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四十七章 幽冥鬼宴
    斩妖司校尉进了后宅,看到地上断成两截的银尸,立刻止住了脚步。

    “你们是谁?”

    为首的校尉厉声喝问。

    “洛京诛魔校尉,燕赤霄,周老弟是物部书吏。”

    燕赤霄亮出牌子,特意强调洛京。

    京官下地方大三级,放在斩妖司同样适用,唯有最精锐的校尉才会调入京都。

    物部书吏无品无级,比京官难惹,谁不知道物部油水丰厚,没本事没背景根本进不去。

    “诛妖校尉,纪岳。”

    纪纲掀开面甲,拱手道:“辛苦两位,后面的事我们来处理就好。庞烈,去安排住处,招待好两位大人。”

    “两位大人请。”

    庞烈是个年岁较大的斩妖校尉,实力在下三品。

    斩妖司晋生体系,除了短期“服役”的仙师,分别是下三品曰斩,中三品曰诛,上三品曰灭。

    武力最重要的斩妖司,官职晋生比朝廷文职快很多,然而不属于同一体系,更类似于没有实权的散官。

    另设有都统、指挥使等管理职位,专门负责管理事宜。

    燕赤霄拒绝道:“不必,燕某还要去弥河郡,听说那边有鱼妖作乱。”

    “我是请假回乡探亲,也不久留了。”

    周易不想碍眼,毕竟是人家的地盘。

    纪纲闻言明显松了口气,亲自将两人送出崔府大门,眼瞅着上了马。

    周家村在衡阳县北百余里,弥河郡在固宁郡西北,周易和燕赤霄暂时同路。

    纪纲眼见着走出去十几丈远,燕赤霄勒马回头,高声询问。

    “纪大人,燕某想问问,你们为何来的如此快?”

    “哦?燕大人是在京都安稳久了,对地方有所不知,近些年来妖魔作乱愈发频繁。”

    纪纲面带刚毅之色:“衡阳连续出了几次尸鬼害人,郡守大人下发了大批灵石,时刻维持监妖盘的运转……”

    “原来如此,辛苦纪校尉了。”

    “都是为了百姓!”

    “告辞。”

    燕赤霄抖动缰绳,追上前方周易。

    直至衡阳外十里官道分叉,两人后续不再同行。

    周易拱手道别:“今日暂别,日后回了京都再聚。”

    “一定!一定!”

    燕赤霄经历多了生死离别,拱手过后策马想西北去。

    周易忽然问道:“临别在即,小弟有个疑惑,衡阳斩妖司明显有问题,为何燕大哥不闻不问?”

    “只要是降妖除魔,又何必去管那么多。”

    燕赤霄头也不回,身影逐渐远去,声音逐渐缥缈消散:“人难得糊涂……”

    周易叹息一声,枣红马心意相通,向东北方向去。

    ……

    周家村。

    又名周家镇,位于衡阳北部山区当中。

    村中四五百户人家,七八成都是周姓。

    周易循着记忆中的路线,绕过了三座山丘,遥遥望见了炊烟升起。

    群山如海,夕阳如血。

    周易没有近乡情更怯的心思,红枣马停在村口。

    几个孩童正在玩耍,绕着树来回追逐,发出清脆悦耳的笑声。

    其中一个年岁稍大的见到周易,主动走过来询问:“你是谁,从哪里来?”

    周易笑着回答:“我姓周,从京都来,家住……村东头老槐树旁。”

    旁的梳着马尾辫的小女孩眼睛一亮:“是五叔家咩?”

    “是是,我是周信福的二儿子,周温易。”

    周易全名为周温易,周氏族谱按照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排序,在周家村已经扎根传承了四五代人。

    “五叔在九爷家,今天二姐儿回门哩。”

    小姑娘天真无邪,周易说什么就是什么。

    “九爷,二姐儿……”

    周易陷入了深思,如果前身的记忆没有发生错乱破碎,当年离家出走时候,九爷已经七十岁高龄,是村中的宿老、话事人。

    二姐儿和周易同一辈分,年龄相当,幼时经常一起玩耍。

    曾经听说二姐儿定亲了,还偷偷窝在被窝里抹眼泪,现在回忆起来,只叹少年情怀总是诗。

    十二年过去,二姐儿怎么才回门……

    周易双目闪过法光,灵目数看向周家村。

    原本一片祥和的炊烟袅袅,只剩下残垣断壁断,浓郁的阴气煞气在天空凝结成黑云。

    风一吹,变化各种妖魔鬼怪模样。

    低头看村口的孩童,只剩下飘荡的灵体,正对着周易笑的小女孩,满脸血痕,腹部破开了个拳头大小洞口。

    其余孩童或者枯瘦如柴,或者尸首分离,或者刀兵透体,死状不一……

    周易收起灵目术,一切有回归祥和,掌心出现一滴太阴月华,幻化成冰糖模样,递给小女孩。

    “能不能带我去九爷家?”

    “嗯嗯嗯。”

    小女孩抓过冰糖,连忙塞进嘴里含着。

    太阴月华入口即化,纯净的太阴灵气融入鬼体,伤口缓缓愈合。

    “咯咯咯,好甜——”

    小女孩忍不住发出舒服的笑声。

    周易牵着枣红马,跟这小女孩走近村子,一路上遇到不少村民。

    “六婶。”

    “辉叔。”

    “军哥儿。”

    “……”

    小女孩准确的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村里大多数人之间,都有亲戚关系。

    周易身上锦袍,与周家村格格不入,有人问从哪里来。

    “是五叔家的易哥哥哩。”

    小姑娘总是抢先回答,如同知道了某个小秘密,总忍不住拿出来分享。

    “老五家的老二?前两年闹饥荒,听说去南边了?”

    “当时家里那点米面,真能饿死个人,出去闯一闯,家里还能省少张嘴。”

    周易笑着回答老人问题。

    “你小子有种,活该发财!”

    四爷蹲在墙角,狠狠嘬了口烟袋:“就是老的有点快,年纪轻轻的怎么头发都白了。”

    周易打了个哈哈,不知该怎么回答。

    九爷家在周村中央,紧邻祠堂,远远就听到热闹喧哗声。

    院子外一群人凑堆儿,天南海北的胡侃,见到有人来了上前招呼,躬身送进院里。

    待走进了,小女孩欢快的叫了声,跑到一个中年男子处说话。

    中年男子进院子大喊:“老五,老五,还弄啥嘞,你家老二回来了!”

    周易牵着马停在距离院门三四丈远,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心生迟疑。

    “老二,老二回来了。”

    率先出来的是周母,手里还拿着勺子,见到周易就哭着扑了过来。

    周父努力端着为人父的架子,走路的腿一软一软,双手不知道具体怎么个姿势才好。

    最后用力拍了拍周易肩膀:“好了好了,回来了就好,哭什么哭。”

    大哥,三弟,随后出来,双目通红。

    让周易欢喜高兴又愤怒悲哀的,是大哥娶了亲,嫂子也姓周,大腹便便的样子应该至少四五个月了。

    周父领着周易,一个个认人,生怕他两年不回来忘了本。

    周易逐个打招呼,一个都没有叫错辈分,让周父感到极为有面子。

    毕竟是二姐儿回门的日子,热闹过后又继续忙活酒席,足足摆了八桌席面。

    待到夕阳西下,院子里点上了火把,回门宴正式开始。

    本来没有周易的位置,游子归乡,总是有些有待,安排到了叔伯辈分一桌。

    席间难免盘问,在外面混得怎么样,有没有娶媳妇,能不能托门路将村里的小子安排出去……

    周易一一答应,酒水喝入腹中,由法力包裹住,转身的机会就吐了。

    年轻一辈的没资格上席,憨厚的就端盘子端菜干活,精明的四处流窜叔叔伯伯的叫着敬酒。

    小女孩带着几个玩伴,来到周易身边讨糖吃。

    周易将积攒的太阴月华,幻化成前世各种糖果,全部散了出去,引得一片稀罕声。

    宴中鼎沸,觥筹交错,一片喧嚣热闹……