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四十八章 凶阵炼魂
    周易见到了新娘子。

    山村女子没有那么多规矩,女子也会下田干活,平日里串门早已熟悉。

    二姐儿脸生的黑瘦,四肢粗壮,穿着崭新的麻布裙子,头上扎着一小段红丝绸。

    见到周易,欢喜的打招呼。

    “易哥儿,早些娶媳妇,到时候领来给姐姐看。”

    “有机会一定,这支簪子是从京都买的,送给二姐儿做礼物……”

    周易笑道:“姐夫不要生气,我和二姐儿就是亲姐弟一般。”

    姐夫是个猎户,性格豪爽:“哈哈,易哥儿哪里话,京都的姑娘,随便挑一个都比她漂亮。”

    “去去去——”

    二姐儿接过簪子,扎在红丝绸当中,在灯火照耀下熠熠生辉。

    周易又取出一枚玉镯,晶莹剔透,任谁看都知道价值连城。

    “嫂子,你和我大哥结亲,未能在场恭贺,这镯子就是小弟赔礼了。”

    “多谢二叔。”

    嫂子将镯子戴上,面相欢喜怎么也掩饰不住。

    一支簪子,一支手镯,都是村里从未见过的宝物。

    喜宴更加热烈高涨,所有人都来找周易喝酒,一杯杯不停的灌下去。

    周易双目逐渐变得有些迷茫,最后趴在桌子上,似乎是醉了。

    “易哥儿喝多了,赶紧扶回去。”

    “刚回来就喝这多酒。”

    “哈哈,五婶,你家二小子有能耐了,在京都当官……”

    “在京都买房了,以后可得记得回来。”

    “老五享福喽!”

    道喜声,喝酒声,划拳声,嬉闹声,桌椅碰撞声,离耳边越来越远。

    大哥和小弟驾着周易,回到自己家中,与弟弟一间屋。

    倒在床上就睡熟了。

    夜半时分。

    一阵似远还近吵闹声,传入周易的耳朵。

    双目蓦然睁开,哪有一点醉意。

    本来睡在地上的三弟,已经消失不见。

    周易身形一闪,化作遁光,吵闹喝骂声来源就是九爷家院子。

    转瞬即至,只见一大群人打着火把,正围着一条漆黑虚影叫嚷。

    周围人说的话,大抵上是“莫闹了”“回屋去回屋去”“快清醒过来”“今天是你回门的日子”之类的语句……

    虚影身高近两丈,宛如墨汁泼在墙上,胡乱涂成了四肢和头颅,勉强能看出是人形。

    双目赤红,青面獠牙,头顶一支亮晶晶的簪子。

    虚影似乎被吵烦了,发出刺耳尖啸,漆黑利爪抓向其中一人。

    迅若雷霆,利爪只需一撕,就能将人断成两截。

    隐在暗处的周易眉头紧锁,一道法力落在虚影头顶。

    法器簪子泛起金光,漆黑虚影发出痛苦尖啸,身形不断融化缩小,转瞬后化作虚无。

    周围人见虚影消失了,面露迷茫之色,无头苍蝇般寻找不见,便纷纷回到自己家中睡觉,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周易面色阴晴不定,身形一闪,落周氏祠堂当中。

    祠堂漆黑一片,黑夜视物于周易来说简单至极,只见一个笨拙肥硕的身形正跪在蒲团上。

    “嫂嫂,为什么?”

    肥硕身影蓦然回头,正是大哥的妻子,只是此时面孔腐烂扭曲,露出半面骷髅,再无一丝人母慈祥。

    “二叔,你是活人,为什么要回村……”

    嫂子嘴巴张合,声音阴冷低沉:“你现在转身就走,就当从没来过。”

    “那你……为什么传讯?”

    周易念头一动,嫂子手腕上的法器金光闪烁。

    传讯玉简掉落在地。

    周易再次质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吼——”

    嫂子尖啸一声,双手化作尖锐利爪,抓向周易。

    周易合上双眼,一道雷光激射而出。

    雷法至阳至刚,还未击中,嫂子身上阴气蒸腾,几乎维持不住鬼体。

    眼见雷霆将她轰碎,转瞬又消散不见。

    玉镯法器陡然变大,套住嫂子脖颈,将她定在原地。

    吼——

    嫂子试图挣脱,只觉玉镯重若千斤,难以撼动。

    “放开我!放开我……二叔,求求你……他抓了我的孩子……刚刚有魂魄……”

    嫂子语无伦次的嘶声尖叫:“反正他们都死了……再死一次又能怎么样……那是你亲侄儿……”

    周易叹息一声:“与魔鬼做交易,心存侥幸,只会越陷越深!”

    一道灵光将嫂子封禁,转身离开祠堂。

    ……

    朝阳初升。

    紫气东来,金光喷薄而出。

    从睡梦中醒来的周易,发现自己躺在坟堆之上。

    荒烟蔓草,杳无人迹。

    四周是破败的周家村,原本祠堂的位置,已经变成了巨大坟包。

    一夜经历,仿佛梦幻泡影。

    枣红马打着喷嚏,四处嗅地上草木,却不敢下口吃。

    周易起身对着坟包拜了三拜,喃喃自语。

    “与其在此地日夜受煞气折磨,不生不死的活着,不如早日去阴司轮回转世,重新投胎做人。”

    唤来大片乌云遮掩阳光,指尖血液流淌,施展血脉招魂术。

    这门术法来自一名鬼道修士,可以通过因果血脉联系,召唤亲人阴魂脱离邪道妖人束缚。

    一道中年阴魂大坟包中钻出,胸口被利刃割开,由一缕缕煞气黑线缝合,正是周易父亲。

    周父初时迷茫呆滞,随着冷风一吹,双目逐渐清醒。

    “这是……早上?”

    随后发出一连串的鬼啸:“喋喋喋,我自由了……”

    “父亲,还不醒来!”

    周易声如惊雷,蕴含道家真言法门,将逐渐陷入疯狂的周父唤醒。

    这坟包是一处特殊炼鬼阵法,持续不断的汇聚地煞之气,与阴魂体内阴气、怨气融合。

    数年时间炼成的煞魂,一出世就是堪比中三品境界的百年厉鬼。

    周父此时已经深受怨煞之气侵染,神智已经偏向混乱疯狂。

    “老二?是你救我出来?”

    周父双目闪过挣扎,不断闪过漆黑光芒,克制源自心底本能的嗜血杀戮。

    “是的父亲,你已经死了十年了,一直困于炼魂阵法中。”

    周易解释道:“我召你来,是想询问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天灾还是人祸?为什死后不入阴司?”

    “当年……”

    周父原本清醒的双眸,转瞬化作漆黑颜色,浓郁的怨煞之气化作黑烟。

    “唵!”

    周易道出佛门真言,手中出现一只木鱼。

    咚咚咚……

    佛光显化,缓缓抚平了周父怨气。

    斩妖除魔的奖励,不止有道门神通,也有一些佛门法术。

    佛门最擅长安抚人心,此时使用最合适不过。

    以周易的实力,强行读取周父记忆都是轻而易举,然而为长者诲,诸多手段难以施展。

    “当年……是遭了兵祸……叛军经过村子,强行征粮,还要拉青壮当兵……”

    周父声音嘶哑,竭力按捺住心中怨恨,缓缓说道:“这怎么能同意?一人当了叛军,全村都成了反贼……叛军将领下令,将村里所有人屠尽,就化作了无家可归的阴魂……”

    “至于为什么不入阴司,就不清楚了。”

    周父断断续续的回忆,自从成为阴魂,他们就一直在叛军屠村的前一天轮回往复。

    周而复始,始而复周。

    天长日久,阴魂承受不住怨煞之气后,就会失去理智变成凶魂厉鬼。

    周父眼中闪过恐惧之色:“……好像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人来将厉鬼抓走,再也没有回来……”

    周家村的阴魂死后,基本都处于混沌状态,若非周易告知,周父都不清楚自己已经死了十年。

    周易说道:“父亲放心,我一定查出始作俑者,报仇雪恨!”

    “嘶——”

    周父嘴角抽搐,听到报仇字样,怨煞之气几乎连佛光都压制不住。

    魂体内的怨煞黑线迅速增长,如若布满全身,就会彻底化作凶魂厉鬼。

    “易儿,不要谈什么……报仇!嘶——”

    周父勉强保持一丝清醒:“我已经死了,你保重自己就好。快走吧,不用管我!”

    周父做了一辈子草民,从来是逆来顺受,纵是化作厉鬼被打死,也不愿意连累儿子。

    “父亲无须多说。”

    周易说道:“此处阵法有警戒,为避免免妖人提前逃跑,先将您送回。待一切结束后,我再破开阵法,引渡进入阴司。”

    说完一挥手,将周父魂魄打府坟中,便化作一道遁光向衡阳飞去。

    周家村是衡阳县下属村镇,期间发生的大小事宜,焉能瞒得过城隍土地。

    十年时间,数千阴魂死后难入阴司。

    衡阳城隍敢说自己不知情,那就一定是凶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