赵公辅仍然不急不缓的批阅公文。

    “庞都统,本官天资愚钝,县试六年,府试十二年,州十五年,进士又二十一年……”

    赵公辅不急不缓的说:“读书四十四年,又四十二年从县令至郡守,你知道靠的是什么吗?”

    “还请大人明示?”

    庞江一脸茫然,不明白郡守什么意思。

    “愚钝!”

    赵公辅批阅完最后一册公文,缓缓说道:“做大事者,必先静其心。这次地龙翻身,淹没了五处村庄,布置的炼尸阵法要大上几倍,静心等待就是了。”

    屋顶之上。

    燕赤霄脸色脸色一黑,怒火上涌,差点暴露踪迹。

    幸好周易早就料到如此,磅礴法力将二人彻底包裹,任由他真气混乱,也不会有气息传出。

    庞江咬牙说道:“赵大人,现在已经有五块尸田,四块鬼田,是不是……暂缓一下?”

    “为什么要暂缓……”

    赵公辅气势陡然凌厉:“本官踏入修行时年岁大了,错过了凝聚阴神的最佳时机,必须尽快换取重塑根骨的灵丹!”

    大乾地方官员,郡守至少要中三品,州牧一级要上三品炼神境界。

    赵公辅

    “可是……”

    庞江还想说什么。

    赵公辅一挥手,禁了他的声。

    “你是捉鬼校尉,我是捉鬼青天,已经受到了朝廷邸报赞扬。”

    “反正只是些愚民,纵使上面知道了,也会替我们掩盖下去,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